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进阅读圈的直播风:是跟风还是推广阅读?
发表时间:2016-12-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资料图:”女神夜读“直播现场。掌阅供图。

资料图:”女神夜读“直播现场。掌阅供图。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式各样的内容被纳入直播范畴:旅行、展览、拍卖……而今,与阅读相关的活动也涉足其中,近期还出现了有美女主播参与的读书节目。以致引人发问:这究竟是盲目跟风,还是真的对推广阅读有帮助?

  其实,国内一些出版社对“直播”早有关注。201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开始在线下阅读沙龙上引入直播方式,这个营销创意来自读者的建议:不能到场的人可以线上即时提问。当时,那场沙龙在线观看人数超过了5000人。

  “2016年,直播逐步成为人文社重点营销活动的标配,比如贾平凹小说《极花》、方方小说《软埋》等等。平均每期在线观看人数在1万人左右,有效地扩大了宣传效果。”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宋强告诉记者,“此外,我们还配合小说《茧》的出版,策划了‘开往童年’火车上的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达到25万人”。

资料图:贾平凹在《极花》首发式上。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资料图:贾平凹在《极花》首发式上。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2016年7月初,北大博雅讲坛开始引入直播形式,此后应用的越来越广泛。”北京大学出版社相关负责人介绍,仅讲坛的第74期线下阅读沙龙,在线观看直播的人数达到了37万,“这种形式也受到了读者的欢迎”。

  同样,记者从磨铁图书了解到,2016年他们开始尝试在读书沙龙上开展语音直播及视频直播,“视频直播好的时候能有几万人在线观看,也很好地带动了图书销售、扩大影响力”。

  此外,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掌阅)还推出了读书类直播秀“女神夜读”。据其介绍,平均每期观看量可达15万人次,目前累计辐射“100万+”阅读人群,而作家特辑还会根据不同作者定制访谈内容。

  不过,与其他阅读沙龙的直播不同,“女神夜读”多了一位美女主播,也曾有读者质疑,这已经超出了推广阅读的范畴,而是吸引眼球的“噱头”。掌阅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否认了这一观点,“主播也是我们的员工,这档栏目更倾向于一个创意项目,通过健康积极有深度的直播内容来推广阅读,是新传语境下的大胆尝试”。

资料图:《茧》的作者张悦然(左)与知名作家韩寒对谈。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资料图:《茧》的作者张悦然(左)与知名作家韩寒对谈。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确实,近两年直播发展速度之快可用“瞠目结舌”来形容,购物可以直播、旅游可以直播……而今,“阅读”也加入这一阵营。北京大学出版社相关负责人认为,网络直播有着直观、快速、交互性强等优势,能够加强传播效果,“我们北大博雅讲坛的直播还能够获得很多读者精彩在线点评,对推广全民阅读有很大促进作用”。

  那么,直播如何更有效传达高质量的内容?在宋强看来,主办方主动策划有内容含量、互动性交流性更强的直播活动会更加吸引人,“单纯对一场阅读活动的直播是静态的,后者是动态的,更符合新媒体的属性”。

  “视频直播对推广阅读肯定有帮助。”宋强表示,观看读书类活动视频直播的读者多数是因为对图书或嘉宾感兴趣,观看他们现场发言有利于拓宽视野,深化对社会、历史的认识,这些都会促进读者去进一步阅读,“推广阅读,也需要借助新技术新手段”。

资料图:方方在新作《软埋》首发式上。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资料图:方方在新作《软埋》首发式上。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2017年‘女神夜读’正式更名为‘阅界’。”掌阅市场部负责人说,这档栏目主要是为了呼应年轻人需求,但初心还是“阅读”,“比起严肃阅读,这档直播栏目更倾向书籍推荐,为阅读提供更多入口和可能性。读者可以通过视频更直观感受到作者思想,对作品也能有更好地理解”。

  掌阅市场部负责人还表示,为了让更多人爱上阅读,掌阅曾尝试过线下读书会等多种形式,当然也会用视频直播这种更贴近年轻人的方式,“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填鸭式的宣传方式已经过时了,和用户玩起来、互动起来,给用户带来真正的快乐才能实现传播的价值”。(上官云)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