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感动]乡村医生赵世强:守护乡邻健康
发表时间:2011-04-08   来源:人民日报

  【阅读提示】

  他曾有机会调离乡村医生的岗位,但他放弃了。他收入微薄,但为患者排忧解难从不计个人得失。他叫赵世强,扎根农村40多年,是湖北省枣阳市王城镇董楼村的乡村医生。

  面对现成的“铁饭碗”,他放手不接;面对他人羡慕的“村官帽”,他再次婉拒。他只想做一名乡村医生,一心一意救死扶伤。湖北省枣阳市王城镇董楼村乡村医生赵世强(上图。资料照片),扎根农村40多年,救治村民数万人次,妙手丹心服务乡邻,赢得百姓一片赞誉。

  不为钱不为官,只想学医治病

  为了守护百姓的健康,他放弃了“铁饭碗”,也不愿当村官

  赵世强18岁时就成了村里的“赤脚医生”。

  赵世强本可进粮食系统工作,可看到村里缺医少药,治病难、求医难,他毅然放弃“铁饭碗”,立志学医,决心做一名乡村医生。

  后来赵世强遇到一次当村官的机会,又主动放弃了。“村支书是群众致富的领头人,医生是百姓健康的守护神,都很重要。我更愿意当医生,让百姓有健康的身体,去发家致富。”那时,当着上级领导的面,赵世强坦诚地说出这番话。他毅然放弃村支部书记的职位,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乡医工作。他说,这可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为不辜负群众的信赖,赵世强勤奋钻研医学书籍,先后学习掌握了《中医学概论》、《医学三字经》等,并多次参加卫生部门组织的培训学习。农村地广人多,疑难杂症也多,治同样的病往往要花费更多的心血和精力,需要更多的耐心。赵世强努力钻研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辨证施治。经过多年临床实践,他运用滋阴补肾、活血通络的方法治疗腰椎病、颈椎病,以及脑血栓等,取得较好疗效。

  不为名不为利,只为救死扶伤

  他自己过得并不宽裕,可为患者排忧解难时,他从不计个人得失

  多年来,赵世强从医水平不断提高,深得群众信赖。更令人敬佩的是他对百姓的一片热忱。

  一年盛夏,村民李德运的儿子李长发在堰塘洗澡,不幸溺水。得知消息后,赵世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已检查不到李长发的生命体征。赵世强当机立断,立即给孩子注射强心针,并实施人工呼吸和胸外按压等急救措施。由于抢救及时,孩子终于苏醒,李德运喜极而泣,紧紧握住赵世强的手说:“你是我儿子的再生父母,我们全家一辈子感谢你的恩情。”如今李长发已成家立业,每次返乡,总要专程去看望赵世强。

  作为普通的乡村医生,赵世强收入微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可为患者排忧解难时,他从不计个人得失。罗汉村九组村民景高启孤单一人,年纪大了还患有肺癌,家境十分窘迫。赵世强深知他的难处,一边琢磨合适的治疗方案,一边替他算经济账,免费为他采草药,义务煎熬,一年减免医药费用近千元。

  董楼村三组村民吴道培也是一个困难户,患有脑瘤,妻子也有病,看病的开销成为全家沉重的负担。面对急需救助的乡邻,赵世强伸出援助之手,免除他家看病的治疗费,用药全部减半收费。多年来,赵世强治病救人、扶贫济困的义举在当地传为美谈。

  不怕苦不怕累,只为村民健康

  “为家乡出点力、为村民办点事是我最大的心愿”

  在农村,由于不少人轻防重治,预防意识淡薄,卫生防疫工作的难度相当大。为此,赵世强想了许多办法。他主动联系并争取村委会的支持,加大防疫的宣传力度,对群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苦口婆心地唤起人们对防疫的关注。

  2003年非典肆虐,董楼村在外务工人员陆续返乡,给村里带来了疫情隐患,也给防治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困难。在上级卫生部门安排和部署下,赵世强承担了全村1000人的防治任务,背着出诊箱,进村入户,宣传非典防治知识。他对返乡民工耐心细致地询问,收集流行病学资料,给每个返乡民工测量体温,建立档案,做到严防死守,不遗漏一人。

  2006年董楼村卫生室被定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村卫生室,赵世强又积极参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工作,帮助筹集合作医疗资金,为参合农民提供热情服务。原董楼村卫生室房屋面积小、环境条件差,路也不好走,村民就医不便。2006年,赵世强自筹资金租用临街房屋,并养花种草,改善村卫生室的就医环境,还在卫生室设置了诊室、治疗室,添置了药架、药柜、高压消毒锅等设备,专门设立了档案柜。在枣阳市卫生局组织的村级医疗卫生机构考核中,董楼村卫生室所查项目全都达到湖北省卫生厅制订的村卫生室设置要求。

  作为一名年龄较大的乡村医生,赵世强深知医学知识更新较快,必须不断更新知识结构,丰富技能储备。他订阅了十几种医学方面的报刊,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他那旧书架上的医学书刊。有机会出差或培训学习时,他必到新华书店走一走,购买或看看最新的医学类图书。

  懂政策、善管理、技术精的赵世强,把董楼村卫生室办得像模像样,深得群众好评。赵世强说:“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为家乡出点力、为村民办点事是我最大的心愿。”而面对民营医院的高薪聘请,他总是婉拒,“大医院招人容易,缺我一个无所谓。村里缺医生,不允许我有其他的选择”。

责任编辑:王德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