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广春:“非遗”传承出路在创新
2018-05-25 10:19:00
 

  地方戏曲、民间故事、传统手工艺、传统美食、节庆仪式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承载了历经千年的精神记忆,延续了丰富多彩的风俗民情,反映了向善向上的审美情趣,发挥了惩恶扬善的教化功能,彰显了和而不同的文化特质,形成了难以磨灭的地方文化符号,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自信的力量源泉。扬州市“非遗”资源非常丰富,目前拥有世界“非遗”项目3个、国家级19个、省级46个、市级202个,“非遗”传承人国家级27人、省级82人、市级278人。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也是全人类文明的瑰宝,不但要保护好,更要传承好。

  时移势易,社会快速转型、经济加速发展、消费需求多元,使得“非遗”时有人亡技绝的危险,保护传承面临巨大挑战,有识之士高声疾呼抢救“非遗”,政府也出台系列措施保护“非遗”,但其生存空间不断萎缩、传承者日渐稀少、年轻人与“非遗”渐行渐远是不争的事实。人们不禁发问,是我们不要“非遗”,还是“非遗”不要我们?其实,“非遗”的保护传承在不少领域已有了富有成效的探索,不少京剧大师以戏歌的形式向社会大众普及国粹京剧,有些民间艺人以市场为导向开发出传统与时尚融为一体的文创产品,更有甚者把风土人情融入到乡村旅游使其耳目一新,等等。它们在内容、形式、手段等诸方面给予了富有时代感的呈现,让我们看到了“非遗”传承的曙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以“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理念,更加关注其存续力和生命力,让“非遗”走进现实生活,并与之融合、绽放光彩。有人质疑,这还是“非遗”吗?我们要问,一个不受大众喜爱的“非遗”还活得下来吗?活下来,才能传下去。“非遗”要想活得好,必须在传承的思路和对策上、主体和对象上、方法和手段上有新“道道”。

  一、传艺有新人,让“非遗”活下去

  熟悉掌握“非遗”绝技的越来越少,喜欢热爱“非遗”的也越来越少,培育壮大“非遗”传承保护队伍任重道远。“非遗”能否传下去,关键在当地人,取决于年轻人。它既要有人才辈出的传承者,也要有乐此不疲的爱好者,更要有与日俱增的使用者,这是“非遗”生存的主要基础和重要环境。一是政策扶持留住人。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多的要靠人的传承。不少非遗的项目和活动需要传承人的传帮带,需要耳提面命,甚至“手把手”教。目前,“非遗”传承正处于破茧成蝶的关键时期,为其提供必要的生存环境刻不容缓,让传承人有体面地生活生产,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在落实传承人津贴等基本政策的同时,以项目为抓手,通过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等形式,有针对性地排定“非遗”传承项目,如对扬剧、弹词、木偶、剪纸等代表扬州形象的“非遗”项目逐年加大投入,面向社会招标,使“非遗”有人肯做、有事能做、有钱可做,逐步唤醒全社会“非遗”保护传承的自觉意识,鼓励更多的人投身“非遗”传承。同时,要出台鼓励消费“非遗”产品和服务扶持政策,活跃“非遗”消费市场,形成良性互动的传承生态。二是创意设计吸引人。“非遗”传承的最大困惑在于怕变味变形变脸,事实上,只要抓住“恒定性”的精髓,富有时代色彩的创意设计就会让“活态流变性”变得更加接地气、得民心,那些以原汁原味保护为借口,漠视社会需求、拒绝自身变革的做法,只能使“非遗”走上不归路。用创意设计引领“非遗”生活化融入、时尚化表达、社会化普及,开发出更多富有时代特色、地方特质、个性特点的“非遗”产品和服务,适应多层次多方位的文化精神需求,在不知不觉中让人们爱上“非遗”,用上“非遗”。扬州漆器这几年不断探索传承创新之路,相继推出了与现代家居匹配的漆画、融汇多重技法的红雕漆山粉雕等产品,在文化消费中传播文化、传承“非遗”。三是活动造势凝聚人。“非遗”并不是“高大上”的代名词,相反它是“人间烟火”的具体化,凝结着生活气息浓郁的情感记忆和精神寄托。快速的城市化使得昔日植根于农耕文明的“非遗”与时代脱节,我们要以生活化融入为切口,利用传统节日,依托重要活动,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加大宣传推介力度,既搭台唱戏,也借台演戏;既现场展演,也网络传播;既集中展示,也分散表演,使得“非遗”传承大小活动不断、各类展演不停。每年“烟花三月”国际经贸旅游节期间,扬剧、弹词、木偶等表演让游客充分领略了扬州文化的卓尔不凡。“非遗”进校园,使一批学校拥有了评论班、扬剧班、剪纸班、民歌班等特色文化班级,聚集了“非遗”传承的人气。总之,要走出象牙塔,走进百姓中,把准百姓脉,演好精彩戏,以活态传承展示“非遗”独特魅力,把社会的注意力吸引到“非遗”的传承保护上,在全社会营造关心支持喜爱“非遗”的生动局面。

