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小泥巴玩出大花样 传统文化在指尖上活起来
2018-03-13 09:52:00
 
  一块小小的黏土,带着传统文化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带给人快乐的同时,也带来童年的味道,历史的醇香。
  一把“泥”,可以玩出什么花样?在2017年的深圳文博会上,肇庆馆中一部一分钟左右的黏土定格动画艳惊四座,馆内陈列的动画拍摄“道具”也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迷你版宋城墙朝天门墙面斑驳,城墙下是用黏土手工制作而成的包拯、龙母、利玛窦、莫宣卿、六祖惠能5位在肇庆留下深刻印记的历史人物,城门旁,柴火烈烈随风而动,而从蒸笼里新鲜“出炉”的,正是“裹哥”和“蒸妹”两个裹蒸形状、敦厚可爱的黏土卡通。
  在我国“陶友”的作品中,以软陶人偶和卡通造型居多。这种舶来品材料的创作,与中国传统的面塑颇有几分相似。新奇而又带着“泥土”熟悉质感的软陶,在肇庆也有不少“粉丝”。
  用“泥”讲肇庆故事
  “这是肇庆历史人物‘肇庆一家人’和裹蒸的结合,以黏土动画的形式讲好肇庆裹蒸的故事。”该定格动画的创作团队肇庆黏土动画工作室的负责人潘建得介绍道,要拍好定格动画,首先要做好道具,制好黏土偶,再将场景摆好,通过逐格地拍摄对象然后使之连续放映。走进该工作室,便如走进一个“泥土”的艺术世界,有憨厚的“裹哥”“蒸妹”,有恐龙怪物,有漫山鲜果的微型果园……
粘土作品——肇庆裹蒸娃娃。金婧 摄
  70后的潘建得称自己“玩泥”已经三十多年了,小时候随手在地里抓一把泥,便可以一个人玩很久,随意堆出些东西,便觉得很高兴。这种天然的材料给了他最初的艺术快乐。泥,是性格内向的他的一种情感表达方式,玩泥,让他专注而放松。
  潘建得告诉记者,目前玩的材料以超轻黏土和软陶居多,前者可以自然风干,后者则需要烤制。其实软陶并不是“陶”,而是一种人工低温聚合黏土,无毒、无刺激性。与传统的陶土相比,色彩更为丰富,质感比较像塑胶,用来制作摆件、装饰品,美观与实用并存。在潘建得的工作台上,摆放着一个笔筒,筒身遍布绿豆大小的六边形花片,花色变换,甚是好看。一黄一红两块小小的泥,通过揉片、粘合、折叠、切割、揉捏,就形成了一片片带着纹理的花瓣。潘建得说:“不仅孩子玩,家长也一起玩。这个‘玩具’适合所有人玩,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作品。” 
  肇庆“特产”走进课堂
  脸庞圆圆的Q版包公、眼睛大大的“粽子”、笑脸灿烂的“砂糖橘”……在肇庆市第十六小学校长工作室的陈列柜里,各种黏土制成的肇庆“特产”琳琅满目,砂糖桔系列、鸡蛋花系列、端午赛龙舟系列、包公文化系列、宝月荷香系列、小小裹蒸粽过大年系列等等,造型各异,色彩缤纷。这些作品来自十六小自选课程轻黏土社团的师生们。
各种黏土制成的肇庆“特产”琳琅满目。金婧 摄
  “玩黏土,让孩子们在玩的过程中,了解本地文化,同时又可以发挥创意。”社团老师容艺桃与黏土的缘分开始于2015年,而如今她已将黏土艺术变成了颇受孩子们喜欢的第二课堂。当时,几个年轻的实习老师给容艺桃所在的班级带来了新奇好玩的东西——超轻黏土,他们教小朋友们做各种人偶。新奇有趣的玩意儿,让孩子们“玩疯了”,也迷住了容艺桃。“开始上网找素材学,后来就自己先画一些样稿,再照着捏。” 容艺桃说,“漫画肇庆那系列就是自创的。” 容艺桃将砂糖桔、包公、裹蒸等肇庆传统元素,画成一系列动漫人物,小鼻子、大眼睛,喜怒哀乐表情分明。随后,她又将纸上的动漫人物,用黏土进行再次创作。这些融入肇庆故事、肇庆特产的黏土艺术作品在学生中迅速“圈粉”,连不少同事也感叹“被萌化了”,纷纷加入“玩泥巴”的队伍。
