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从一份大学书单开始
发表时间:2017-01-01   来源:光明日报

  “我们做过一个南京大学阅读生态调查问卷,发现当代大学生的阅读越来越趋向于‘快’‘泛’‘短’‘浅’‘碎’。浏览式阅读大行其道,而沉浸式阅读日趋衰微。”谈起大学生的阅读状况,南京大学校长陈骏担忧地说,这也是《南大书目》推出的缘由。

  大学生还需要沉浸式阅读吗 

  2016年11月,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学生杨德力在图书馆借阅40本书,是该校当月本科生借阅榜上第一名。该校当月本科生人均借阅图书4.5本,其中大一学生人均借阅图书3本。非法学类借阅图书榜首是《新纪元高等政法院校系列教材·越轨社会学概论》。

  2015年度,东南大学全校纸质图书借阅量人均6.47本。借阅图书排行榜排名前20的书中,只有两本是文学作品,外加一本《建筑学教程:设计原理》,其余全是《弹性力学简明教程》等工具书。

  再从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二十几所高校同一年度的借阅统计数据来看,各校大同小异:“达人”借书多,人均读书少。借阅以工具书为主,进入借阅榜单的人文类书籍以小说为主。

  东南大学一位学生坦言:“工具类书不想自己买,就到图书馆借,人文类的书就‘剁手’买呗。”图书馆的统计不能充分说明当前学子人文类书籍阅读状况,但跨年度比较能够明显看出大学生纸质人文类图书阅读量在下降。

  东南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做过一个有趣的统计,2010年该校借阅图书榜上,人文社科类书籍有6本,包括《国富论》《安藤忠雄的作品与思想》等。而在2005年,该校借阅图书榜上排名前13的书中,只有两本不是人文社科类书籍。

  北京理工大学校长胡海岩是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他回忆自己大学时读书的方式是“泡在新华书店”,因为当时大家读书热情非常高,但学校图书馆藏书有限,很多想读的书难以借到。

  进入网络时代后,与前辈想看书只能泡书店、去图书馆不同,现在的大学生通过手机随时随地可以读书,书的选择也更多。

  胡海岩认为不能因此否定网络阅读:“阅读需要泛读与精读相结合,网络阅读能让大学生更高效地进行泛读。现在的问题主要是网络阅读挤占了过多原本用于精读的精力和时间。但对于经典名著,一定要通过精读才能品味其思想内涵。”

  “培养青年学子沉浸式阅读的习惯,训练他们批判性阅读和思考的能力变得至关重要和迫在眉睫。”陈骏说。

  那么,一份推荐书单能让大学生静下心来读经典吗?

  高校书单如何“炼成” 

  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上大学时曾根据钱穆、胡适等推荐的书单进行阅读。2014年,他和同事一起为法大学子推出了一份校长推荐书单,并且结合本科学生的成长规律和阅读特点,分8个学期向同学们推荐了40本经典书籍,每个学期5本书。“第一个学期,我推荐大一同学读《四书》《中国哲学简史》《莎士比亚四大悲剧》,通过这些阅读可以打开视野。第二个学期我推荐了《理想国》《万历十五年》。此后还有第三个学期推荐的《国史大纲》等。”黄进说,“之后我逐渐学会了根据学生在不同阶段的特点,循序渐进地推荐一些思考更深、专业性更强的书籍,比如《政府论》《社会契约论》等。”

  “教育的常识就是读书,一份书单对学生非常重要。甚至可以把书单和大学录取通知书一起发,让学生入学前就能感受到学校的文化底蕴。”陈骏说。

  耗时两年选定的《南大书目》非常“走心”,先由南京大学校内资深教授组成专家委员会,推荐出188部书,然后在全校范围由师生进行网络评议,再由专家委员会集体审定,确定出60本,形成一套上下两册共60余万字的《南大读本》,给南大学子人手一份书单和一套读本。

  在大学里,推荐阅读书单蔚然成风。陕西师范大学有《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生必读文献书目》,提供了143种参考阅读的经典名著。北京大学收集陈佳洱、陈平原等多位教授治学中认为对自己最有影响的书,汇集成教授推荐书目。学校推荐、人文通识书目、图书馆推荐乃至读者分享……古今中外各种著名书单、知名媒体年度热门书籍推荐等都在大学生中流传。

  书单是大学的必备品吗 

  大学生要阅读通识性书籍该如何去寻找,是自己邂逅一本书更好,还是通过书单指引更好?

  “每个人的人生阅历、知识结构都不尽相同,应阅读的书籍自然也不同。”胡海岩说,“阅读有精读与泛读,泛读不需要开书单,因为它主要起到拓展知识广度的作用。精读需要书单,但重点不在多,在于精。”

  胡海岩曾应《光明日报》等媒体之邀向学子荐书,也经常在与学生交流中推荐书。但是他并不认为每个大学都需要一份特别的书单。“一所大学就像一个生命体,有她的个性、气质和文化积淀,而这些往往蕴藏在大学这个生命体的深处,很难用几本书展现出来。”胡海岩说。

  陈骏和黄进则认为,大学需要一份书单,这不仅对学生有意义,而且有助于构建独具特色的校园读书文化,进而沉淀为大学的精神气质。

  “刚入校的大学生需要书单指引,这能帮助他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接触好书。”黄进说,但随着学生个人知识、阅历的沉淀,比如到了高年级或者研究生阶段,每个人就应该有自己的选择眼光和甄别能力。

  陈骏认为,每一所学校都有丰富的书籍资源,阅读一本好书的感觉非常美妙。但对于大部分学子来说,入学前他们多在为应试努力,案头堆满了教科书和习题册,并不知道怎样去选择书目。走进大学,一份精心准备的书单对他们非常重要。“一所大学要通过文化积淀培养有品位、有底蕴、有气质的读书人,这样的书单可以引导青年人在校园里读书、成长。学校培养了他们,他们也成为学校的一部分,逐渐形成一所大学特有的文化气质。”(记者 李玉兰)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 璐桐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