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良八老”记
发表时间:2012-05-18   来源:云南日报

  质数从数学概念上来说指在一个大于1的自然数中,除了1和此整数自身外,没法被其他自然数整除的数。

  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可借用质数这一概念,因为生命本身的价值既无法被整除也无法用准确的数字来衡量。

  人生无法回避数字,数字贯穿整个人生。

  有这样一组数据,83、83、81、77、77、72、74、72。

  这数字如果是人的年龄,那显然都是垂垂老迈之人。

  如果用31年、7400亩、13.6万亩去与他们年龄对照的话,每一个人面对这种对照一定会肃然起敬,也会惭愧自身的庸碌与狭隘。

  这是一群默默无闻的普通劳动者,但同时也是一群为世人谋福祉,为后人作贡献甘愿充当社会基石的人。

  中华民族正是有这样的基石,我们才可以登高望远。

  信念坚于岩石  石头也开花

  陆良县龙海乡是全省65个典型石漠化地区之一,石漠化是“石质荒漠化”的简称,是在喀斯特脆弱生态环境下一种特殊的地貌,主要表现为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土地生产能力衰退或丧失, 岩石逐渐裸露的地表呈现类似荒漠的景象。

  在当地人的记忆中,龙海乡只有嶙峋怪石与贫瘠土壤,这里既没有海,也缺少水,大概叫龙海是本地人出于对水的渴求与希望。

  当地生存条件之艰难,可从路边的土地上看出,分布在山腰间的土地基本上没有规整的,大多数土地都被喀斯特地貌冒出地表的石头切分得七零八落,什么形状的地块都有,有些一块地还不过2到3个平方,最小的土地只不过碗口大,收割庄稼时还不够一镰刀。

  贫瘠的土地,民众生存之艰难不难想象,但当地人倒是挺乐观。很少听见抱怨声,都说农村人苦惯了,住惯的山坡不嫌陡,祖祖辈辈都在这片土地上刨食,只要老天能赏口饭吃,还能搬到哪里去。

  30多年前,花木山林场所在的山区被当地村民唤作“石渣子”、“光头山”。 现在年纪在40岁以上的人都记得小时候在这片地方走路是不敢抬头的,风沙大得让人睁不开眼。因为没有树挡着,山风在山沟里呼啸着,呜呜作响,卷起漫天的风沙,包谷扬不起花、结不了穗。

  面对大自然的灾害,村民毫无办法,庄稼被风吹倒,围墙被泥石流冲垮,没有哀叹,擦干眼泪,又开始周而复始的劳作,只希望来年老天能多多照看这片土地上的生灵,能风调雨顺,庄稼丰收。

  树搭棚村的王小苗那时正值壮年,枪打得准,无论是手枪还是冲锋枪,随便瞄瞄,扣动扳机,好像子弹长着眼睛,直接命中目标。有这特殊本领,人又踏实,王小苗被选为民兵营长。

  作为民兵营长的王小苗,当时有种神圣感,时常想着保卫祖国、保卫家乡,可让王小苗苦恼的是,自己连庄稼也保卫不了。大风一过,或者下暴雨,地里的庄稼总不能幸免,常常在今天还长得好好的庄稼,第二天早上却东倒西歪躺了一地,这一折腾基本上当年也就没有了收成,也就意味着全家老小可能要饿肚子了。

  这里的天气说变就变,明明是晴好的天气,却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冰雹,王小苗家刚可以采摘的烟叶被冰雹打得千疮百孔,一年的辛劳瞬间化为泡影,他的哥嫂都哭。他还劝哥嫂不要哭,但自己也忍不住背过身去偷偷抹眼泪。

  多年后,这个手握钢枪的汉子对于这个场景总是不能忘怀。更对当地群众石缝里求生存的种种无奈有着更为深切的体会。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生产队决定尝试改造荒山,发动群众上山种树。

  1980年末,当时的大队民兵营长王小苗在带领民兵上现在的花木山一带训练打靶时,发现目光所及竟是满眼荒芜,光秃秃的山到处裸露着,风沙大得睁不开眼,四处寻找,竟然连挂靶标的一棵树也找不到。

  他深知没有树就没有希望这道理,如果不改变环境,祖祖辈辈都要受穷。自己作为民兵营长,又是共产党员,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改变这样的状况,与恶劣的自然斗上一斗。于是,他决定在这山上种树。

  王小苗最初约了王家寿,王家寿当时是治保主任。

  打靶回去当晚,王小苗“吱呀”一声推开王家寿家破旧的木门说明来意,王家寿眯缝着眼听完,把烟斗在鞋底磕磕,欣然答应,后来,王家寿又叫上王家云,王家云也很痛快:“我去,我去,党员就是要出工在前、收工在后,别人不干的我们要带头干……”。

  出于朋友、兄弟情谊,王小苗的身边渐渐聚集了王家寿、王长启、王开和、王家云、王云方、王德运、王家德等人。这几个人,在当时基本上都是领导,大多都是生产队长或副队长,在那个时代,生产队长就是“踏实、能吃苦,会盘庄稼”的代名词,队长大小都是个“领导”, 在困难面前,当“领导”就要做好表率作用。再说了,8人中有5个人是共产党员,8人唯恐大家说党员还挑三拣四,不能服众,还当什么党员?王德映说:“就怕人家说我们党员还叫苦连天,共产党员还怕苦,什么苦没有吃过!”,那是一个把荣誉和责任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年代,可不能让人对党员说三道四。

  光着脚,穿着皮草鞋(用旧轮胎皮做底的草鞋),自带包谷面洋芋的八个人扛上锄头就上山种树,8人正值壮年,凭着一腔热情,把任何困难都不放在眼中,杂木的刺、锋利的石头常常划伤腿脚,随便用布包扎下又接着干。时间长了,脚上磨出深褐色的老茧,硬得用针扎也扎不进去。

  最初开始种树,力气没有少出却并不成功,锄头下去,不小心就挖到石头,双手磨出了血泡,血泡又变成老茧,老茧又变成树皮一样的硬壳。

  在栽树中,八人逐渐摸索出了一套方法,趁着天寒下过霜雪,土地酥松时挖塘。正月抓紧时间育苗,雨水一来,旧历四到五月移栽。

  那个年代上山植树是没有什么条件的,什么都不具备,甚至连生存的最基本条件都没有,但大家还是凭着一股子热情,说干就干,扛起锄头就走。

中国文明网“爱心平台”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卢 阳
分享到: 
4.55K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好人365
头条聚焦
中国好人榜
影像馆
0911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