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合肥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 "诗风词韵"话庐州
2018-05-18 09:01:00
 

  合肥自古以来就是文化之都,两千多年的历史为这座古城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古往今来,文人墨客频频到访于此,留下了数之不尽的文学宝藏,和合肥有关的古诗词歌赋更是灿若星辰,足有数千首之多。古诗词的美妙意境令人回味无穷,而合肥这座文化名城,本身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从战国《楚辞·招魂》中的“路贯庐江兮,左长薄”,到取材于“庐江郡”的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再到南北朝的《经陈思王墓》……很久很久以前,古诗词中就有了“合肥”的身影。

  从李白的《杭州送裴大泽赴庐州长史》,到王安石的《汤坑泉》、苏轼的《孙莘老移庐州》,再到罗贯中的《逍遥津上玉龙飞》、王阳明的《立春日合肥道中短述》……历史上诸多文学大家曾为合肥写诗。

  从古诗词中,我们一观南宋才子姜夔眼中合肥地区的风土人情,一赏包拯、李鸿章、刘铭传等合肥名人的励志故事,从数千首“庐州”诗词中窥见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

  赏合肥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让我们循着合肥的诗风、词韵,一品这座城市自古以来的美丽与风情。

  合肥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文化底蕴十分深厚,古往今来,被很多文人墨客所瞩目,和合肥有关的诗词歌赋更是灿若星辰,足有数千首之多。可是,你知道关于合肥最早的诗词是哪一首吗?你知道古代都有哪些“大咖”吟作过关于合肥的诗词歌赋吗?咱们合肥的名人包拯、李鸿章、刘铭传又作过哪些励志诗?南宋文学家姜夔在合肥赤阑桥畔演绎了一个怎样的美丽故事,又留下了哪些流传千古的动人诗词?合肥的哪处美景又格外受“诗词达人”们的青睐?

  “庐江”之名最早出自战国《楚辞》

  关于合肥最早的诗词是哪一首,争议颇多。据了解,据今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就已有提到“庐江”的诗词了。

  战国末期楚国辞赋家宋玉在其《招魂赋》(节选)(即《楚辞·招魂》)中这样写道:

  菉苹齐叶兮,白芷生。

  路贯庐江兮,左长薄。

  倚沼畦瀛兮,遥望博。

  青骊结驷兮,齐千乘。

  悬火延起兮,玄颜烝。

  步及骤处兮,诱骋先。

  抑骛若通兮,引车右还。

  与王趋梦兮,课后先。

  君王亲发兮,惮青兕。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

  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其中的“路贯庐江兮,左长薄”之句,意为“道路贯通穿越庐江,左岸上是连绵的丛林”。此处“庐江”在何处有多种说法。洪兴祖《楚辞补注》云:“庐江出陵阳东南,北入江。”谭其骧以为当指今襄阳、宜城界之潼水。现代也有人认为庐江之名出自《楚辞·招魂》。

  其次,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取材于东汉献帝年间发生在庐江郡的一桩婚姻悲剧,原题为《古诗为焦仲卿妻作》,讲述了焦仲卿、刘兰芝夫妇被迫分离并双双自杀的故事,控诉了封建礼教的残酷无情,歌颂了焦刘夫妇的真挚感情和反抗精神。此文序曰:

  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时人伤之,为诗云尔。

  对于《孔雀东南飞》故事的产生地,一直颇有争议,除“庐江说”外,还有潜山、浙江桐庐县,甚至江苏、广州都曾自称为其故乡,但是现在最公认的说法还是在怀宁、潜山一带。

  南北朝时期的诗人庾信曾著《经陈思王墓》,也被认为是有关合肥的比较早的一首诗。

  公子独忧生,丘垄擅余名。

  采樵枯树尽,犁田荒隧平。

  宁追宴平乐,讵想谒承明。

  旦余来锡命,兼言事结成。

  飘飙河朔远,飑飚飓风鸣。

  雁与云俱阵,沙将蓬共惊。

  枯桑落古社,寒鸟归孤城。

  陇水哀葭曲,渔阳惨鼓声。

  离寄来远客,安得不伤情。

  陈思王即曹植(192-232),曾随父伐吴驻扎“鱼山”(即今八斗岭),病卒,遂葬于此。《合肥县志·魏志》载,当年曹植登八斗岭时,曾赞此地风光秀美,死后若能葬此而无憾!经考,在今八斗镇南侧150米处,有曹植墓,世称“八斗陵”,延称“八斗岭”。嘉庆《合肥县志》记:“八斗岭,在县北一百十里集后土阜。俗传为曹子建墓。”曹植墓有记载的共三处,一处是山东省东阿县鱼山曹植墓,一处是河南淮阳城南三里之“思陵冢”,一处在河南通许七步村曹植墓。八斗岭曹植墓疑为衣冠冢。

