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的“大世界”
发表时间:2015-04-16 来源:中国文明网
分享到: 
4.55K

  这几天发生了好几件事情,感觉其中貌似有些关联,但又不知道其中有何内在逻辑,索性想到哪说到哪。​​

  第一件是我正在西藏旅行;第二件是在西藏期间,好友忽然从北京发来一桩生意,说是在大理洱海边上有人要出让客栈,问我是否有意与他俩口子一起盘下,从此一起移居彩云之南;第三件是又有一位IT界的同行猝死,打卡记录被曝光;第四件,就是今天网上流出的那封,河南某中学女老师所写的,史上最具情怀辞职信: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这四件事情加起来,仿佛营造出一种意像:这个春天,大批人在工作中沦陷,大批人都在想着出逃。职场里只剩下两种人,一种是正在远行中的人,一种是正在计划要远行中的人。

  ​​但问题是,即便暂时摆脱了庸常的工作,出去走了一遭,又真的能找到你需要的东西吗?反正,以经常旅行的我的感觉,只要出去超过十天,一定身心俱疲,外面的风景再美好,也不如躺在家里的床上舒服,哪怕窗外吸的是北京霾。

  ​​这回是第一次去西藏,而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计划过去造访这处圣地,高原空气之稀薄,对胖子,尤其是男胖子来说,简直就是个致命挑战,我真的是在一天下午吸了三罐氧气,翻越5200米垭口的时候,有要昏过去的感觉。​​

  拉萨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地朋友的热情,至于风景,其实没那么重要,漫步在街头,没有去布达拉宫,没有去八角街,在纳木错神湖,我止步在500米之外,远远的看一眼就够了,早已过了为错过什么风景而遗憾的年纪。出门旅游,最爱的是走马观花,看到什么是什么,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

  记得刚出来工作那会儿,第一次去丽江,回程时满满买了两大箱子各种当地土特产工艺品,结果扔到角落里几年没动过,那时候,只以为出门一趟,不多多的留下些纪念,就对不起这经历。​​

  所谓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世说新语·任诞》,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多年前读这故事的时候一直以为其神髓是在讲如何装逼,但后来才明白,这是一种真实的心境,核心是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世界那么大,你想去看看,是因为你现在的世界太小,还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太大?如果是前者,那只能算逃跑。

  ​​朋友嫌在北京太苦闷,想去大理开客栈,但要做好生意,代价又是不自由。想不开,在哪你都想不开,想开了,就是心远地自偏,悠然见南山。​​

  中国人的问题不是你天然苦逼贫瘠,而是想要的太多,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叫《More 时代》,所有人都一样,有了还想再有,还想再多要一点点,如此则永无止境,终致于过劳而亡,不要以为辞职出去旅游就是看开,实际上还是变相的索取,且代价惨重。​​

  深圳科技男过劳死事件发生后,我跟在美国也是从事IT业的朋友交流,作为华人,他是公司的主干劳动力,但经常是一天的工作几个小时就做完了,而那些普通美国人平时的工作量则可想而知。​​

  你如此卖命,是因为想要的太多,整个社会都有这种执念,出租车司机猝死的新闻也常有,但他们是自由职业,为什么还会被累死,不也是因为想要多挣一点,但其实少挣一点,也并不对生活有本质影响,人们偏偏不放过自己。当然这也不怪他们,因为实在是穷怕了苦怕了,唯恐抓到手的机会稍纵即逝。​​

  事实是,中国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几十年前在欧洲都发生过,也就是所谓资本主义所建立的以金钱为核心的准则,驱动人们玩命工作以购买那些被创造出来的其实他们未必需要的东西。​​

  人们正在成为奴隶,生产力越发达,人却越成为奴隶,这种现状无比诡异,因为在老子鸡犬不闻的时代,一周不用工作太多时间即能自足自乐,但今天,生产力翻了不知道多少倍,人却越来越累,又是为什么?当年西方青年为了破解这一问题,是从社会主义里寻找答案的,由此有了革命的六十、七十年代,连乔布斯也积极参与其中。但现在,本身是社会主义的中国的青年,又去哪里找答案呢?

  ​​没办法,世界这么大,只能出去走走看。​(作者:信海光)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