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读书会五年
发表时间:2014-10-20   来源:晶报

  瑞典有搞了100多年的学习圈,后院读书会才5年。在中国,少有源远流长的传承,我们信仰类似“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样的观念。这样的观念来自洞悉了宇宙奥秘的古书《易经》,它认为不变的是道理,会变的是事实。

  当初在华侨城创意园后院餐厅几棵巨大的菠萝蜜树下的起心动念,不过是三五个爱玩的人忽然想玩玩书,并无纳入任何宏大叙事的体系中的苗头。彼此都算是爱读书或者读过书的人,当然明白凡事都有独力而为的,也有合力而为的。读书是一己之事,同时也不妨是几个人之事,如果加上学问,三五素心人切磋而出火花、出成果、出了悟,古今中外都大有其例子。

  但玩或者说游戏是第一位的。因此兴趣很要紧,什么人讲什么书谈论什么话题,都要看是不是好玩,只要好玩一切都可以。当然,不好玩的人不好玩的书不好玩的话题也没有关系,终归可以带入一些好玩的方式来改变之,比如说:争议。争议是一种很重要的游戏方式,争议让一些事情变得好玩起来。

  会有人觉得把读书当作是玩或者游戏,是不是有些语涉轻佻?也有人认为读书要沐浴焚香,至少在心里要庄重其事。他们不知道即使是这样的沐浴焚香庄重其事也是一种游戏。所谓游戏,就是无目的之合目的性的一种活动。比如读书,获得知识增长才干之类,当然当然,都是对的,但也都是容易乏味的。波普尔有一句话:通过知识获得解放。这句话,我基本上认为是读书的终极目的。

  很容易发现我们头脑里面“被设置”以及“自设置”的条条框框实在是太多了。因此我们不能接受无法理解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之所以那么不容易宽容,跟大脑缺少弹性关系很大。或者说,我们的思维没有足够宽广的幅度,我们就没有能力去处理各种各样的信息。举一个例子:当你看见一群男男女女穿着泳装包括比基尼,乘着帆船,到蓝天碧海之中去读书时,如果你不是拈花一笑,而是义愤填膺,斥责大逆不道,那说明你的藩篱尚多,离解放尚有比较长的一段距离。读书如果不能拆除藩篱,那一定是读错了。

  回顾五年发现,后院读书会帮助一些人创造了闲暇。不是休息,不是工作,而是闲暇。大脑在运思,我们静观默察,省思一个人在地球上存在的状态,灵魂醒觉,从各种形形色色的限宥中挣脱,体会生命的美意,这就是闲暇——很多人不知道不理解很反感要拒绝的东西。

  瑞典有搞了100多年的学习圈,后院读书会才5年。在中国,开始一件事情固然不容易,坚持一件事情尤其难。有时会有人突发奇想说希望后院读书会将来是百年老店。我们参加后院读书会的百岁生日趴是不可能的。但后院读书会继续100年是有可能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也是一起塑造一个承载着我们情感的“记忆的共同体”。(王绍培)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