青岛寒冬因他们而温暖 致敬严寒中坚守岗位的劳动者
2018-01-29 10:07:00
 

  

  索道检修工陈卫龙一起爬上10多米高的索道支架。(纪春章 摄)

  

  绿化工人们忙着冬季树木重剪作业。(王 凯 摄)

  

  环卫工卢绍明凌晨4点上路打扫。(霍璟祎 摄)

  

  消防队员冬练三九不懈怠。(刘成龙 摄)

  

  急救医生潘丕春和他的伙伴们奔波在路上。(赵 波 摄)

  

  110民警于子军路上巡逻。(刘成龙 摄)

  巨峰索道检修员:3分钟爬上13层楼高的钢支架

  冬日的崂山,海风刺骨。1月27日上午九点,大河东客服中心,地面温度-7℃。沿着十八弯的山路到达巨峰景区,十天前下的雪还没融化,这里的气温是-13℃。穿上工装,系上安全绳,戴上安全帽,带着扳手、锤子,记者跟着索道检修人员一起上了巨峰索道。

  索道机械师陈卫龙是个90后,但已是当之无愧的老员工。记者跟着他爬上了10余米高的一号支架,头顶蓝天,脚踩浮云,四周怪石嶙峋,记者感觉“云里雾里”,“这还算高?半山腰的九号支架40米高,相当于13层楼高,我们3分钟就能爬上去。站在上面‘举目无亲’,那才挑战胆量与技术。”陈卫龙说。

  巨峰索道全长 1800米,由11根支撑柱支撑起来。检修索道支架轮组队员需要爬上每根支架检查缆绳和滑轮。“夏天蚊虫叮咬,有时候还会碰上马蜂和毒蛇。冬天寒风刺骨,尤其是这些天遇到极寒天气,缆绳如果结了冰,队员们得上去除冰。”陈卫龙说,查一趟下来,得一上午。索道检修队10名员工大多在25岁左右。他们每天一小巡,每周一中巡,半年一大修。巨峰索道是法国进口的、在国际上很先进的单线循环拖挂式客运索道,技术资料是英文的。休息时,大家要一起查字典学技术。这群小伙现在个个都是能够独自操作索道的技术能手。

  绿化工人石福顺:“干活越多越暖和”

  27日下午三点,-5℃。寒冷起到了加速的作用,行人裹紧衣服加紧步伐,车流都比往日开得更快。石福顺跟工友们却还是 “慢悠悠”地在山东路401医院路段修剪树枝,他们都是市南区城市绿化工程总公司的工人。“这是白蜡树,一下午差不多能修剪5棵。平时人多车多,没法干活。趁着今天休息日,抓紧干。”石福顺搓着手告诉记者。吊车撑起四五米高的工作区,工人手中油锯轰鸣,一根根枯枝簌簌落下,石福顺一边干活,一边提醒着行人注意避让。然后,他们将树枝归拢成堆,将横七竖八的树枝捋齐,最后搬到货车上。记者体验了一次,手冰冷。“戴手套主要是为了防护,靠它保暖根本不够,得靠出汗。”石福顺说,最近几天七点半到九点是最难熬的时候,“海边的大风吹得脸疼”。

  修剪树枝看起来简单,实际上也有不少学问。“平常的小修剪我们叫轻剪,重剪一般都在冬天进行,因为夏天枝叶重量太大。”石福顺介绍,重剪是为了促进树木的透光性、通气性,促进它们更好的生长。修剪树枝也不是一锯了事,主要是剪掉病虫枝、衰落枝,有时候生长过旺的枝干也要剪除。“白蜡的病虫枝一般会有一些白色的斑点,衰落枝基本都已经干枯,当然不同的树种判断标准也不一样。修剪完,要在断面处涂上伤口愈合剂。”石福顺说,一下午他们修剪出的树枝装了两车,大约有2吨重。

  绿化一年四季总有忙不完的活儿。“11月中旬浇水、打药;冬天修剪,周一到周五修剪灌木,周末修剪树木。”石福顺说。果农在冬季修剪树枝,让果树来年长势更好、收获更丰,石福顺修剪树枝,却让这座城市更绿更美。

