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四川“五老”党员志愿者:关爱未成年人幸福成长
2017-06-30 09:37:00
 

  丁爱谱带领孩子们参加社会实践。

  黄云查看关爱孩子的学习情况。

  宋淑芳和爱心辅导班的孩子一起读书。

  王世藩鼓励失亲孩子好好学习。

  霞新民给学生们讲红色故事。

  一片丹心向阳开,毕生奉献育新人。“五老”党员们情系下一代,为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默默奉献着力量,以夕阳之躯托起祖国的朝阳,时时影响激励着周围的人,推动着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的创新发展。

  “七一”前夕,记者走进这个让人感到温暖的群体,采撷部分“五老”党员的先进事迹,期待更多的人向“五老”党员学习,让青少年在关爱中幸福成长。

  丁爱谱 用爱心谱写助人为乐之歌

  眼下,攀枝花市东区长寿路街道健康路社区的棚户区改造工作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忙碌的身影中不只有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还有一位年逾七旬的老奶奶。她就是丁爱谱——攀钢集团公司东风退管所党总支委员、第二支部副书记,健康路社区党支部委员。

  “刚刚还碰到丁老师,她到棚改区做宣传来了。”健康路社区居民伍琼华一说到丁爱谱,话匣子就打开了。“丁老师最近真忙,暑假来临了,她的义务托管班‘生意’又红火起来。她这股子精神,我们年轻人都佩服得不得了”。

  健康路社区是“攀钢”家属区,2009年,丁爱谱贴出一张告示,“凡放假期间家长没时间照管的初中生和高中生,丁爱谱都可帮忙照管”。很快,消息在社区传开。从此,丁爱谱将自己家变成社区临时的“儿童之家”,孩子们在这里得到悉心照看,这一干就是很多年。平时她还组织党员在社区开展中小学生校外辅导、社会实践活动、扶贫助困、网吧监督等系列志愿服务活动。

  退休后丁爱谱觉得有做不完的事:健身器材坏了,她掏钱买来零件,找人义务修理;环境要绿化,她组织大家捐款为社区公园买来树苗……老伴儿冲她发牢骚:“这些事有政府、街道管,你瞎忙啥?”丁爱谱不以为然:“社区是咱的家,作为其中一员,就应该出一份力。”

  如今,社区以她的名义成立了“丁爱谱工作室”,吸引了近200名志愿者,组建党员服务队、夕阳红女子服务队、“五老”志愿者服务队等5支志愿者服务队,还认领62个社区服务承诺岗位,常年开展文明劝导、卫生清扫、治安巡逻、网吧监督等活动。

  黄云 把关爱事业做到底

  “好好好!”6月22日,德阳市中江县凯江中学附近的一个老小区里,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戴着老花镜,手里拿着一张试卷,不住地端详,欣慰地点头。

  这位老人叫黄云,是中江县凯江中学关工委“五老”志愿者。他从教师岗位退休后,就投入到关心下一代的工作中,风雨无阻坚持了26年。

  黄云手上拿的正是他帮助初二少年小欣的期末考试卷。从不听话、成绩差、泡网吧到英语考了80多分、语文考了80多分。这是多大的进步。这对疾病缠身的黄云来说,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

  眼前的这一幕,被中江县关工委工作人员杨翔波看在眼里。多年来一直关注黄云的杨翔波给记者讲述了黄云的感人事迹。

  “黄老今年已是87岁高龄,直到现在也停不下来,他喜欢骑着自行车下乡,了解当地需要帮助的青少年。”杨翔波告诉记者,26年来,黄云骑烂了5辆自行车,但他仍在坚持。

  黄云当过兵,退伍后一直当教师,教过很多学生。“在87岁的黄云脑海中,张强(化名)让他很难忘。”杨翔波说,张强是黄云退休前教的最后一届学生。毕业后,张强违法犯罪入狱4年。在狱中,张强总是会收到黄云寄来的信件,这让绝望的张强感受到温暖。

  出狱当天,黄云不顾爱人反对把张强接到家里。黄云希望通过关心和鼓励,让张强能够走上正道。黄云还资助张强去做生意自力更生。然而,3个月后,张强就联系不上了,后来得知他又因违法进了监狱。

  在黄云眼中,张强是他这辈子的遗憾,一直想把他往正道上拉。黄云说,我还会继续管下去,我就算卧病在床,只要脑袋是清醒的,我还是会把他喊到床前来,跟他多摆一下。

  宋淑芳 熊孩子们的“亲婆婆”

  “事虽小,勿擅为,苟擅为,子道亏……”6月26日,走进富顺县富世镇后街社区爱心辅导班,记者被朗朗的读书声吸引。

  “你看,这都是宋婆婆一桌一椅亲手办起来的。”后街社区党委书记黄建梅口中的宋婆婆就是宋淑芳。宋淑芳今年73岁,是富世镇后街社区关工委副主任。她于2007年一手创建了这个辅导班,免费对周边的孩子进行辅导。

  黄建梅介绍,相比前几年,爱心辅导班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空间变得更加宽敞,桌椅板凳全是新的,而且各种设施也更加齐全,包括空调、电视等。最醒目的莫过于满墙的锦旗,表达出对宋淑芳的感激之情。

  说起爱心辅导班,还要从10年前说起。宋淑芳所住的社区留守儿童多,爬树、摘花、打架、恶作剧是他们的课余生活,整个院子不得安宁。

  在责任心的驱使下,宋淑芳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创办一个免费义务家庭课外辅导班,利用课余时间把孩子们集中起来,进行课外知识、道德品行、法律法规、理想前途辅导教育。

