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首页 > 书读中国 > 书人书事
百岁老人的人生意境 听周退密先生谈书画诗词
发表时间:2018-11-01   来源:文汇报

  今年中秋前夕,我两次拜访和探望周退密先生。认识这位105岁的文化老人,是在30年前,当时我正在执编《新民晚报》“读书乐”专刊,因为每期要请一位名家题写刊头,便先从书法家开始,如沙孟海、王蘧常、赵冷月、翁闿运、费新我、单孝天、任政、顾廷龙、周慧珺、张森……后来又请上海画家题字,如朱屺瞻、刘海粟、陆俨少、谢稚柳、唐云、应野平、陈佩秋、程十发……除名动一时的书画家,还有一些年事已高而平日不大露面的名家,如苏局仙、陈莲涛、周退密、范韧庵等。记得当时周退密先生已过75岁,平时也不参加社会活动,我通过上海文史馆馆员顾振乐先生上门约到了他题写的“读书乐”。

  去年我出版了 《读书乐印谱》,细细玩味108位文化书画名家题写的 “读书乐”,不由无限感慨。这108位名家,半数以上已仙逝,100岁之上的仅剩三位:周退密生于1914年,徐中玉与顾振乐都生于1915年。徐先生102岁时,我去他寓所拜年,他虽能坐在藤椅上微笑,但说话已不清楚,只能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意思。顾振乐先生倒是行动自如,今年8月我上门与他交谈三次,他还当场挥毫题字。而周退密老如今很少露面,听喻石生兄说,他仍思维清楚,谈笑自若,于是,我便上门拜访。

  周退密老人住在徐汇区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开门是他的老伴施蓓芳,周师母比退密老小12岁,也已 93岁了。她说话利落,头脑反应还如60岁。她为了照顾好老伴,声明只给我5分钟谈话时间,才让我进入退密老的“四明名宿”书斋。那天阳光正好,退密老见我取出 《读书乐印谱》与“108位名家题写读书乐”长卷,不由微微一笑,他一边看“读书乐”长卷,一边说:“沙孟海的字,好的,画家中谢稚柳、颜梅华的画与字很有特点。”又说:“我过去与徐中玉、陈从周先生有交往,他们的字很耐看。”我请他点评一下中年书法家,他说:“都不错的。”

  周退密是多才多艺的书画诗词文史专家。他生于宁波,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后在上海法商学院、大同大学当教师。上世纪50年代他曾去哈尔滨外国语学院任法文教师,他说:“我在哈尔滨生活了八年,这个远东的城市建筑非常欧化,我称它‘东方巴黎’,这段日子过得很舒心。”我问退密老何时返回上海的,他回答:“好像是1964年。”周退密后来到上海外国语学院教外语,并埋头编写《法汉辞典》,于1980年出版。

  谈起诗词与文史的修养,周退密说,是得益于年轻时的刻苦学习。他最早读的私塾是“清芬馆”,爱好读书是受其父周慎甫的影响,周慎甫让儿子从小饱读史书,打好了旧学基础。周退密的伯父周湘云是上海滩上大名鼎鼎的地产商与大收藏家,周退密年轻时就在伯父家见到他收藏的各种拓本,比如虞世南的《汝南公主墓志铭》、怀素的《苦笋帖》、米芾的《向太后挽词帖》、董其昌临 《淳化阁帖》,退密老说:“阅读这些书法拓本,对我学习书法获益甚多。”

  由于周慎甫当年曾在汉口开过一家“保和堂中药店”,周退密受其影响,在中学毕业后考入上海老西门石皮弄上的中医专科学校,后又拜宁波中医陈君诒先生学习岐黄之术。20岁后周退密弃中医而接受西方文化熏陶,入震旦大学,毕业后领到律师证书,并加入上海律师公会。我把自己了解到的经历向周退密老人一一求证,他不时点头,又说:“我职业是做法文教师,但我兴趣在诗词文史方面。”

  说到吟诗作词之事,退密老似乎来了精神,他号石窗,室名“红豆宦”,曾出版 《周退密诗文集》《退密新咏》《退密楼诗词》《安亭草阁词》多种,我想得到他的签名本,周师母一口回绝,说书找不到了。还是退密老体谅一个爱书人的心情,同意送我一本2013年12月再版的《红豆词唱和集》,此书由钱定一题签,周退密亲自辑录,设计者为退密老人的孙女周京。谈到远在澳大利亚昆士兰的周京,老人咧嘴一笑,说此书初版于2001年,他当时送了一册给孙女周京,题写:“京孙女诵读”,并随册附了一小包红豆。周京赴澳后因终日忙碌,未及细看。2012年周京在整理收藏箱时发现了那包红豆,还有那本 《红豆词唱和集》,她一翻就放不下来,翻来覆去读了两三遍,而袋中的红豆,共六颗,是三个品种,明艳不一。周京告诉祖父,她读来兴趣盎然,想将这本小册子重新出版,于是便有了再版的500册,听周师母说,余本也已无多了。

