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基层干部]张国强:一面飘扬在重建大地上的党旗
发表时间:2013-04-23   来源:光明日报

  2013年4月14日,距离2010年玉树“4·14”大地震已经过去了3周年。记者站在初春的结古镇,看到地震的废墟已经基本清理完毕,新建的4横16纵城市主次干道把灾后建成的居民片区、学校、医院、寺院等连接起来,很多以前没有的新街道使多次到过结古镇的记者时常迷路。面对记者的迷惑,带路的玉树同志对记者说,结古镇比震前多了许多街道,这要归功于震后重建,而重建能够顺利进行,当时担任玉树县征地拆迁安置领导小组组长的张国强功不可没。一位领导同志说:“拆迁工作是天下第一难,而张国强是克服天下第一难的勇士,是飘扬在重建大地上的我们党的一面旗帜。”

  14日下午,记者见到了已经担任玉树藏族自治州政协副主席的张国强。51岁的张国强丝毫不像是人们想象中剽悍的康巴汉子,他比较瘦弱,脸色也不是太好。记者问起当时结古镇拆迁安置的情况,张国强说:“难啊,确实难!当时我是玉树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组织上让我担任征地拆迁安置领导小组组长,我就想,干这个工作,一是一定要依法拆迁,二是要人性化拆迁,三是用好团队的力量。”

  由于历史上的特殊原因,玉树没有进行过土改,再加上结古镇近年来流动人口和外来搬迁户增加很快,住户达到8000多户。土地价格飞涨,管理相对滞后,灾后恢复重建中土地和房屋权属的认定以及权益处置、补偿安置等矛盾凸显,成为拆迁征地中群众最为关注的热点和难点。

  张国强是当地的藏族人,亲戚朋友众多,征地拆迁首先要过亲戚朋友这一关。拆迁进行到张国强侄女婿的岳父家时,老人坚决不干,张国强上门做工作,被老人骂了出来,一次不行,就多次去,发动亲戚做工作,再给侄女婿“施压”,让他给岳父做工作,几经周折,老人最终同意了拆迁方案。张国强对记者说:“亲情最后还是妥协给了我的党性。”

  张国强给记者讲了一个“三迁阿杰”的事情。阿杰是张国强的老朋友,也是结古镇的老住户。上世纪90年代,因为拓展道路,阿杰从老宅子搬了一次家。过了十多年,因为州医院扩建,阿杰又需要搬迁,当时是张国强代表县里去给阿杰做工作,也是费了很大的周折,阿杰搬了第二次家。这次震后重建,又需要阿杰第三次搬迁。张国强到阿杰家时,阿杰大怒,说上次就是你张国强让我搬的家,我听你们的话已经搬了两次了,再搬也轮不到我阿杰头上,这次我绝不听你的!

  从阿杰家回来后,张国强发动了他和阿杰所有的朋友轮流去给阿杰做工作,在阿杰有所触动时,张国强又上门对阿杰说:“我俩是朋友,你一是要服从大局,二是要为我这个朋友争个气,不然我们没脸见帮助我们重建的同志们。”阿杰搬迁了,带动了一批不想搬迁的人。

  2012年拓宽结古镇黄金地段胜利路时,涉及多家宾馆。该路段的征地拆迁工作难度极大。7月16日,州、县两级政府决定依法拆除,张国强事先几次勘察现场,提防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制定出几套拆迁预案,预备好防护气垫、消防器材。做了最好的准备和最坏的打算。清晨5点30分,他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拆迁现场,依法指挥拆迁。接近中午时分,由于他长期不分昼夜地工作在一线,加之早上粒米未进,突然间体力不支,快要晕倒在地的那一刻被同事扶住并安排到附近的帐篷里。他醒来的第一句话是“拆迁进展如何?”

  夜以继日的劳累,饥饱不均的生活,使张国强患上了乙肝、丙肝,且有肝硬化的趋势。去年2月,在主治医师的呵斥下,张国强在青海省第四医院勉强住院治疗。期间,他每天心神不宁总是牵挂着拆迁进程,每天不停地问医生: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什么时候可以回到玉树?医生的责备没能拦住张国强。

  好不容易熬过了漫长的半个月,张国强出院当天就带着药物乘飞机返回了玉树。为了控制病毒滋生蔓延,每隔一星期他就得自己注射一次干扰素。恶心、呕吐、眩晕、少食等药物的副作用将这个原本160多斤重的人折磨得体重降到了120斤。同事担心他的身体屡屡劝说休息一下,但他说:“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征地拆迁的道路上!”

  记者问张国强,现在结古镇的大部分拆迁已经结束,有些被强拆的人见你是什么样?张国强很坦然地回答:“大家都是点头打个招呼,都很和气。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重建,如果不是让大家住得更好,你凭什么带人拆人家的房子?我想,以敬畏之心善待权力、以勤勉之心担当责任,不让工作出差错,不让党员、干部的形象受到损害!做到困难面前不退缩,这才是我能面对结古镇群众的动力吧。”

  玉树重建还在继续,张国强,依然奔波在结古镇重建的现场。(记者 刘 鹏)

中国文明网“爱心平台”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项丽
分享到: 
4.55K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好人365
头条聚焦
中国好人榜
影像馆
0911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