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精准推进移风易俗治理 居民群众满意度达97.88%
2018-11-28 07:27:00
 

同安区祥平街道西洪塘社区干部和老人协会工作人员现场发放移风易俗倡议书(厦门日报资料图)

同安移风易俗督察组在婚宴现场查看菜单。(陈万泉 摄)

  厦门市集美区侨英街道叶厝社区居民张跃帅最近刚为儿子张罗完婚事,他算了一笔账:婚宴桌数压缩了,菜金标准降低了,高档烟酒也不上了,足足省了六七万元的开支。而在移风易俗专项治理开展前,红白喜事曾让这个社区的群众不堪重负。

  还有这样一组数据:日前,国家统计局厦门调查队的城市调查数据显示,居民群众对厦门市移风易俗在内的社会风气和道德素质评价满意度达97.88%。这个数据也是对厦门市正面引导树立新风正气和有效治理民俗活动、红白事宜大操大办等移风易俗工作取得成效的最好诠释。

  走访 大操大办被杜绝了 群众负担也减轻了

  11月20日,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和记者再次回访集美区侨英街道叶厝社区。在集美侨英文化广场,回访人员注意到,一辆挂有“嫁娶婚宴简办,不上高档菜”等标语的宣传车正在广播,宣传着移风易俗内容;公告栏、街道标语等,都有着浓郁的移风易俗气氛。

  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和记者第一次来到叶厝社区是今年4月。当时,叶厝社区有一位居民向“厦门党风政风监督台”微信公众号倾诉:“在叶厝社区,只要有婚嫁、生男孩的家庭,都要宴请整村(社区)的人来喝喜酒,整场(宴席)下来大概要花20万元。若不宴请吧,会遭到大家的指责和嘲笑。这种陋习给普通家庭带来很大的经济压力,造成铺张浪费、攀比现象。”

  时隔几个月,这种状况是否还存在?回访人员随机走访社区群众。前文提到的居民张跃帅,用自己的事例说出了肺腑之言,“(移风易俗)刹住了曾经的歪风陋习,群众负担切切实实地减轻了,为社区带来了新的风气。”

  据叶厝社区居委会有关负责人介绍,4月,厦门市纪委监委联合集美区纪委监委对社区移风易俗存在的问题启动直查督办后,社区认真分析检查了存在的问题,针对性地提出了整改措施,召开移风易俗工作整改提升推进会,居民对红白事、民俗日的操办形成共识后,制定了相关村规民约,并广而告之;社区包组工作人员、小组长、老人协会人员经常多次入户劝导,例如,在居民结婚登记当天就入户宣传,了解宴请日子,宴席举办前一周三次入户劝导,宣传移风易俗,还联合公安、计生、民政等系统,及时掌握社区居民婚丧嫁娶信息;组织社区党员干部签订了移风易俗承诺书,带头移风易俗。同时,将移风易俗监督举报电话张贴于社区公示栏,欢迎广大群众对社区党员干部进行监督举报,发现有党员干部违规大操大办,经落实后上报纪委处理。

  11月26日(农历十月十九)是翔安新圩镇乌山村前山自然村的民俗日,以往家家户户都要大摆宴席,移风易俗开展后是否发生了变化?翔安区纪委工作人员、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和记者等在临近中午时分走访了这个村庄。

  今年的民俗日,前山自然村显得有些“清净”。在村民黄送水家中,他正和妻儿围坐一起用餐,桌上摆的是三菜一汤。“以前一场宴席下来,要花好几千甚至上万元,不少人借钱也要撑面子。”在黄送水看来,倡导移风易俗,少了争面子、搞攀比的人情往来,切切实实减轻了老百姓负担。

  走在村前的水泥路上,乌山村党委书记蔡继佗也深有感触。曾几何时,民俗日大操大办愈演愈烈,一到民俗日,这条水泥路就成了宴请路,搭满了各家请客的帐篷,不仅增加了村民经济负担,还引发了不少治安问题。蔡继佗现场给大伙算了一笔账,移风易俗开展后,乌山村近200户村民,仅仅一次民俗日宴请,全村就能省下上百万元。以此类推,全镇一年因民俗日宴请节省开支就高达6000多万元。