  二、传技有新法,让“非遗”活自在

  “非遗”传承有其自身规律,其渊源流长的历史、底蕴深厚的文化、丰富多彩的样式、与时俱进的演变,都充分说明了其旺盛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在城市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时代背景下,师徒之间口授心记的传统方法固然要继承,但更要探索契合新时代的传承方法,让那些巧夺天工的“非遗”技术代代相传。“非遗”传承人都有独门绝技,有的因宣传不够,有的因创新不多,有的因经费不足,传承困难。有关部门要抓住传技这一关键环节精准施策,创新传承方法。一是建名师工作室,打造传授新载体。相当多的“非遗”传承人在行业中是屈指可数的名家,他们都想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独门绝技传下去,但苦于没有办法。相关部门应因势利导,主动作为,为其搭建传授绝技的平台。成立“文化名师工作室”可以有效化解传承难题。扬州两年前建立的26个文化名师工作室,为“非遗”传承找到了新的载体,达到了出人才、出精品、出社会影响的好效果,2017年扬州市5部作品获省“五个一”工程奖,文化名师工作室就贡献了3部,其中歌曲《月亮城》将扬州民歌、弹词、清曲、流行时尚元素融为一体,成为扬州新民歌的典范,多次被央视播出。以一个“非遗”传承人作为领衔导师,配2名助手,再吸纳若干“非遗”爱好者,如果每个类别都建几个工作室,只要政府给予适当的工作经费保障,一个城市有几十个“文化名师工作室”,就会有几百个“非遗”传承人,这样又何愁后继无人?应该说,“文化名师工作室”是“非遗”传承的好形式。二是借助网络技术,建立传播新渠道。网络传播是时下最便捷最有效的传播方式。不少“非遗”传承人不再满足于口耳相传的原始方式,而是根据现代人的审美变化、生活节奏、阅读习惯,把“非遗”传承的全过程制作成视频放在APP、网站、微信、微博上,由于图文并茂、音频同步、动感十足,受众耳目一新,有的标题十分传神,一下子抓住受众的心,起到意想不到的传授效果。因此,要鼓励“非遗”传承人拥抱互联网,用心表演,精心制作,把“非遗”生活场景搬到网络上,让网络世界成为“非遗”传播的新阵地、文创产品扩大销售的新平台。三是助力经济发展,拓展传扬新空间。“非遗”既是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稀缺的文化资源,“非遗”的发扬光大需生产性保护活态传承,只有融入到经济发展之中,“非遗”传承才会有活水源头。近年来,一些地方围绕“非遗”生活化,瞄准市场需求,导入创意设计,从精神内涵、外在形象、实用功能都给“非遗”以全新呈现,开发出人们爱不释手的文创产品。这给我们以启示,“非遗”传承心中有人民、脑中有市场、手中有绝活、产品有创意,推进产品化、产业化,融入到经济社会发展中,才有出路,才有“活”路。

  三、传承有新招,让“非遗”活精彩

  “非遗”传承是时代命题、发展难题,也是亟需研究的课题。面对繁重艰巨的“非遗”传承保护任务,需各地出实招、新招、硬招。一是政策引导。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是推动非遗保护传承的根本,我们要认真学习、宣传、贯彻,促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同时,对国家、省规定的“非遗”保护政策要落实到位。要结合本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消费需求层次变化,在人才队伍的培养、传承机制的完善、政府购买服务的项目确定、重大活动经费补助、文化交流活动的开展、文化消费市场的培育等方面出台务实管用的政策,树立支持“非遗”传承明确的工作导向,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给传承者吃“定心丸”。二是帮扶疏导。宣传文化系统的领导干部和业务骨干,要以高度的文化自觉,把“非遗”传承保护作为自己的“必修课”,熟悉上级政策,了解“非遗”家底,按照“非遗”生活化融入的要求,主动与“非遗”传承人交朋友、结对子,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熟悉“非遗”传承流程,掌握“传承”关键环节出现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在活化、转化、产业化上下功夫,使他们的“独家功夫”对接市场、服务人民、造福社会。三是活动辅导。鼓励“非遗”传承者走出去,在传播本土文化的同时,加强与外地先进文化的交流交融,达到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共荣共生的效果。鼓励他们走下去,通过“非遗”进校园、进社区、进农村等活动,使“非遗”更具生活气息,更富有人情味,让“非遗”在民间生根开花结果。鼓励他们走进去,通过富有创意的设计,让“非遗”走进人们心中,使其成为文化创意的得意之作、本土文化的响亮品牌、经济发展的新型业态。(作者系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李广春 原文刊载于5月25日《扬州日报》“学思行”版)

来源:扬州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朱丽晨 蔡红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