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那个谜
发表时间:2016-04-25 来源:中国艺术报
分享到: 
4.55K

  奶奶三十多年前去了村后山上,始终藏着一个解不开的谜。五十岁以上的人都记得对她的称呼——“秀秀嫂”,抑或“秀秀奶奶”。今年清明节前夕,我又来到她老人家的坟前点烛烧香,磕响头祭拜。

  奶奶出生在信丰县安西镇樟山垇,这个小得可怜的村庄,却是一个交通要地,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它又像个小圩镇,老俵们的住房兼商铺,村里人亦农亦商。奶奶在一户小商家的姐妹中排行老大,十九岁时才嫁给附近一个村子吴姓人家做了媳妇,生下了一个女儿,可是不久她的男人便被抓了壮丁杳无音讯,三十岁的她带着十岁的女儿来到了我家,便成了我奶奶。

  我老家村子叫亁窝,因村建山窝,屋门朝东,按占卜术属“乾”方,故名乾窝。过去全村三十余户殷姓人家都住在客家围屋里。我的二姑出生那年,屋背后的桐梓岗上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好多村民一窝蜂跑开躲起来了,奶奶却留在村子里。山岗上下来两个兵估佬,奶奶给了他们两钵头米饭,兵给了奶奶两个大花边(银元)。过后,奶奶又煮两大桶饭送到屋背后的山上去,战壕里硝烟弥漫,奶奶把饭放下回去了,待第二天再送去粉干、米馃,山上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一片狼藉,战壕里有十几具士兵的尸体……奶奶找了本屋场的几个男人把那十几具尸首就地掩埋了。我从县里的党史资料上查到,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八日,中央红军渡过于都河,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他们在信丰新田、古陂、安西一带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在新田百石、古陂圩和安西桐梓岗与国民党粤军守敌打了几场恶战……

  奶奶迷信,每月初一、十五一大早起来,少不了烧香、端斋饭。她见佛烧香,逢神必拜,附近的庙、土地她都拜,非常虔诚。在她眼里万物皆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许是她的人生信条。她常常嘱咐我们要多做善事,善待万物。奶奶在村里的威望很高,村里人尊敬她,因她是村子里的和事佬、调解员,哪里谁家夫妻两口子吵架,或邻居产生纠纷,自然就可以看到她出现在哪里。她劝说小两口吵架“天上下雨地下留,夫妻吵架不记仇”;她调解邻里吵架“乡里乡亲一家人,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的老脸上,你们停摆和了吧!”

  奶奶还是村里的神医,村里男女老少得了病,第一时间找她,连我们都不知道她哪来的祖传秘方,就像电视剧中的神医喜来乐,手到病除。大人头痛感冒,全身乏力,奶奶用半碗茶油,拿一把汤匙给人刮标麻(痧),刮得病人一身一道道的红印,两天后病人好了。邻居猫佑家五岁的儿子得了一种怪病,常常好好的突然倒地两眼翻,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省人事。奶奶过去用缝衣针在小孩身上扎了几针,一会儿孩子便活蹦乱跳了。我印象最深的一回是本村的牛狜两口子打架,他老婆冬秀气不过,拿了一瓶农药一口喝了下去,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牛狜站在边上吓得打抖,邻居赶快叫来奶奶,奶奶拿了一种叫藤茶的草药叫人烧开水熬汤,几个人把冬秀抬在板凳上,撬开她的嘴,灌了一大碗药进去,她马上呕吐,然后苏醒过来了。牛狜包了个大红包对奶奶千恩万谢。当然,奶奶不会收,牛牯煮了两个酒酿蛋答谢奶奶。

  每年的端午节前后,奶奶像神农尝百草一样,带我们去山上采一些草药回来,晒干后装进竹篮,挂在屋梁上瓦檐下。比如有治小儿痢疾的鱼腥草、治感冒的金银花和百花蛇舌草、清凉解毒的车前草、治小孩脓疮的大漂沙、止血消炎的金狗毛、治跌打损伤的田七、治耳鸣的风车、祛风湿的生根藤……奶奶常把一窝出生不久,还未长毛的小老鼠,用生石灰加桐油一起捣烂后,做成苹果状,晒干后制成一种“老鼠药”,专治刀伤止血,消炎效果很好。屋场里谁砍伤了手脚,都到我家来拿,家里就像开了个中药铺。

  小时候,农村生活条件差,卫生条件更差,小孩子伤风感冒,大人们总是拿一盒万金油去对付,头痛发热擦额头、人中、太阳穴;肚痛则擦肚脐眼,哪痛擦哪。哪家的小孩不吃饭,面黄肌瘦得了疳,父母就请奶奶去扎针。大人们按住小孩,奶奶拿根细针,抓住小孩的手心,使劲地挑,挖得小孩双手血淋淋,然后敷上生姜,虽然小孩疼得鬼哭狼嚎,场面惨不忍睹,但起到了“长疼不如短疼”的效果。某家小孩得了腮帮发炎,头发热脸颊红肿,奶奶则找来墨汁叫会写字的人在小孩的脸上写一个“虎”字,再画一个圈。若男孩子的小鸡鸡红肿,奶奶抓来一只老鸭婆,用鸭嘴啄几下……所以,村里的小孩子最怕奶奶,也最离不开奶奶。

  奶奶还有个治病秘方:用黄泥巴水敷被黄蜂蜇了;抓一把喂猪的澡泥敷狗咬的伤口;木樟树皮、蜘蛛包、口袋沫、烟卷敷上止刀伤。山上一种叫金狗毛的草药,它像黄狗身上的毛,堵在伤口上止血、愈合快。那个时代的人,除了小孩偶尔打几次预防针之外,治病根本不打针,也不打“破伤风”针。我奶奶活到八十三岁,无疾而逝,走得安详,没给我们后人添任何麻烦,她一生中给无数人治过病,自己却没打过针。这些民间医术是从她的娘家祖传还是自学而成?我努力寻找着这个谜。 (殷文倞)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