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乡村教师]王明玉:情寄桃李深山中
发表时间:2011-07-23   来源:光明日报

——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南县驼腰子镇夹信子教学点教师王明玉

资料图片

  王明玉是一名普通的党员。从开始当教师的第一天起,他就下定决心,要在自己所钟爱的教育岗位上用心耕耘,无私奉献,无愧于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以此来报答党和人民的培养之恩。

  看着孩子们天真的小脸,他选择了留下

  夹信子村坐落在佳木斯市桦南县驼腰子镇东北部,仅有两条蜿蜒崎岖的山路与外界相连。全屯53户人家,王明玉是夹信子教学点唯一的一名教师。30多年来,尽管办学条件差,王明玉从来也没有离开过。

  冬天炉子怎么烧,屋里也不热乎,很多孩子的手脚都冻坏了。王明玉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就把自己家的柈子背来,把教室尽量烧得暖和一些。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他一干就是17年,也因此患上了关节炎。一直到1996年新校舍建成,办学条件才得到了改善。条件虽然艰苦,但他工作却充满激情。王明玉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有一次流行感冒,两个班的17名孩子有14个病倒,他也被传染了,高烧39度多,但打了一个点滴后他又坚持来到学校。因为只有和孩子们在一起,心里才能安静、踏实。

  1989年,中心校要调他去担任六年级班主任,学生知道后,就围住王老师,拉着他的手哭着说:“老师,你真的要走吗?真的不教我们了吗?那我们谁来教啊?”看着孩子们一张张天真的小脸,在去留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这一干就是30多年。

  他用大工作量的努力换来学生们的好成绩

  30多年来,王明玉始终从事复式班的教学工作,除了教语文、数学外,还要教品社、科学、体育等科,少则七、八本书,多时十几本,工作量很大。

  在2005至2006年度,他还教了一年的一、五、六三组复式。这可比两组复式累多了。一天下来,头昏脑胀,再加上他血压偏高和轻微脑动脉硬化,嘴里起泡,牙也痛。家人关切地问:“能行吗?”他只能自己劝自己:“不就一年吗?咬咬牙就过去了。”为了完成教学任务,他早晨六点半、中午十二点半到校开始辅导。给这个年级上完数学,又给另一个年级上语文。学生家长看到他这么辛苦,就打趣地说:“你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了。”的确,他太累了!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往床上一躺身子像散了架似的。妻子看了后心痛地说:“你这是在玩命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一个是五年级,一个面临毕业,他要让每个学生都能圆满地完成学业,不能让一个孩子在他这里掉队。

  值得欣慰的是,期末统考五年级名列全镇第一,六年级第二,一年级成绩中等。

  2006年,国家教委要求农村小学三年级以上的班级开设英语课,这可难坏了对英语一窍不通的王明玉。但是为了孩子们,年近半百的他自掏腰包购买书籍、复读机和英语磁带在家自学,实在有不会的英语题,他就攒在一起等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寒暑假回家后请教他们。就这样,他所有的休息时间全部用在学习英语上,终于保证了夹信子村教学点的英语课得以顺利开课。

  他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关怀每一个学生

  王明玉老师爱校如家。夏天学校漏雨了,他就找来梯子上房把瓦补上;冬天风大,他就从家里拿来塑料布把窗户钉上;墙黑了他就利用假日自己刷一刷……

  对待学生,他更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关怀着他们。

  郭殿堂同学因父母离异,住在姑姑家。一天下午,他没来上学,王老师经过询问,才知道他可能回三里外的奶奶家了。放学后,王老师在奶奶家找到了他,拉着他的小手关切地问:“你怎么不上学呀?”孩子说:“我想妈妈了。”老师没有责备他,倒觉得自己给孩子的关爱太少了。在崎岖的山路上,王老师背着小殿堂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夜色把他送回到姑姑家。

  马壮是四年级的时候转来的,他爸爸说:“这个孩子算完了,班级20个学生,成绩倒数第一。”王老师通过观察和谈心,发现马壮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只是贪玩,不用功。他就经常找马壮谈话,抽时间给他补课。马壮的复读机坏了,王老师就把自己的借给他听。渐渐地,马壮的态度转变了,学习也努力了,成绩迅速得到提高,毕业时以优异的成绩升入中学。这年教师节前夕,王老师在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只崭新的钢笔,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尊敬的王老师,祝您节日快乐!”尽管没有署名,王老师一看笔迹就知道是马壮送的。这不仅仅是一支钢笔,这可是孩子一片真诚的心啊!

  30多年来,夹信子教学点所考出的学生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出类拔萃的。在毕业的学生中有17人先后跨入大学校门。(记者 朱伟光 特约记者 朱伟华)

责任编辑:贾五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