  市南区环卫工人卢绍明:“穿多了,反而容易感冒”

  1月27日凌晨4点,天空仍是漆黑一片,除了街边昏黄的路灯,江西路25号的小区院内只有卢绍明的家亮着灯。“今天没有风,肯定干得快。”起床,穿衣,洗漱,简单交代几句后,夫妻俩就各自赶往自己的岗位。卢绍明和妻子都是市南区的环卫工人,卢绍明从26岁开始干这份工作,转眼已是18年。

  扛上大扫帚,骑着电动车,卢绍明来到泰兴路和泰州三路交叉口,这是卢绍明负责清扫的区域。手机上的天气软件显示,此时-9℃,是一天中气温最低的时候。和记者棉靴棉帽的“全副武装”相比,卢绍明穿得并不算厚实——一层绒衣、统一发放的棉袄,脚上是一双普通的运动鞋。不过,卢绍明说,这是他特殊的防寒方式,“拿着大扫帚扫不了几步,身上就暖和了,穿多了出汗,反倒容易感冒。”

  先用大扫帚清扫马路两侧和人行横道,同时用小笤帚依次把堆好的垃圾扫起来。尽管过了一夜,道路的垃圾并不算多,“这几年大家的素质确实提高了不少,随手乱扔垃圾的越来越少了。”说着,卢绍明麻利地拖走三个垃圾桶,仔细地清理地缝里残留的碎屑,小心地绕过路边的排水口。卢绍明告诉记者,眼下的时节虽冷,却是他们一年中相对轻松的时候,春天樱树的落花,秋后梧桐树每天都会落下厚厚一层黄叶,“那时候起得还要早,落叶多得用大扫帚都推不动,车底下的叶子得用小笤帚一点点抠出来。”五年?七年?卢绍明已经记不清楚这条路段他扫了多久了,哪个角落有垃圾,哪里需要格外留意,他心里 “门儿清”,“这边围墙的台子上常有市民喂野猫的猫食,前面的广电设备和墙面夹层经常被拾荒者塞上杂物,马路对面的小区出口路面上容易有碎石子……”

  周边的居民楼仍沉在黎明前的暗影里,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偶尔有一两辆车疾驰而过。两个小时以后,路面已清扫干净,卢绍明说,一天这样彻底清扫两次,此外,就是拿着笤帚和簸箕巡回。回家匆匆吃过早饭后,卢绍明开始了第一轮巡回,“八九点钟,路边停的车基本就开走了,重点清扫车底下的垃圾。”这一天,除了早饭和午休,卢绍明都在户外,“有些热心的商户在门口挂了环卫工人休息处的牌子,可我们很少会进去,人家都是服务行业,我们身上灰尘多……”卢绍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年关将至,卢绍明和妻子今年依旧要留在青岛过春节,环卫工人全年无休,春节前后环卫任务尤其重。自从走上这个岗位,卢绍明就从没回家过过年。远在吉林的父母年事已高,孩子自小也由父母带大,提起远方的亲人,一直和记者“唠着嗑”的卢绍明沉默了下来。

  市公安消防支队水陆中队:集合哨一响,一分钟到位

  “嘟,嘟,嘟——”27日下午2时,市公安消防支队水上大队水陆中队营房响起一阵急促的集合哨。消防官兵们从房间里鱼贯而出,用时不到1分钟就换好作战服、带齐装备登上了城市主战消防车。

  这是一次平常的实战操法演练,模拟的是一起楼房居民住宅火灾扑救。整个过程不到二十分钟,由1名指挥员和7名消防战斗员组成的战斗单元配合密切,破拆、照明、灭火、排烟、警戒、疏散各个环节有条不紊。

  车操演练仅是“热身”,之后是室外体能训练。单双杠、百米水带负重跑……身着40斤重作战服、提着两盘水带的消防战斗员们百米跑,全员达到18秒及格线,还有几人跑进了16秒。“进出火场就是与死神竞速。”水陆中队中队长梁潇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官兵们每天在训练中强化体能和技能,随时准备着以最佳状态应对险情。市公安消防支队水陆中队现有官兵42人,年均出警量约150起。