  说干就干,同年3月25日,宋淑芳便在自家仅18平方米的饭厅里将两张饭桌拼成课桌,卸下门板作黑板,自己掏钱买了粉笔、作业本及活动器具,利用每周双休日开课半天的家庭课外辅导班建起来了。

  由于前来学习的孩子有的是留守儿童,有的成长在单亲家庭,有的父母下岗,靠低保生活……宋淑芳根据孩子们的不同情况,精心设计活动方式和选择学习内容。主要以法律知识为主,向孩子们讲解法律法规,还开展丰富多彩的体育、手工劳动竞赛等活动。

  辅导班的孩子渐渐多起来,家里根本装不下这么多,有些孩子做作业都蹲在地上。2012年,宋淑芳以每月200元的租金租下邻居两间共31平方米的平房,改造成简易教室,摆上社区赠送的桌凳,专供孩子们看书、作业、娱乐。

  10年来,这个爱心辅导班先后集聚100余名孩子,在她的悉心培养下,孩子们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孩子们都亲热地称她为“亲婆婆”。

  王世藩 生命不息奉献不止

  暑期夏令营日程安排,假日学校活动安排,安全教育巡查……最近,成都市龙泉驿区关工委的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

  “王主任带着我们一起讨论方案、对接行程,他古稀之年还这么拼,我们有什么理由懈怠?”成都市龙泉驿区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杨光晋口中这个“拼命三郎”,就是龙泉驿区关工委执行主任王世藩。

  杨光晋告诉记者,在龙泉驿区关工委办公室,有一个孩子的名字经常被提起——孙强(化名)。长达9年的时间里,在王世藩和各级关工委“五老”志愿者的教导和关爱下,孙强成了一名朝气蓬勃的青年。

  9年前,13岁的孙强因受社会团伙怂恿,参与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放回,由村上代管。从此,关工委的爷爷奶奶便成为指引他方向的明灯。在龙泉驿区各级关工组织的关注下,孙强逐渐走回正道,奋发学习,先后学过厨艺、修车、茶坊服务和油漆技术等。前不久,王世藩得知孙强用自己的劳动所得修建了新房子,专程来到同安街道万家村孙强的新家,给他带去棉絮、衣物、大米等生活必需品。“帅哥,再努力!只要坚持不懈、努力奋斗,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王世藩的鼓励像阳光一样照耀在孙强的心间。

  王世藩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号,“一号老头”。王世藩从区政协主席领导岗位退休后,立即投入关心下一代工作中。从2008年底主持区关工委全面工作以来,团结带领工作班子人员搞好服务,获得多项荣誉:2010年获中国关工委、中央文明办“全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集体”称号;2015年被中国关工委评为宣传工作先进集体。

  王世藩投身关爱事业取得成功的经验是什么?杨光晋总结道:“躬下腰,低下头,接地气,摸实情。有针对性开展工作,这样便能有所成效。你做好了,自然会受到社会的肯定。”

  年龄大了应该安享晚年,总是有人这样对王世藩说。而王世藩却说,“奉献关爱事业,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是我后半生的追求。我要把全身心奉献给社会,把爱留给青少年。”

  霞新民 将红色文化传下去

  “孩子们都愿意听霞新民讲革命故事,因为他将革命历史研究得透彻,也能融会贯通地给孩子们讲出来。”一提起82岁的“五老”志愿者霞新民,江油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胡仁强满心佩服。

  霞新民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已近20年。他以“润物无声”的方式,传播红色文化,净化着无数青少年的心灵。

  “我给你讲一个霞新民讲故事的场面。”胡仁强说,有次在江油阳亭中心小学,霞新民坐在一群6年级学生当中,给学生们讲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进入江油,“围城打援”大败敌军的故事。讲到精彩处,霞新民激动得站了起来。讲述过程中,他还用日常孩子们熟悉的事物打比方,让故事听起来更通俗易懂。

  霞新民总是说,“红色就像革命烈士的鲜血,我要时刻提醒自己,提醒下一代,牢记历史和革命先烈”。熟悉霞新民的人都知道,他一年四季都穿红色衣服,他红色的背影常年穿梭在城市社区、厂矿学校、乡镇村社,将一幕幕烈士壮举、一个个先进人物、一串串红色往事送给基层青少年。

  江油广播电视台台长陈爱民说,除了红色外套,霞新民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特征:他每天外出,手里都会提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里面装着最新的党报党刊,他会认真阅读,学习党的新政策。除了党报党刊,革命书籍也是霞新民的最爱。那些书籍,他反反复复阅读,这让他能在给青少年传播红色文化时脱稿讲故事。

  “不同年龄段的学生,讲的内容和讲的方式都要不一样,这样才能有效地传播好红色文化,霞新民的公文包就是一个百宝箱。”陈爱民说。

  霞新民曾担任过江油市王右木纪念馆的馆长。在他当馆长的期间,接待过不少当年在江油打过仗的老红军,他带着这些老红军们去寻找当年自己战斗过的地方。这些老红军给霞新民讲了很多生动的故事。同时,馆长的工作也让他更多地接触革命历史,他比别人更能深刻地体会到革命先烈的不容易。这些老红军以及革命书籍中的事迹对他内心的触动很大,也成为他永不停歇向下一代传播红色文化的原动力。(四川日报)

来源:四川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文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