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献县"桥痴"秦植恒:一生守护单桥 身患癌症依坚守
发表时间:2011-05-16   来源:燕赵都市报

  献县单桥历经360多年风雨,依然沧桑健美。从小就生活在单桥边上的老人秦植恒,在半个多世纪里,不图名、不图利,义务守护着单桥,就像守护着自己的孩子。老人在世时,每天都会去桥上转转,桥上一丁点儿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2006年11月 24日,听说桥上一件石雕———“石老婆儿”丢失后,老人抱病在床郁郁而终。临终时,老人仍旧不忘被盗的“石老婆儿”,还要求家人背着他去找。就这样,在对单桥的眷恋和呼唤中,秦植恒老人永远地离开了……

  急中生智让石桥逃过一劫

  2006年3月,献县单桥被国务院批准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单桥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人们来到单桥,除了被单桥本身的壮美所震撼外,还会被一位默默守护单桥半个世纪的老人的故事所感动。

  单桥旁的村民们说,没有老秦,单桥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样子;没有老秦,就没有单桥的今天。村民们所说的老秦就是秦植恒。

  秦植恒从小在单桥边长大,对单桥有着深厚的感情,他几十年如一日尽心竭力守护着单桥。为了单桥,他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心血。

  老秦的儿子秦满囤回忆说,父亲在世时,每天都会去桥上转一转,数不清桥上留下了他多少身影,桥上一丁点儿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文革”期间,老秦听说有人要把石桥的栏板当作“四旧”推入河中,他焦急万分,后来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办法。当时身为村大队干部的他,连夜组织了几个人给石桥涂上泥巴,再涂满白灰,然后写上毛主席语录。第二天,推栏板的人来到桥上,看到写满语录的栏板,无法下手,这座古老的石桥逃过一劫得以完整保留。

  从上世纪80年代起,老秦就搬到桥头的小屋里住了,日夜守护着石桥。除了吃饭,他终日在石桥旁守护,惟恐石桥遭到破坏,小孩子在桥墩上乱涂乱画也不允许。“为了保护石桥,父亲的手、脚、鼻子每年冬天都被冻坏。一开始,村里人并不理解父亲的行为,慢慢地,人们开始理解父亲、尊重父亲,也看到了单桥的价值所在。”秦满囤说。

  随着对石桥的重视,老秦也于2000年正式成为献县文保所的文物保管员,每月有50元的工资。老秦的女儿秦满英说:“他不计较给钱多少,看护石桥已经成了他的精神寄托。为了便于与外界联系,父亲在自己的小屋内安装电话。为了吸引游客来单桥参观,他自己买彩旗,一直插到106国道的公路上。为了保持单桥的清洁,他还经常雇人到桥下除草、清理垃圾。每每有人来单桥参观,他就义务当起导游……”

  老秦对单桥的感情别人无法理解,他经常像打扮自己闺女一样装饰石桥。为了把单桥装点得更漂亮,他还买来盆花精心地摆放在石桥旁。只要对保护单桥、宣传单桥有好处,老秦从不计较任何成本。他倾其所能,用他最朴素、最真挚的爱守护着单桥。

  身患癌症依然坚持守护单桥

  半个世纪以来,秦植恒用心守护着单桥,他的行为也赢得了社会的认可和尊重。2001年,秦植恒被授予“县长特别奖”;2002年和2003年两度被评为“沧州市新闻人物”;2005年,还被沧州市委宣传部评为“优秀农村宣传员”;2006年,被县政府授予“优秀文物保护员”。

  2006年9月,秦植恒感冒十多天也不见好转,还总觉着浑身没劲,儿女们都劝父亲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开始时,老秦说什么也不去,还每天坚持去看护单桥。看他总不见好,儿女们强带着他去当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情况不太好,建议再去大医院检查。第二天,儿女们又带着老秦来到沧州市中心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肺癌。

  秦满英哽咽着说,患病初期,父亲仍念念不忘守护单桥,他一有时间就拿马扎到桥上坐一会儿。“我家离单桥不太远,也就几十米的距离。记得一天上午,父亲刚在村上诊所输完液就非要到桥上去转转。我不放心,就来到桥上让父亲回家休息,我接连叫了三次,他都没有回来。他说,他就想在桥上多呆会儿。”秦满英说,最终她也没有拗过父亲。“刚开始,他到村上诊所输液,之后到桥上去转。后来,他干脆把大夫喊到桥头的小屋里去给他输液。他说,这样做两不耽误,既不耽误输液,又不耽误看护单桥。”

  患病后,秦植恒的心思一刻也没离开过单桥。历经360余年,单桥已有一些破损,他除了守护好现在的石桥,还经常到附近的村子寻找散落在四处的单桥上的石雕等。秦满英说,父亲只要感觉身体稍微好些,就会骑上车子到附近的村庄挨家挨户走访,看谁家有以前从单桥上捡回来的石头。

  秦满囤说,父亲病情越来越重,但仍坚持到石桥上去转一转,家里人对此也无可奈何。几十米的路,老人拄着拐杖歇息多次才能走到那里,村里人见了都劝他回家休息。外人哪里懂得老人的心思呀,他对单桥的感情太深了。

1,2
责任编辑:李 树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