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捞古籍:要对古籍保护人才高看一眼
发表时间:2014-10-16   来源:中国艺术报

——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会议谈经验与发展

 

2014年9月正式开馆的国家典籍博物馆

国家典籍博物馆里展示的古籍

  ◎ 古籍大部分都“沉睡”在图书馆中。以山东为例,山东拥有古籍近300万册,其中945部国家珍贵古籍,7791部山东省珍贵古籍,数量可观,但之前却没有实现有效利用。

  ◎ 古籍保护不单单是认识古汉字这样简单的问题,而是涉及传统的人文与化学、物理、材料、生物、环境、计算机等多个领域的复杂工作。

  你读过古籍吗?古籍中的汉字你都认识吗?说起古籍,好像都是藏之高阁,是专门做研究的学者才会去阅读的。实际上,典籍文献是记载历史、传承文明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文明成果的重要体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多次强调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对当代中国发展的重要意义,其中谈到:“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要“按照时代的新进步,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激活其生命力,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习总书记的系列讲话充分体现了中央对古籍保护工作的高度重视,也为深入推进古籍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10月11日,由文化部主办、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承办的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与会专家分别就开展古籍保护、促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了经验介绍,也谈及目前古籍保护存在的问题及进一步发展。如何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他们在行动。

  文化寻“根”,像撒网打鱼一样打捞古籍

  古籍在哪里?我国到底有多少古籍?国家图书馆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任韩永进指出,古籍普查是全面掌握和了解我国古籍家底的重要工作。全国2000多家古籍收藏单位积极参与古籍普查,目前已经有28个省、市和2家中央直属机关的近700家古籍收藏单位完成了古籍普查工作,《全国古籍普查登记目录》陆续出版,中华古籍普查登记平台数据库建立。在普查登记中,发现了一批过去不为人知的重要古籍收藏单位和珍贵古籍。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多数重建和修缮了古籍书库,改善古籍存藏环境,使超过2000万册古籍得到妥善保存。

  古籍保护,重要的工作还有将散落在各地的古籍整理出来。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介绍了广州古籍保护经验,其中历经十年艰苦磨砺的《广州大典》编纂成为亮点。《广州大典》是一种寻“根”和寻“魂”,是搜集整理和抢救保护广州文献典籍、传播广州历史文化的大型地方文献丛书,收录历代近2000位著者3500余种文献,分经史子集丛五部,共编成540余册,每册850余页,是迄今为止最为全面的广州历史文化史料著作的集成,将广州2200多年历史汇于一典。底本征集是编纂过程中最为困难的关键工作,除大部分集中于广东省立图书馆和中山大学图书馆外,很多分藏于海内外近百家文献收藏机构,征集十分困难。经过十年来多方努力,搜集到国内外77家图书馆4456种底本。大典的编纂,对传承历史文献典籍、推动城市文化建设都有着重要意义。

  古籍难得,有一天普通读者打开电脑就可以读古籍,是不是会实现?在数字化时代,将珍贵古籍数字化也是保护和传播传统文化的重要途径。韩永进介绍,2012年启动“中华珍贵典籍资源库”项目首批27家参建单位,14家单位已提交数据,目前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共收到全国约15TB的古籍数字资源。对于未来发展,文化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杨志今强调,要进一步推进古籍综合信息数据库建设,形成全国统一的中华古籍目录;要通过古籍缩微复制、数字化和重大出版项目等方式,实现古籍的再生性保护,促进古籍的普及推广、检索查阅和研究应用。

  从束之高阁到走向普通民众,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

  古籍整理之后,不是要束之高阁,而是让古籍走进千家万户,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山东省文化厅厅长徐向红指出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古籍大部分都“沉睡”在图书馆中。以山东为例,山东拥有古籍近300万册,其中945部国家珍贵古籍,7791部山东省珍贵古籍,数量可观,但之前却没有实现有效利用。如何让他们活起来?书院是我国古代特有的以刊藏古籍、教化育人、研究传播为主要职责的文化教育机构,今年以来,山东省文化厅在全省推广了“图书馆+书院”公共文化服务模式,在各级公共图书馆启动建设“尼山书院”,让古老书院在现代图书馆中焕发青春,为广大群众提供终身学校,让藏在图书馆的文献典籍走进百姓。各级“尼山书院”通过广泛开展群众性经典诵读活动、开办国学知识讲座、通过视频和表演等进行礼乐教化、开展琴棋书画碑刻拓片等文化体验和专业培训等来培养群众的高雅文化情趣。

  他们的教师队伍还走进农村,开办儒学讲堂,促进“乡村儒学”建设,目前全省120多个乡镇综合文化站、1900多个村文化大院已建成儒学讲堂,举办讲座1.6万次,大力推动了乡村文明建设。泗水县圣水峪镇北东野村支部书记曾说,因为有了儒学讲堂,村里偷鸡摸狗的事情没有了,骂街风气消失了,婆媳邻里关系都得到了明显改观。此外,山东还积极建设网上“尼山书院”,首批推送一万种国学文献,两千种视频资源,为广大群众提供了更便捷的服务。

  当前,民间广泛兴起“国学热”,读经班、国学班遍地开花,徐向红指出,这反映出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和喜爱,但是“国学热”还处于初级阶段,带有较大的自发性,比如有的国学班大讲“三从四德”,把糟粕当经典,误导群众。在“国学热”中,图书馆作为一个教化育人、传承文明的神圣的地方,理应成为引导潮流和发展方向的先锋军和主力军,促进国学的健康发展。

  要对古籍保护人才高看一眼、厚爱三分

  “古籍保护、开发、利用最大的瓶颈是人才不足。”杨志今指出,古籍保护不仅需要专业知识,还需要深厚的文化积淀,培养一个人才需要很长时间。因而要在完善和创新人才培养机制上下功夫,一方面要积极推动在高校设立古籍保护专业和人才培养基地,另一方面要探索实施委托培养、在职培训等多种教育方式,形成多层次的人才培养结构。“古籍保护是一项默默无闻、甘于寂寞的工作,要对古籍保护人才高看一眼、厚爱三分,让从事古籍保护工作的人才有尊严有前途。”

  “古籍保护需要复合型人才。”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强调,高端的、系统性的古籍保护人才培养体系尚未建立。古籍保护不单单是认识古汉字这样简单的问题,而是涉及传统的人文与化学、物理、材料、生物、环境、计算机等多个领域的复杂工作。复旦大学特成立“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综合了复旦大学图书馆、古籍整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院、出土文献暨古文字研究中心的学术力量,是新型跨学科的研究院,其中将设国家古籍保护人才培训基地,分古籍编目与鉴定和古籍修复与保护两个方向,为古籍保护培养人才。复旦大学还与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合作,启动了古籍保护方向的图书情报专业硕士培养,每年资助10名古籍保护专业硕士的培养经费。

  此外,古籍保护也是实践性非常强的专业,需要与图书馆合作,建设教学实践基地。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卫红在发言中呼吁,高校图书馆要为人才培养提供有效的实践场所。韩永进也介绍了人才培养工作的进展情况,指出自2007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开展以来,全力开展古籍保护人才培养工作是重要内容之一,已培训6690人次,涵盖1600余家古籍收藏单位,形成了一批古籍保护的中坚力量;并设立了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承中心和传习所,多途径培养古籍保护人才。今年文化部在全国范围内评选出12家“国家古籍保护人才培训基地”,将推动我国古籍人才培养走上良性发展道路。国际古籍保护中心也将在全国推广古籍修复技艺所,做好古籍修复、传拓、造纸、印刷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工作。(记者 何瑞涓)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