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立群:我手里拿的只是一个探头 但不希望一个孩子漏诊误诊
发表时间:2013-12-03   来源:北京日报

贾立群医生曾让无数患儿家长露出欣慰的笑容。

  第1号进来了,后面可能还有70个号

  那些忍受病痛折磨的孩子从早晨饿到现在,贾立群不忍自己去吃午饭。他一天的第二顿饭往往要等到下班以后,有时甚至要到晚上8点。

  2012年3月初的一天,贾立群走进门诊楼大厅,随后便踏上楼梯。就算电梯前没有无数患儿和家属的拥堵,他也不会去乘电梯,因为他的工作地点就在二层北侧——他是影像中心的一名医生。

  超声室外,麇集着众多的患儿和家属。北京儿童医院日均门诊量8000,暑期飙升到10000,使得年门诊量超过250万。这其中,至少有十分之一的患儿需要做B超检查。

  贾立群开门进去。迎面摆放着一些玩具,以备哄逗患儿之需。贾立群来不及穿上白大褂,先把几个写有“医用超声耦合剂”的塑料瓶摆上暖气。其时刚刚入春,天气乍暖还寒,依照国家规定,北京市仍在集中供暖。

  这是贾立群的一项发明。做过B超的人都知道,检查时要涂上冰凉的耦合剂,天冷时会让人一个激灵。成人尚且如此,孩子更会害怕,所以在寒冷时节,贾立群总是先把耦合剂用手捂热,后来为了节省时间,改为事先用暖气加温。

  8点就要到了,贾立群迅速换好白大褂。他知道,马上就要进入一个没有片刻喘息的阶段,甚至连喝水如厕的时间都没有。

  第1号进来了。后面可能还有50个号,或者70个号。

  贾立群检查得非常仔细,不过效率还是很高。回想自己刚接触B超这一新技术时,从早忙到晚也看不了几个患儿,而现在竟能达到近70例的纪录,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但有时家长却很急,不是因为孩子哭闹,也不是因为病情严重,就是源于心底的焦虑,他们总是催问:做好了吗?做好了吗?每逢此时贾立群只得无奈地笑笑:您不能着急啊。这就跟蒸馒头似的,您不能老是揭盖去看它。

  无论家长如何焦虑,贾立群依旧按部旧班,认真细致。贾立群有一个好习惯,无论医生开出的B超单要检查哪里,最后他总要在孩子身上全方位地再横扫三下,由此生发出的故事不是一两个。

  2003年初春,一名6岁男孩来到北京儿童医院,症状是说不清原因的腹痛。此前孩子已在其他医院就诊,认为问题不大,但家长放心不下,送来北京儿童医院,临床医生诊断疑似阑尾炎。

  二话不说,先上“贾立群B超”——北京儿童医院的品牌检查项目。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贾立群自然先看右下腹的阑尾。男孩是个小胖子,腹壁偏厚,贾立群找得满头是汗,还是没找到阑尾。凭经验贾立群知道,化脓的阑尾肯定没有,但是否有轻微炎症就不好说了,必须看见才敢确证。十多分钟后,贾立群到底把阑尾找着了,确信没有问题。事情本来到此为止了,但贾立群依照习惯,沿着孩子的身体习惯性地又横扫了三下——

  左侧一扫,没事;中间一扫,没事;右边一扫……当天医院行政值班的影像中心主任曾津津正好站在B超机前,她不禁“哎哟”了一声。

  ——贾立群凭借自己的良好习惯,终于发现孩子肝下的一个同心圆包块。诊断结果:肠套叠。这种病一般出现在1岁半以下的孩子身上,原因是肠管与肠管嵌套在一起,假如早期诊断及时就无需手术,但时间久了则会因肠壁血运障碍导致肠坏死,对个别患儿来说甚至可能危及生命。在贾立群做出正确判断之后,影像中心的医生用空气灌肠复位的方法成功地解决了问题。

  第20号进来了。后面可能还有30个号,或者50个号。

  时间已近正午,门外的家属变得焦躁不安,患儿更是啼哭不止。贾立群打开门,安抚那些焦急的家长:只要你们能等,午饭前我肯定给你们做完。家长自然不信——这么多人午饭前怎么可能做完?只有贾立群知道,他一定能做完——事实上这20多年来,只要是在班上,贾立群从来不吃午饭。很多患儿的B超检查需要空腹,那些忍受病痛折磨的孩子从早晨饿到现在,贾立群不忍自己去吃午饭。所以贾立群一天的第二顿饭往往要等到下班以后,有时甚至要到晚上8点。

  不管贾立群吃不吃午饭,下午的工作都要继续。长期的饮食不规律消耗着贾立群的身体,有几次他在B超单上签字时手都在颤抖。有一天上班前贾立群就感觉腹痛,疼得直不起腰来,他一手捂肚子一手拿探头把当天的检查做完。晚上到其他医院就诊时,医生很不满意:亏你也是医生,来这么晚,阑尾都穿孔坏疽了,相当危险。医生给贾立群做了急诊手术,但没过几天贾立群就回来上班了,由于尚未完全恢复,贾立群严重腹泻,一米七八的他显得异常消瘦。

中国文明网“爱心平台”
责任编辑:张慧磊
更多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好人365
头条聚焦
中国好人榜
影像馆
0911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