  “老师,我可不可以给小裹蒸加个头饰?”“老师,我可以把裹蒸的馅料露出来吗?”在容艺桃的课堂上,小朋友们天马行空地玩着“泥裹蒸”。去年端午节,容艺桃带着学生们尝试节日主题创作,一起捏龙舟、水波浪。与潘建得相同,容艺桃也有制作肇庆黏土动画的想法。“接下来,我们会分场景,结合黏土动漫形象,制作成定格动画,创作出通俗易懂的小故事去介绍肇庆文化。”
  小学生玩“泥巴”玩出原创大奖
  一粒草籽落在无垠的草原上,在阳光、雨水、泥土的滋润下生根发芽。虽历经风吹、日晒、火烧,小草依然“春风吹又生”……这部名叫《小草》的黏土动画作品获得了“新光奖”中国西安第六届国际原创动漫大赛中小学生定格动画最佳创意奖,也获得了第四届浙江省青少年定格动画创作大赛二等奖。让人想不到的是,这部画面质朴、充满童趣的获奖作品,其作者竟是4名小学生。
潘智舜(左一)、鲁湉熙(左二)、容思睿(右二)和崔瀚文在工作室里做黏土公仔造型。西江日报记者 潘粤华 摄
  在包公文化园旁的一间黏土动画工作室里,记者见到了这4名小小黏土动画制作人。只见他们的工作台上摆满软陶(一种人工低温聚合黏土)、剪刀、小刀等原料、工具,以及各种黏土公仔造型。小制作人坐在工作台旁,烂漫的童言童语里,无不透着对黏土动画的喜爱。
  “我三年级开始玩黏土动画,觉得很好玩。”戴着眼镜的鲁湉熙读五年级,《小草》的导演,“一些现实里没有的东西,可以用软陶捏出来,像美人鱼、红色的手等等。”
  潘智舜是团队唯一的男孩子,读四年级的他在幼儿园时就接触黏土动画了,他对黏土动画有着自己的见解,“不要以为很简单。像正方体,我第一次做得不像样,做了四五十次,才做出合格的正方体。”
  据了解,黏土动画是定格动画的一种,它由逐帧拍摄制作而成,制作包括脚本创意、角色设定和制作、道具场景制作、拍摄、合成等过程。角色动作要连贯、剧情发展要顺畅,必须要做好道具,制好黏土偶,再将场景摆好,并逐格地拍摄对象,然后合成使之连续放映。《小草》时长3分钟,每秒约需拍6张相片,共拍了约1000张相片,然后用软件合成动画。他们在去年暑假投入制作,前后花了约一个月时间。
  每拍一张相片,都要重新捏角色摆动作,做这么细致、琐碎的活儿辛苦吗?“一点都不辛苦,一想到制成动画后会很好看,自己就很开心。”鲁湉熙说道。
  “要有耐心和信心,作品做到一半要放弃时,再坚持一下就成功了。”读四年级的容思睿接过话头。在读六年级的崔瀚文对记者说:“大家分工合作,交流想法,过程其实也挺开心的。”
  指导老师潘建得告诉记者:“剧本的大致框架由老师制定,小朋友们加上自己的意趣,这激发了他们的想象力,一些古灵精怪的想法在动画里很好地体现了出来,很有创意。”他说,制作黏土动画需要用到数学、语文、美术、音乐等学科知识,能提高审美能力,让人静下心来专注地做好一样东西,对提高孩子的综合素质有着比较好的作用。(肇庆文明网 邝小云 综合)
来源:肇庆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彭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