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氏能量:关于孙卫卫的书
发表时间:2014-09-19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孙卫卫纯真系列” 孙卫 卫著 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逛网店,看到一本《喜欢书》,布面精装,小开本,封面上有“卫卫藏书”的藏书票,像浮雕那样雕刻在封面的正中央,书是半价,就买回来了。《喜欢书》是一本与书有关的日记,写了五年。一篇一篇读下来时,我还有点小兴奋,稍觉眼睛疲劳时,就坐起来,眨巴了几下眼睛,背靠床头,接着又读,竟在一个晚上把一本厚厚的书读完了。读到跋时,卫卫的书友、也是好友安武林说,卫卫的文字有孙犁的影子。我一下子就找到了知音,一个是孙卫卫,一个是安武林。因为我也爱读孙犁的书。

  然而,安武林没说孙卫卫读孙犁学到了什么?我愿意以我最近读孙卫卫的体会,畅言一己之所得。

  首先是行文的干净,有静气,每篇文章读起来,都很舒服。贾平凹说:“读孙犁的文章,如读 《石门銘》的书帖,其一笔一划,令人舒服。”我没读过《石门铭》,也无意去读,但我读孙卫卫与贾平凹读孙犁类似,也有这种舒服的感觉。我读孙犁时,常有写的冲动,读孙卫卫也这样。如读了《小小孩的春天》,我脑子里就想起小时候的玩伴在一起玩的情景。其次是赤诚,所谓的赤诚,说白了就是诚实,这种诚实,是长期熏陶的结果,学起来很难。我读孙犁,时时能感受他那颗善良的赤诚之心,让天地都为之动容。这种赤诚不是谁的生活里都有的,它往往来源于偏远的乡村小镇。我没到过孙卫卫的老家陕西周至,但我到过孙犁的老家安平东辽城。站在孙犁消失故园的大街上,与乡亲们闲聊,我感受到的是孙犁语言的余绪,它来源于乡土文化的熏陶与传承。这种文化的传承,不靠文字,靠的是耳濡目染的生活交流。它是朴素的,也是纯净的。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闭塞有闭塞的好处,至少,它保存了远古鲜活至真至纯的文化脉络,魅力无穷。

  我的老家离孙犁的老家并不远,可以说,我们是同乡了。我从孙犁的文字里,或隐或现地找到了民间语言诗话的秘密。读孙卫卫的 《小小孩的春天》时,他回忆小时候的游戏,竟与我这个出生在冀中的人惊人地相似。可见,文化传承像地下的水脉一样是有暗流的,又是有着它内在的生机与活力的。孙卫卫的书,还有一个鲜明之点是叙述不虚,真情动人。我读过孙犁所有的书,我发现孙犁的叙事,都能找到佐证。在读了孙卫卫《十五岁的喜欢》之后,我又读他的《书香,少年时》,接着又读了他的四卷本丛书,分别是《把自己扔进书房》《我不是好学生》《只有一个你》和《玩过的游戏》,这是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为全国优秀儿童文学获奖作家出版的系列丛书之一。读了孙卫卫几本书后,我发现他是不喜欢虚构的,尤其是在写自己经历的生活的时候,此点,也与孙犁同。

  一孙氏两代人,冀中和陕西,大道同走,一脉相承,孙卫卫走了一条与孙犁先生一样的文字路程,那就是真诚不虚,脚踏实地,不以怪力乱神。他在“纯真系列”后记里这样说:“我已不再年轻,但是,在文学的道路上,才刚刚起步。好比新手开车,车是新的,驾照是新的,心情是兴奋的,油箱里加满了油,我全神贯注,小心翼翼,放眼前方,也时不时通过后视镜观察左右两边和后面的情况。我不敢超车,也不敢开快,很多时候,都是一条道走到头。有时,后边的人‘嘀’我,我也心平气和,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就让他超吧,反正马路宽得很,我不能自乱手脚。我想,就这样走着,我也会到达一个个想去的地方。”孙卫卫的话让我感动。因为他是一个有目标并为实现目标而勤奋耕耘的人。

  我喜欢孙卫卫的书,尤其喜欢他文字里的坦率、真诚、认真、热情和书香中的孙氏能量,我希望这种能量,温暖愉悦更多读者的心。(靳逊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