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百炼终成钢——追记抗洪救灾烈士段磊
发表时间:2011-05-05   来源:人民日报

——追记武警青海省西宁支队抗震、抗洪救灾烈士段磊

  4月14日,青海玉树地震一周年。雪山下,人们为遇难同胞和抗震救灾烈士默哀,“段磊,段磊——”藏族阿妈央吉拉毛对年轻烈士的声声祈祷,令人潸然泪下。

  原来,这个在抗震、抗洪救灾中如钢铁一般坚强的战士,来不及重游玉树新家园,来不及听完新春鞭炮声,就燃尽生命火花,在今年大年初四永别了亲人和战友。

  人们记忆犹新。2月12日,西宁天还没有大亮,共和北路、东梢门、八一路等通往殡仪馆的主要路段,挤满了送别段磊的车辆和人流:有让儿子搀扶,千里迢迢从玉树赶来的藏族老人,有买站票挤了10多个小时火车,从格尔木赶来的群众代表,有从祖国各地赶来的退伍老兵……

  段磊,生前是武警青海省西宁支队卫生员。带着对年轻生命的敬仰,我们走进警营、牧区、雪山,聆听他感人肺腑的故事。

  在玉树他累病交加,却说——

  “药用在灾区群众身上是救命,还是留给他们”

  2010年4月14日,玉树发生里氏7.1级强烈地震。20分钟后,武警西宁支队接到抗震救灾命令。一名小个子战士,急切地冲向了运兵车,他就是段磊。

  16日凌晨,颠簸800多公里后,西宁支队官兵抵达玉树。看到满目疮痍的结古镇和哭天喊地的受灾群众,段磊心急如焚。车子刚一停稳,他就跳下车,和战友们一道支起帐篷,开设临时医疗救治点,借助手电筒的光亮,为受伤群众清创、包扎、打针、拿药……那一夜,他救治了20多名受伤群众。

  翌日清晨,扎西科村一残垣断壁处,战士们依稀听到瓦砾下传出呼救声。“有人!”说完,段磊和战友们在废墟上挖起来。忽然,一枚木板钉子,刺中了段磊左脚,他一抬脚,木板也跟着抬了起来。段磊咬了咬牙,忍住疼痛,猛一使劲,顺势从脚底拔出了带着木板的钉子。

  两个小时后,他们从瓦砾中刨出一个人。段磊发现,这位被埋50多个小时的藏族阿妈生命体征正常,仅腿部被倒塌的横梁压伤,鲜血直流。段磊立刻给老阿妈包扎伤口。

  一天,一名战友被流浪狗咬伤。段磊的心咯噔一下,原来,支队药品库已经没有狂犬疫苗了。如果24小时内不给战友注射疫苗,后果不堪设想。段磊和两名战友来到玉树州防疫站。此刻的防疫站库房的窗户被挤变了形,几根断梁支撑起的狭小通道向里延伸。同行的战友正要往里钻,被段磊一把拉住了:“我个子小,我上。”说完,段磊顺着狭小的通道爬了进去。这时,他的膝盖被碎石扎得钻心疼,衣服被钢筋刮成两半。他爬进半坍塌的库房找到疫苗,及时为这名战士注射。

  18日凌晨,一名老人头部受伤被送进医疗帐篷。卫生队队长王顺喜要马上进行手术,已连续奋战20多个小时的段磊,一手拉着帐篷内因余震不停晃动的电灯,一手使劲摁住摇摆的医疗床,协助队长实施救治。当伤员脱离危险时,段磊却瘫倒在地上。战友们心疼地把他抬上床,逼他休息。他再三叮嘱战友:“夜里我要为受伤的群众巡诊,一个小时后,你们一定要叫醒我!”

  每次巡诊,段磊总会悄悄地将御寒大衣盖在受伤群众身上。高原刺骨的寒风,使段磊患上了高原最忌讳的感冒,发起了高烧。王顺喜见他浑身冒着虚汗,脸色蜡黄,就拿出几粒阿莫西林,塞到他手中,他却摆摆手说:“药用在灾区群众身上是救命,还是留给他们!”

  除了巡诊,段磊不停地往返于机场与帐篷医疗救治点之间,转送重症伤员。每天,他还要穿上密不透气的防护服,背上重达50多斤的喷雾器,不停地为受灾群众临时安置点、部队宿营地消毒。

  就这样,十几天下来,段磊瘦了好多,加上感冒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炎症诱发了急性肾炎。玉树抗震救灾结束后,段磊回到西宁,因眼睛和腿部出现浮肿,住进了总队医院。

1,2
责任编辑:张青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