  “辖区陆地面积只有5平方公里,但高层建筑、地下建筑、石油化工单位、人员密集场所较多。”水陆中队通讯班班长韩斐梓说,目前,中队灭火救援任务只占总出警量的三成,其他多是为市民提供破门、救宠物、捣蜂窝等大量社会救助。

  急救医生潘丕春:顶风冒雪,急救人永远在路上

  “快,快,快!”1月27日凌晨5:40,随着驾驶员纪正川焦急的呼喊,刚躺下不到五分钟的三个人:海慈医院本部急救站医生潘丕春、护士谭雅文、担架员卢志强翻身下床,披上衣服就往外冲。“患者住在兴中支路,属于老旧小区,一般情况下没有电梯,担架很难展开,最好能用上楼梯椅。”潘丕春跃上急救车后,脑海中已经形成了初步急救方案。“如果患者坐不起来,那就只能用担架固定。”十分钟后,急救车抵达目的地。卢志强卸下楼梯椅背在身上,谭雅文手握电筒开道,潘丕春和纪正川走在最前面。“哪儿不舒服,阿姨?”“我心跳很快,估计能有200下,难受。”“好,阿姨您躺好,我们这就给您做心电图。”心电图结果显示患者心率异常,潘丕春马上决定把患者送到就近的医院急诊。

  去年年底海慈医院成立急救站后,潘丕春成为医院首批急救医生,虽然仅仅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他已经把周边状况摸熟了。“我们急救站位于老城区,路况复杂,老年人较多。冬季是心脑血管疾病高发期,一晚上十来趟很正常,最多的一次,一晚上出了14次车。”

  市急救中心海慈急救站医生李德亮是从业十年的 “老急救”,“最多的时候,一晚上出车20次。”李德亮说,对急救医生而言,累不是主要的,难的是处理各种突发状况。有些突发情况难以预料,急救人员常要因此受点委屈。就在赶往兴中支路的途中,路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急救车一个急刹,差点儿没有躲过一位老年行人。后者用手中的棍子猛击急救车,还绕到车门前和驾驶员理论。“明明是他没看红绿灯穿马路,还要怪我车开得快,但你也不能和他多纠缠,咱还是救人第一。”纪正川说。

  短暂休息后,早上八点半,潘丕春又出现在急救一线:“不管风雪再大,急救人永远在路上!”

  110民警于子军:冷饭冷菜,吃着香!

  有警处警,无警巡逻。52岁的于子军在市南公安分局香港中路派出所干了9年110民警。27日早晨7时30分,记者来到香港中路派出所和这位老民警一起执勤。警车缓缓行驶在道路上,于子军仔细察看着路面情况,“现在每天要巡逻六七圈。”

  于子军用“在路上”形容自己的工作:“不仅是在打击犯罪的路上,也在服务百姓民生的路上。”于子军平均每天要处置七八起警情,巡逻中如果发现群众遇到困难,也会立即给予帮助,“前不久,我们在江西路巡逻时遇到一名断指工人,立刻送他去了医院。”

  一路上,看到一处广告牌摇摇欲坠,下车检查后通过对讲机报告指挥中心;发现一处路口因违停堵成“疙瘩”,马上下车疏导交通、联系车主……于子军的手冻麻了,喝口热水暖和暖和。

  11时28分,于子军正准备回派出所吃午饭,对讲机里传来处警指令:发生一起因拖欠货款引发的纠纷。他立即赶到现场,了解事情缘由,登记涉事双方人员的身份信息,引导当事人走法律程序解决。

  这时,110指挥中心又在呼叫他:一家宾馆内,租客与老板打架。于子军和同事处置完手头的拖欠货款纠纷,立即赶往下个地点。一到现场,他一边安抚双方情绪,一边调取监控录像。

  “静下心来再看看监控,还觉得只是对方有错?”见双方心情渐渐平复,于子军适时地对他们进行批评教育。“这起治安案件中有物品损坏,涉及到民事问题,一起到所里处理吧。”说着,于子军通过对讲机叫来另外一部110警车,将两方人员带回所里。

  下午1点,餐厅里,饭菜已冷,但于子军吃得很香。(青岛日报)

来源:青岛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刘 群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