  我十分幸运地获得了赠书,105岁的退密老在书的扉页上题了一行字:“正文先生惠存正谬,退密时年百又五岁”,令我激动欣喜不已。我虽然已拥有4800余册签名本,但105岁老人赠送的签名本,这是第一本。退密老人的题字刚劲有力,大气自如,正如我8月去南社参观时,看到他93岁时书写的一副对联:“积善云有报,校书亦已勤”,字体庄重厚实,内力深厚。

  喜获退密老的 《红豆词唱和集》签名本之后,我回家细细阅读,发现退密老诗词唱酬的功力,实不多见,正如田遨先生在序一中所言:“艺林耆宿,翰苑名流”,“乐府蛮声,雅擅词章之学”。又如退密集句所吟:“老去羞花懒赋诗,拈来红豆记相思。玳梁海燕新棠稳,胜比琼林捕帽时。”(集钱谦益、汤大绅、毕源、孙中湘诗词)还有他吟的《浣溪沙》小令:“人在玲珑记曲廉,画师词客旧神仙。一双红豆一华年。 忍把浮名轻换了,消磨何止日三竿。短萧唱出柳屯田。”那文句与意境,分明浸沉在宋词之中,尤其韵调与文采也与古人之词相合,俨然当今名士之风采。

  于是我在国庆节前再次拜访退密老,想聆听他对读唐诗宋词的高见。这次还是由周师母开门,但她仍要求我只能谈5分钟。

  退密老当天换了一件白衬衫,更为精神。他见我进门,微微一笑。我向他问好后,取出一个刚写好的“读书名句”长卷,说:“周老,这是您认识的几位老朋友最近为我题写的‘读书名句’长卷,请您过目。”

  周退密见我展开长卷,不由频频点头,他见第一个题字的是顾振乐,便指指玻璃板下的一封信,说:“他最近给我写了一封信。”我一看,果真是顾振乐先生写的字,两位百岁老人,还互相问好。

  退密老又看了颜梅华、韩敏、汪观清、王克文、刘小晴、吴颐人、张森题写的读书名句,不觉来了兴趣,一一指点其妙。

  这天天气蛮好,退密老精神也非常好,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便求教:“您的大作《红豆词唱和集》,我已拜读,觉得您写的古典诗词中吸收了不少古人诗词的精华与韵味。”

  退密老说:“在唐诗中,杜甫的诗最有味道,还有王维与白居易的诗,相当好。”

  说到宋词,周退密便推崇苏东坡、黄庭坚与陆游,他说:“苏轼的词以豪放为主,但婉约的词,如哀悼他夫人的词,就情意缠绵。用词之精妙,苏轼做到了。”

  我又问:“您老还喜欢宋词哪位作者?”

  退密老沉吟了一下,说:“陈与义的词很不错。”

  我眼睛一亮,陈与义写的“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以及 “寂寞小桥和梦过,稻田深处草虫鸣”这些词的韵味,仿佛在读《红豆词唱和集》时也能感受到这样的妙句与意境。

  由于不忍心多打扰老人,我便向周退密老人与周师母道别,希望有机会再次向退密老请教。(曹正文)

责任编辑:杨 学静
  1. 申城再添书香 高校实体书店达31家
  2. 心怀乡土志远航 从“我们的广西”丛书看“广西出版现象”
  3. 七彩云南盛开文学之花
  4. 南宁图书馆建设提档升级 让"全民阅读"成为"全民悦读"
  5. 第四届“诗词中国”传统诗词创作大赛在暨南大学启动
  1. 一位先生的个性化生活——记著名作家石英
  2. “吃货”苏东坡:他的一生就是一部《风味人间》
  3. 《小小的船》背后的叶圣陶
  4. 码字人书店:看书比买书更重要
  5. 川菜如何走向国际?川菜大师带你《回望炊烟》
  1. 《中国名书店》宣传片
  2. 宁波书城:一座书的城
  3. 延伸的学校图书馆:郑州有家不一样的书店
  4. 威海最美书店:玉川茶社
  5. 威海最美书店:半岛咖啡馆
  1. 麦家:一个人的文字迷宫
  2. 李春雷:作家一定要找好自己的“准心”
  3. 范小青:文学创作需要“工匠精神”
  4. 曹文轩讲故事:用文字造屋
  5. 张翎:文学是永远不会枯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