  类似这两个村居的情况在移风易俗专项开展后十分普遍。例如,同安区推进移风易俗后,群众节约3.52亿多元,其中,废除民俗日宴请的村(居)节约开支2.26亿多元,白事取消宴请节约开支7500多万元,其他喜事简办节约开支5100多万元。

  老百姓的负担切切实实减轻了,勤俭戒奢的新风尚在厦门市基层农村、社区逐步树立了起来。

  执纪 强化监督执纪问责 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进一步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助推移风易俗工作。”移风易俗是纠“四风”的一个重要内容,厦门市纪检监察机关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治理民俗日、婚丧喜庆大操大办为重点,加强监督检查,既查违规违纪问题,也查移风易俗主体责任落实问题,对党员干部及公职人员组织或参与歪风陋习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并对典型问题进行通报曝光。

  有这样一个事例。2017年12月4日,是同安区新民镇蔡宅村田中央里的民俗日,当日,区、镇两级移风易俗联合工作组到蔡宅村开展移风易俗入户宣传、劝导工作,要求村干部参与,蔡宅村村委会副主任卓贤元也在其中,按当日的计划从下午3点开始,晚上7点结束。

  晚上7点后,联合工作组在路口检查时发现,仍有赴宴的车辆陆续进村,还有部分村民进行宴请,移风易俗劝导行动也因此直到晚上9点才结束。这一反常的情况,引起了联合工作组的注意。一番倒查后发现,原来是蔡宅村村委会副主任卓贤元(中共党员),不仅违反工作纪律,未履行自身职责,还竟然在田中央里3组微信群中教唆村民变相宴请。2018年5月,卓贤元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在移风易俗推进过程中,严肃查处问责成为纪检监察机关的重要手段。集美区灌口镇由镇纪委联合移风易俗整治领导小组对辖区内19个村居进行全面督查,并列出问题清单,全镇通报检查发现的典型问题。同安区对发现的新民镇后宅社区、蔡宅村和莲花镇美埔村、西柯镇下山头社区等村(居)及14名镇(街)、村(居)党员干部在推进移风易俗中工作不落实问题进行了通报。翔安区由区民政局殡葬服务中心每天提供去世人员名单,各镇(街)抓好跟踪督促,防止大操大办。

  记者从纪检监察机关了解到,移风易俗工作开展以来,厦门市共查处移风易俗问题10起,处理17人,其中给予党纪处分2人。例如,前文提到的对同安区新民镇蔡宅村村委会副主任卓贤元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对集美区后溪镇应急处置队林宏伟在宿舍私设佛坛、搞封建迷信活动问题,给予严重警告处分等。此外,今年以来,厦门市纪委共对55名市管干部的报告事项进行严格把关,对个别标准过高、宴请桌数过多的进行及时提醒。

  创新 线上线下征集线索 助推监督精准发力

  创新社会监督模式,监督更为精准。在移风易俗专项治理中,市纪检监察机关还创新了社会监督模式。

  由厦门市纪委监委聘任的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在移风易俗中成为一支不可或缺的生力军。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在厦门市纪委的组织下,依托本报“监督在线”和“厦门党风政风监督台”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开展移风易俗专项线索征集,线上线下与群众互动,收集相关问题线索,并在第一时间转递厦门市纪委,厦门市纪委调查核实,逐一对账销号处理,严肃查处问责。例如,前文提到的叶厝社区的群众反映,就是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在集中互动中征集到的线索。今年以来,群众通过“厦门党风政风监督台”“监督在线”互动热线反映相关线索20多条。

  不仅拓宽了移风易俗专项治理线索的来源,厦门日报“监督在线”、厦门网“监督网线”、厦门电视台“监督视线”以及“厦门党风政风监督台”还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宣传引导、传导压力。今年以来,“监督在线”报道移风易俗工作10篇,“厦门党风政风监督台”推送信息12条。

  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相关媒体记者还在厦门市纪委监委组织下,配合开展明察暗访,走村入户访问群众,助推了移风易俗专项的开展。

  “厦门党风政风监督台”还组织相关民俗专家、厦门市党风政风监督员进行访谈,在线与网民互动,厘清民俗活动与大操大办的界定,为移风易俗专项治理的开展献计献策。(厦门日报 记者 薄 洁)

来源:厦门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文彬 朱丽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