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下的艺术 兰州让非遗剪纸留些温暖的痕迹在身边
2018-10-30 10:39:00
 

  每一位痴迷于技艺本身的手艺人都值得被尊重。但横亘在岁月和时代的轨迹中,往往如云烟般幻灭。比如剪纸,它明明是创造美的一种传统驱动力,但科技的发展却总让它的淳朴无处安放。

  为16个孩子播撒剪纸艺术的种子

图为龙瑞迎给小山口小学的孩子们上剪纸课。  图片来源:每日甘肃网

  “正方形先对折成两个大三角形,注意把每条边对齐,千万不能错位……”10月15日下午第一节课,七里河区魏岭乡小山口小学的艺术课教室里,60岁的龙瑞迎正在给她的16个孩子教“菊花”的剪纸技艺。

  不一会儿的工夫,孩子们开工了。四年级的魏得凯剪的菊花,四朵连体,巧妙细致,很快就迎来了同学们赞美的眼光。同班的左撇子马玉福始终不敢抬头,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和非常不顺手的剪刀做着各种博弈……

  这样的时分,与其说是孩子们的上课时间,倒不如说是孩子们的聚会,因为全校一共就有16名学生,唯独这堂课不分年级。

  这里曾经是煤矿盛极一时的地区,但停产后,家长没有了收入,相继离家走进城市打工,因此,有的孩子被接到城里去念书,有的则留了下来。于是从最初的200多名学生锐减到现在的16名。但自从2015年龙瑞迎带着她的剪纸课走进小山口小学的那天开始,为这里的荒凉添加了一些艺术的色调。

  “剪纸在语文课上带来的惊喜也令人欣慰,老师跟我说,在上语文课《蓝色的树叶》这篇文章时,孩子们每个人都剪了一片他们心目中最美的树叶,因为可以把感官和审美通过剪纸来融入到这个世界,孩子们的课堂气氛特别的热烈。”校长兼数学老师吴华云说到剪纸带给孩子们的乐趣,满满的都是快乐和幸福。

  近年来,七里河区大力提倡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龙瑞迎和小山口小学的结缘便是缘于此。他们所处的环境和状态是多么的契合,远离尘嚣,静默等待。

  剪纸的梦想在偷学中悄悄释放

图为龙瑞迎给小山口小学的孩子们上剪纸课。  图片来源:每日甘肃网

  1958年出生的龙瑞迎,现在是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兰州剪纸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

  她的家也在小山口村,只是海拔还要更高一些,往大山深处还要更远一些,离学校有5里路。深秋时节,院子里的金银花架已经不再俏丽,但茂盛的枯枝依旧顽强地翻出了土墙。龙瑞迎和老伴以及还未到上学年龄的孙女,成为村子里为数不多的留守者。

  龙瑞迎从母亲手里继承下来的剪纸手艺,就像一条家族的情感红线,在每一个难忘的场景都被系上了一个“剪纸”的结。

  母亲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能人,据龙瑞迎回忆,每年春节的社火灯会上的主花样大都出自母亲之手。最为忙碌的时候,全家人不分白天黑夜围坐在炕上赶制花样。那个时候因为她年龄最小,总是被家人“嫌弃”,于是她常常偷学。

  龙瑞迎有一个用文字记录自己过往的习惯。这大约又和她年轻时的际遇不无关系。她告诉记者,当年考临洮师范时差了2.5分名落孙山,全县民办教师考试中曾考过第二名,但由于当时转正无望,而且年龄也大了,不得已远嫁他乡。

  也许正是当年这种种的不得已,龙瑞迎所向往的“剪纸”和“教师”这两个点,都被强行隔离。但同时,所有的一切又都在日后的岁月中复活得自然而然。

  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能留下一些痕迹

图为龙瑞迎和她的剪纸作品。  图片来源:每日甘肃网

  龙瑞迎的第一幅成功的作品,是一头昂首挺胸的大犍牛,她把它偷偷贴在母亲布局整齐的窗花空当处,没想到不但没有被母亲责怪,反而还夸她“剪得不错”。这种年少时得到的赞誉,几乎影响了她的一生。

  “重新剪纸是在将知天命之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上班,养病期间百无聊赖,剪些小动物打发时光。” 龙瑞迎缓缓讲着她认为的家长里短,可是语气里分明映射出星星之火即将燎原的气魄。

  随着时间的流逝,作品越来越精细,荒废了数年的技艺恢复了。2003年她第一次参加甘肃省群艺馆举办的全省剪纸博览会,居然得了三等奖。此后几年中又陆续创作了一百多幅小型系列剪纸《鸟语花香》。

  2006年腊月,历时两年创作完成的9米巨幅剪纸画——《清明上河图》问世。同年11月获第二届甘肃民间文艺“百花奖”金奖;后又在兰州市农民艺术节获特等奖,被兰州市授予“农民艺术家”称号。

  但因为受到制作条件的限制,对于作品未能准确表现出原作宏大的场面和复杂的层次,龙瑞迎耿耿于怀。而令她更加忧心忡忡的是,母亲的好手艺如果在她手上失传了的话那才是最大的遗憾。

  当然,龙瑞迎的焦虑并非空穴来风。在母亲生活的那个年代,以为剪纸只是开放在穷乡僻壤,难登大雅之堂的一朵卑微的小花,便对她剪的花样无一留存,现在想来真是追悔莫及!而唯一能称得上安慰的,便是母亲的手艺在她身上得到了延续。因此,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这个被科技掩盖下的世界上留下一些有温度的痕迹——有生之年出一本剪纸精品集。

  后记 

  今年夏天的雨水格外充沛,龙瑞迎家的老院子因受到以前开矿造成地下空洞的影响,有下沉的风险,不能再住了。最近,政府在离小山口小学几百米的地方,为龙瑞迎一家提供了一处安置房。虽然离学校更近了,来回的路似乎更便捷了,但她的心路丝毫未获平坦——微薄的收入,出集子的经费她依然拿不出来。同时,她也担心,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视力变得差起来,她那些被不断筛选的精品可能随时就会成为最后一幅。(兰州晨报)

来源:兰州文明网    责任编辑:王 琳 张殊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