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丢:起码这只海星会在乎
发表时间:2014-06-25   来源:晶报

  作为一名女性,尽管我在就业时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我起先并没有认为这足以上升到性别平等的层面上来讨论。因此,当我看到《天空的另一半》的作者尼可拉斯和雪莉提出:“19世纪,核心的道德挑战是奴役制度;20世纪,则是对极权主义的抗争。我们相信在迈入21世纪后,最重要的道德挑战将会是全球对性别平等的奋力追求。”我才意识到,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渐渐地接受了男女差别待遇是社会文化传统的一部分的观念,对侵害女性权益的事件开始视而不见了。

  曾经我对印度火烧新娘和非洲女孩被施行外阴切除的事件义愤填膺,几欲落泪。可是现在的我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了,太多的不公和苦难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在新鲜度消退之后就被抛到了脑后。这也许是大脑对敏感脆弱的心灵的保护,当你不知道可以做什么改变现状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不要让自己太在乎。

  不过,尼可拉斯和雪莉知道如何唤醒一颗颗业已麻木的心灵,《天空的另一半》不是单纯地列举性别不公带来的惨剧和社会性问题,更重要的是它给每一个找借口说自己无能为力的人,指出了道路和方向。

  作为两获普利策新闻奖的《纽约时报》资深记者,尼可拉斯和雪莉这对伉俪深谙读者心理。他们知道,“统计数据会让人愈看愈麻木,鼓动人们行动起来的反而是个人的故事。”所以在书中除了必要的具有说服力的数字(例如:“每四分钟,一名印度女孩死于性别歧视;每一分钟,一名孕产妇死亡;每十秒钟,世界某处有一名女孩被强制切除外阴,而且大多没有打麻药。”)之外,他们着力记录的是那些平凡的妇女们的故事。被人贩子拐卖到泰国卖给妓院的柬埔寨少女拉思、因为难产造成瘘管导致的大小便失禁和瘫痪的埃塞俄比亚少女玛哈苞巴、受尽家庭暴力虐待的巴基斯坦妇女扎伊尔玛……她们的遭遇是千百年来遭受性别歧视待遇的女性的缩影,然而,只要有人施以援手,给她们受教育的权利和经济的自主权,这些受地狱之火淬炼而涅槃的女人,将比火凤凰更加自信而耀目。

  圣雄甘地说:“与其等待世界改变,不如先改变自己。”作者认为,扭转性别歧视的最好方法,不是单纯地呼吁人们转变观念或是捐款就可以的,而是要帮助女性施展才能,进入学校、职场、政府和市场。这不仅仅是一项人权事业,尼可拉斯和雪莉在书中举例论证,要缓和各种社会冲突,包括战争和恐怖主义、人口压力和环境问题、贫穷和收入差距等,赋权女性是一种解决之道。“女人不是难题,而是解决之道;女孩的困境不再是悲剧,而是契机。”

  除了提出“赋权女性比单纯的正义更重要”的理念,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世界范围内存在的性别歧视现象之外,尼可拉斯和雪莉夫妇还是积极站在解救妇女脱离困境前线的战斗者。尽管他们有的时候暗访妓院,倾尽积蓄也只能赎买几个少女,但是他们仍然在坚持不懈地斗争着。因为他们坚信那则夏威夷故事:一名男子对着在海滩上不断忙碌将冲上岸的海星丢回海里的小男孩说:“海滩上有多少海星你知道吗?你怎么做都是没用的!谁在乎你这么做?”男孩说:“至少对这只是绝对有用的,起码这只海星会在乎。”(李小丢)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