  李白等诸多文学大家曾为庐州写诗

  历史上,合肥因其优美的自然风光、丰厚的文化底蕴,吸引了诸多文学“大咖”为其吟诗诵词,李白、王安石、苏轼、罗贯中、王守仁等均作过与合肥有关的诗词。

  “诗仙”李白曾多次作过与合肥有关的诗,安史之乱期间,李白送一位裴姓朋友赴庐州任长史职,作诗《杭州送裴大泽赴庐州长史》:

  西江天柱远,东越海门深。

  去割辞亲恋,行忧报国心。

  好风吹落日,流水引长吟。

  五月披裘者,应知不取金。

  裴大泽,河东裴氏。“五月披裘”的典故则寄意志高行洁。

  《寄上吴王三首》是李白来合肥赠予吴王李祗的干谒诗。天宝九年,李白到庐江(今合肥庐江县)谒见庐江郡守吴王李祗。李白在吴王府邸与吴王相处甚密,共宴同酌,观赏歌姬表演,主宾欢悦。第三首因有转韵,疑为古风体。

  其一

  淮王爱八公,携手绿云中。

  小子忝枝叶,亦攀丹桂丛。

  谬以词赋重,而将枚马同。

  何日背淮水?东之观上风。

  其二

  坐啸庐江静,闲闻进玉觞。

  去时无一物,东壁挂胡床。

  其三

  英明庐江守,声誉广平籍。

  洒扫黄金台,招邀青云客。

  客曾与天通,出入清禁中。

  襄王怜宋玉,愿入兰台宫。

  李白在谒见庐江郡守吴王李祗时相处甚欢,与吴王一起为当地一名杜姓秀才送行,作《同吴王送杜秀才赴举入京》。此诗虽为应时挥毫之作,却留下了“秋山宜落日,秀水出寒烟”这样的佳句,清爽秀丽、浑然天成。

  秀才何翩翩?王许回也贤。

  暂别庐江守,将游京兆天。

  秋山宜落日,秀水出寒烟。

  欲折一枝桂,还来雁沼前。

  北宋的王安石曾被贬至舒州,赴任途中,受李公麟邀请游东汤池,品香茗,泡温泉,遂题诗《汤坑泉》:

  寒泉诗所咏,独此沸如蒸。

  一气无冬夏,诸阳自发兴。

  人游不附火,虫出亦疑冰。

  更忆骊山下,敞然雪蒲塍。

  “汤坑泉”就是今天的汤池温泉,在庐江县汤池镇境内。丁汝昌亦曾题诗云:“青川水常流,骑马去闲闲。温泉如有意,暮雀相与还。名城藏古刹,落日满秋山。待到还乡日,归此且闭关。”

  苏轼也曾在老友赴任庐州时,作诗《孙莘老移庐州》寄别:

  炉锤一手赋形殊,造物无心敢望渠。

  我本疏顽固当尔,子犹沦落况其余。

  龚黄侧畔难言政,罗赵前头且眩书。

  惟有阳关一杯酒,殷勤重唱赠离居。

  孙觉(1028-1090年),号莘老,高邮人,历任湖州、庐州、润州、苏州等地方官,苏轼好友,关系密切。两人皆因与王安石政见分歧而受排挤,时运不济,仕途受阻,但不忘苦中作乐,相互戏谑。熙宁六年(1073年)三月,孙觉赴任庐州,赠诗,苏轼次韵寄别。然孙觉原作已佚。

  《三国演义》作者、元末明初小说家罗贯中也曾作《逍遥津上玉龙飞》:

  的卢当日跳檀溪,又见吴侯败合肥。

  退后着鞭驰骏骑,逍遥津上玉龙飞。

  逍遥津在合肥东北隅。古为淝水上的渡口,有津桥可渡。《资治通鉴》中记载:建安二十年(215年)孙权率十万大军围攻合肥,曹操方面只有张辽手下7000人,张辽乘对方立脚未稳,星夜率兵突入吴营,孙权猝不及防退至此地,然津桥已被拆除,孙权纵马飞越淝水脱险。后人名此桥为飞骑桥。

