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视点)“为民老头”的最后牵挂
发表时间:2012-03-28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合肥3月28日电(新华社记者徐海涛)“医生检查过了,说我的眼角膜还能用,一片角膜能复明3个人,我死了能复明6个人呢!”27日,安徽太和县老人苗为民在病床上感到欣慰。对这位身患胆囊癌晚期的78岁老党员来说,把遗体器官留给需要的人,把老家祖宅捐出来给孩子们当图书室,是生命终点的最后牵挂。
    在太和县,“苗老头”的名气很大。原本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却偏要放弃京城的工作回乡教书。改革开放之初,法律人才奇缺,县委连下四次调令,才“迫使”他离开学校进入政法部门。
    在新的岗位上,苗为民成为恢复律师制度后安徽省考取律师资格证的第一人。1994年从县政法委副书记岗位上退休时,他拿着自己的律师证得意地说:“有了这个,我可以继续自己的事业!”
    “老百姓打官司难呀,一是不懂法,二是有时会遇到特殊障碍。”退休后的苗为民来到太和县炎黄律师事务所,当了一名执业律师。2008年8月的一天,苏志卿慕名来找“苗老头”求助。3年前,他承包了城郊某村的44亩银杏园,没想到辛辛苦苦干了两年多,村里却要强行收回作开发,30年的承包合同成了废纸,两年多的投入打了水漂。
    “我是走投无路了来找他,没想到老头这么认真,这么负责。”苏志卿告诉记者,自己只来找过苗为民一次,两个月后就拿到了村里的补偿款2.8万元。“后来才知道,中间老头为了我的事到村里和相关部门协调过多次。”事后,苗为民考虑到苏志卿的经济困难,只象征性收取了一点费用。“他是真心为民办事啊!”
    “为人民服务”是苗为民一生的追求,28岁回到家乡后,他干脆将自己的名字从“苗弼廷”改为“苗为民”。
    2011年春节前,因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在太和县一工地打工的王清良等3人拿不到工钱,后来连老板都找不到了。接到求助,苗为民立即通过相关部门联系上了工地老板。第二天,3名农民工就拿到了一半工钱1.5万元,老板还立下字据,承诺春节后支付余下的工钱。
    炎黄律师事务所主任徐立前说:“大家都直接喊他‘老头’,后来连当事人也这样喊,显得亲切。”他认为“老头”有两点特别了不起:“第一是18年接办了200多件案子,做到了‘零投诉’。第二是为了照顾弱势群体,不仅从不收法律咨询费,很多时候连差旅费、材料费、通信费都全免。”
    在“苗老头”的带动下,炎黄律师事务所多年来为群众免费提供法律咨询,经常送法下乡,该所已成为太和县党员创先争优工作中的一面旗帜。
    2011年9月,苗为民病倒了,10月被确诊为胆囊癌并已进入晚期。“每个人都会呜呼,但我不会哀哉。”“老头”说自己学了几十年辩证唯物主义,对生死看得很淡,但“入党时我立誓为人民服务70年,现在才工作了58年,心中有愧。”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老头”躺在病床上辗转难眠。“后来我想就把遗体和器官捐出去吧,但又担心有没有价值。”经咨询医生说眼角膜还能用,苗为民非常高兴,“一下子就睡踏实了。”
    今年3月初,在小儿子的陪伴下,苗为民回到了家乡太和县二郎乡。“我想再看家乡最后一眼,见我病成这个样子,很多乡亲都哭了,我也哭了。”回来后,苗为民产生了一个想法,要把自己老家的一处祖宅捐出来,给孩子们当图书阅览室。
    “我爱教育,能给农村的孩子们创造一个看书的地方,很高兴。”病榻上的“老头”说话已很艰难,但提起这辈子教过的七八千名学生,他眼中又亮了一下,“他们能成为有用之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
    苗为民的小儿子苗勇说,大家对“老头”最后的心愿都很支持,家里已经拿出5000元准备给图书室买书,律师事务所和司法局很多同志也自愿捐款捐书。“作为父亲,他留给子女的财产很少,我们继承的是精神财富。”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梁艳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