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宜都姑娘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的40天
发表时间:2020-03-31    来源:宜昌文明网

  “看着看着就哭了,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哭,甚至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为黑暗中经历过的伤痛绝望,也许是为黑暗过后再见光明的重生。不遗憾,因为我也曾为此努力过,付出过。”

  3月26日,湖北宜都姑娘蔡傲竹在朋友圈转发了“首部武汉战‘疫’全景纪录片,来了!”并配发了以上文字。

  26岁的蔡傲竹,毕业于武汉大学HOPE护理学院,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一名护士。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她请战加入中南医院支援金银潭医疗队,又主动放弃轮岗调整的机会,留在抗疫一线,直到3月9日,被主任“强制劝离”。本文根据蔡傲竹的自述整理而成。

  逆行

  1月12日,护士长在微信群里通知大家报名支援金银潭医院,因为有过呼吸内科及ICU的工作经历,加上年轻,总觉得要做些什么,便主动报名。而此时,距离我妈妈做完肾肿瘤手术出院不到一周。报名后,我将妈妈送回老家宜都,剪掉留了两年的头发,选择一个人留在武汉等候通知。

  正月初三,我还在科室上夜班,就接到初五(1月29日)到金银潭医院支援的紧急通知。

  牵挂

  新冠肺炎病毒的凶狠超乎想象。听到我要到一线,亲朋好友都很担心,但也为我自豪。

  大年三十家庭视频的时候,幺爹说:“病人需要你们,但我们家族不需要英雄,只要你平安回来”。家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平安归来。

  话语不多的爸爸只是告诉我:“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就当义无反顾,承受一切,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是的,家人需要我,病人也需要我,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别人!

  一线

  到金银潭医院的第一天,进隔离病房前,护士长给我们拍照,说:“你们要笑,不笑不给拍。”

  在一线的日子,最难的就是穿上防护服之后,口罩压得特别紧,脱下口罩脸上就是深深的印记,防护服不透气,湿透了干,干了又湿透,汗水流到嘴里,护目镜容易起雾。平时最简单的护理操作都变得困难。

  我们的病区呈大U型,病房之间距离远,走路多了快了就会呼吸困难。一次夜班结束后,口罩压得鼻梁起泡了。现在脱下口罩呼吸新鲜空气已成为我最幸福、最奢望的时刻。

  传承

  2月3日晚,农历正月初十,外公因病在老家去世,没能见到外公最后一面,送他最后一程,成为我永远的遗憾。那天我正好当班,爸妈怕影响我的工作,电话中没有告知我,直到4日凌晨1时,我才收到表妹发来的微信,得知外公去世的消息。

  那一夜我都没有睡着,但我来不及过多的悲伤,便投入了新一天的工作中。我在想,外公曾是抗美援朝的老党员,应该理解我此刻做的一切。就像同事安慰我一样:“你在救人,他怎么会怪你呢!”

  爸爸也是党员,此时同样战斗在家乡防疫一线。还有和我同一病区工作的援助湖北医疗队的同事们、默默付出的志愿者们,我们并肩战斗,他们给了我莫大的动力。

  2月12日,我在一线向医院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我想这就是一种传承和影响。

  坚守

  “我没有成家,相对于这次同来的其他同事,我没有其他后顾之忧,请求继续留在金银潭医院支援”。2月22日,我接到轮岗休整的通知,给护理部老师发了微信,请求继续坚守一线,那些患者需要我,我只希望能尽全力,战斗到胜利的时刻。

  在金银潭医院,我也收获了许多感动,同事和病友们经常的问候叮咛,还有志愿者,他们都让我感受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新生

  看着病人出院会很有成就感,但看着逝去的无辜生命也会感到很无助,看着空空的床铺,回忆起前几天我还安慰他病情比他重的都出院了,让他要加油。然而当班再去时,却是人去床空。收拾病床时,我发现了他包里一叠手抄的歌谱,不禁黯然泪下:这曾是个多么热爱生活的人啊!

  一天晚上,我回住处取东西,一路看着空荡荡的街道,依然亮着却无人欣赏的灯光,我突然意识到,原来不管受了怎样的伤,这座城市依然孤独而顽强地亮着。

  在这个特殊的战场,“中南人”从未缺席,在通向胜利的路上,我会一直谨记“大医精诚敬畏生命”的院训,让我们拥有“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信念,春风一来,百花自开!

  3月9日,在主任的一再要求下,已经坚守了40天的蔡傲竹,从金银潭医院一线退下,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目前,已结束隔离回到家中。她说:“我来过,付出过,无悔!”(三峡商报记者王晶晶 通讯员朱灿义 翁世涛)

责任编辑:乔奇 朱丽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