  明代著名思想家王守仁(王阳明)也曾作下有关合肥的诗句。

  《立春日合肥道中短述》

  腊意中宵尽,春容傍晚生。

  野塘水轻绿,江寺雪初晴。

  农事沾泥犊,羁怀出谷莺。

  故山梅正发,难寄欲归情。

  立春日为重大节日,巢湖流域称之为迎春日,仪式隆重。此为作者在立春日赴合肥途中见闻抒怀。

  《包城寺》

  行台衣独寺,僧屋自成邻。

  殿古凝残雪,墙低入早春。

  巷泥晴淖马,日檐暖烘人。

  云散小岩碧,松梢极目新。

  包城寺在肥东老店埠镇内,原为镇上最大寺庙,太平天国时毁于兵火,后辟为菜市,现称“老菜市”。

  南宋才子姜夔赤阑桥畔留“诗话”

  说起古诗词中的合肥,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南宋著名诗词作家姜夔。在姜夔的一生行迹中,与合肥曾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与一对合肥“姐妹花”结为“知音”,谱写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留下了很多流传千古的动人诗词。

  姜夔是江西鄱阳人,他的诗风格高秀,继承和发展了江西诗派的风韵。然而姜夔的一生,尤其是诗词创作的鼎盛时期,却是不断往返于杭州、合肥之间,因此在他的作品中,许多文字都是和合肥这座古城联系在一起的,真实细致地再现了那个时期合肥地区的风土人情。

  南宋时期的合肥景色是何样的呢?在姜夔的两首词中得以这样描述,《淡黄柳》词云:“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马上单衣寒恻恻。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桥宅。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凄凉犯》上阕云:“绿杨巷陌秋风起,边城一片离索。马嘶渐远,人归甚处,戍楼吹角。情怀正恶,更衰草寒烟淡薄。似当时,将军部曲,迤逦度沙漠。”这两首词写了合肥的柳色,一是春柳,一是秋柳,却都一样的凄凉,一样的依依可怜,牵动了人们的思乡之情。姜夔的诗词也赋予了赤阑桥很多浪漫色彩。姜夔曾在《淡黄柳》小引里提到:“客居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巷陌凄凉,与江左异。”在《送范仲讷往合肥诗三首》之二中又提到:“我家曾住赤阑桥,邻里相过不寂寥。君若到时秋已半,西风门巷柳萧萧。”文中的柳萧萧正是与姜夔爱恋的女子之一,而赤阑桥又是这段悲壮爱情故事的不朽见证。

  合肥名人的励志诗流传千古

  有别于姜夔诗词的清空和骚雅,咱们的合肥名人“老乡”包拯、李鸿章、刘铭传也创作过不少意气风发、志向高远的励志诗,令合肥的诗词文化更加丰富多彩、璀璨夺目。

  宋代名臣清官包拯无欲则刚、刚直不阿的性格,从他的诗作中就能渗透出来,其《书郡斋壁》诗云: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

  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

  仓充鼠雀喜,草尽兔狐愁。

  史册有遗训,毋贻来者羞。

  本诗见于《宋诗纪事》,是包拯早年任端州(今广东肇庆)知府时在州府中书斋壁上题写的自勉诗,主旨即为官当谋正直之道而去除贪欲。透露着出仕为官志存高远,追求“清私心”、“讲直道”,充当“秀干”和“精钢”,让后人景仰。包拯流传下来的诗仅存此一首,却成为包拯一生为官做人的光辉写照,以包拯为代表的廉政文化也成为合肥文化的重要名片。

  晚清名臣李鸿章年少有才气,18岁即中秀才,岁考中全省第一,自信且有活力,但仍不忘警醒和鞭策自己。《二十自述》组诗是李鸿章年轻时所作的励志诗,可以看作其人生宣言:

  一

  蹉跎往事付东流,弹指光阴二十秋;

  青眼时邀名士赏,赤心聊为故人酬。

  胸中自命真千古,世外浮沉只一沤;

  久愧蓬莱仙岛客,簪花多在少年头。

  二

  每到春初酒价赊,惊心老大渐相加。

  三年白下增诗债,千载青毡易岁华。

  马齿记从今日长,龙头休向昔时夸。

  因循最误平生事,枉自辛勤读五车。

  三

  丈夫事业正当时,一误流光悔后迟。

  壮志不消三尺剑,奇才欲试万言诗。

  闻鸡不觉身先舞,对镜方知颊有髭。

  昔日儿童今弱冠,浮生碌碌竟何为。

  四

  暮鼓晨钟人听来,思前思后自徘徊。

  人生惟有青春好,世事须防白首催。

  万里请缨终子少,千秋献策贾生推。

  愧予两字功名易,小署头衔斐秀才。

  此时李鸿章正值弱冠,但已觉不能“浮生碌碌”、“一误流光”,遗憾终生,而当“学以致用”,仿刘琨与祖逖“闻鸡起舞”的思想和理念,一个满怀报国愿望、气冲霄汉的弱冠书生形象通过此诗展现出来。李鸿章这一人生信条的养成与其出生于斯、成长于斯的合肥人文环境无法分离。

  淮军将领、洋务派骨干刘铭传在任期间的军旅作品《五更》云:

  刁斗催残夜,五更客睡长。

  闻鸡醒梦寐,击鼓变阴阳。

  帐外悬秋月,门前下晓霜。

  惊心无别事,早起赴操场。

  从诗词的字里行间可以想象出军旅生活的严酷与艰辛和一个智勇双全、勤奋敬业、治军有方的将领形象。

  千余首“巢湖”诗词创文学佳话

  合肥风光旖旎,美景万千,但哪一处景致最受文人墨客的青睐呢?据统计,自古以来描写巢湖的诗词最多,达千余首。2015年出版的《合肥通史》专题研究丛书之一《巢湖诗话》中,就整理收录了近千首有关巢湖的诗词。

  远古无名氏曾作《涂山之歌》:

  绥绥白狐,九尾庞庞。

  我家嘉夷,来宾为王。

  成家成室,我造彼昌。

  天人之际,于兹则行。

  “涂山”的位置古今说法不下二十处,安徽巢湖为其中之一。此歌为涂山人对渴望成婚成家的夏禹所唱的“南音”。夏禹奉命治水而耽误成家,为使家族有后而思虑娶妻。一日遇白色九尾狐,认为是吉祥的征兆,告于涂山人,被认为是天意的传达,遂与治水期间相识相知相爱的涂山女儿偃攸成婚,并获得涂山人的共同祝愿。此歌可能是夏禹、偃攸婚礼时的群体贺歌。此歌反映了巢湖文化的历史悠远。

  唐代诗人杜荀鹤曾作《秋日湖外书事》:

  十五年来笔砚功,只今犹在苦贫中。

  三秋客路湖光外,万里乡关楚邑东。

  鸟径杖藜山醫雨,猿林欹枕树摇风。

  朱门处处若相似,此命到头通不通。

  秋日巢湖风光撩人,契合作者心境,两者产生共情。作者在巢湖岸边,望湖抒情,感叹人生。

  杜荀鹤还曾作《过巢湖》,以巢湖湖水澄平讽世况时风,“以湖为镜映世态,以水为剂涤人心”:

  世人贪利复贪荣,来到湖边始至诚。

  男子登舟与登陆,把心何不一般平。

  北宋欧阳修于滁州知州任上时游览巢湖,作《仙人洞看花》:

  学书学剑未封侯,欲觅仙人作浪游。

  野鹤倦飞为伴侣,岩花含笑足勾留。

  饶他世态云千变,淡我尘心茶半瓯。

  此是巢南招隐地,劳劳谁见一官休。

  仙人洞在巢湖市银屏镇南银屏山上,《巢湖地区简志》记:“洞高约20米,宽30米,纵深200余米。洞内曲折幽深,蔚然奇观。仙人洞上方为悬崖峭壁高有百米,临空欲倾,形极险峻。”

  南宋诗人陆游的诗词多表现民族意识,以豪放悲壮为主调,但也不乏如《巢山》这样描写自然景物,以闲适恬和为情调的佳作。《巢山二首》云:

  一

  巢山避世纷,身隐万重云。

  半谷传樵响,中林过鹿群。

  虫锼叶成篆,风蹙水生纹。

  不踏溪桥路,仙凡自此分。

  二

  短发巢山客,人知姓字谁?

  穿林双不借,取水一军持。

  渴鹿群窥涧,惊猿独枭枝。

  何曾蓄笔砚,景物自成诗。

  此二诗应该为陆游九年川陕生活后(淳熙五年)东归经巢山而作,细腻笔法,语言豪迈,描绘了巢山的优美风光,讴歌了祖国的壮丽山河。

  李鸿章衣锦还乡之后,曾作《湖上七绝》:

  巢湖好比砚中波,手把孤山当墨磨。

  姥山塔如羊毫笔,够写青天八行书。

  李鸿章对中庙、姥山有过设计与建设,此诗应为文峰塔续建后,登舟泛湖时的即兴之作,诗中透露出作者心情舒展,浪漫且不乏豪放与傲物。(合肥晚报)

  

来源:合肥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王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