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首页 > 书读中国 > 读书快讯
从视觉美感到“五味俱全”——改革开放40年书籍设计发展之路
发表时间:2018-10-29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秋风带玉露,书香漫金陵。为期近一个月的第九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正在南京举办。展出5年一届,图书设计审美千变万化,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人们思想的开放与进步。

  曾经,封面印刷仅限三色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国门打开,激光照排技术取代铅印排版,国内有书衣美化人,他们却没有版面“话语权”。图书设计家吕敬人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当时出版社有专门的页面排版科,设计师只负责封面,受经济条件和观念发展的限制,部分版面完成后最多让美编在空页处添画个小尾花等,为节约制版费与油墨用量,封面印刷仅限三色,封底都还是白色。

  在这样的情形下,三联书店以宁成春为代表的美编们,尝试从设计上改变从前图书的样貌,美编室主任蔡立国介绍,三联的图书封面尽管一脉相承,但还是在细节处尝试过许多改变。比如上世纪80年代“书话系列”图书,一改原有的庄重封面,书名由作者自书,选用设计者收藏的花笺作为装饰,别致而有趣;而“读书文丛”系列,封面上统一设计了作者的手稿影印,以及一个坐着读书的女人、边上一只飞鸟的标志,大胆而不失分寸;学术书《诗论》将作者手稿中两个蝇头小字放大几十倍作为书名,同时由作者手书签名,加盖图章。

  书衣美化,在当时是呈现朴素优雅而多样化的装帧风格,是表达为作品量体裁衣的精益求精,是在内文完成之外,额外打造专适应中国知识分子的“书卷气”。

  整体设计渐成新观念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内书籍设计者开始与文本著作者一样,成为书卷文化和阅读价值的共同创造者。1996年,在吕敬人、宁成春、吴勇、朱虹举办的书籍设计四人展上,“书籍设计”的概念被提出。国际上流行的整体设计让吕敬人等人意识到,评选过程中的封面设计、版式设计、插图,其实应该是个整体。“阅读要通过设计来实现,而不仅仅是白纸黑字。”吕敬人介绍说,但当时国内出版人大多认为,只要把封皮做得好看些,就可吸引人来看,如果做整体设计,则太消耗成本。

  多年来,设计者们不断用思想和作品来引导大家去建立整体思维,从视觉角度提出看法,担起一个视觉编辑的责任。比如一本书从里到外要怎么叙述,要有怎样的情调和氛围,最后要得到怎样的阅读语境,该怎么在视觉上进行表达……

  接下来,如何做就成为摆在设计师们面前新的问题。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计算机图片处理技术的普及,让当时的书籍设计无论是封面还是插图,都或多或少流于浮夸花哨的PS。随着中外交流的深入,吕敬人等设计师意识到,国民阅读不是看“西洋镜”就能得到满足的,书籍设计还要兼顾阅读感受,因此将视、触、听、嗅、味都纳入到整体的衡量之中。

  以三联书店出版的图书为例,蔡立国介绍,字号方面,有的图书内文字体会偏小一号,以体现图书的精致,而有的则会调大字号,来满足年龄偏大的群体。

  杨绛的《我们仨》,定下书名颜色的经历一波三折,色号选取关乎内文与形式的统一,设计师陆智昌反复推敲也没有确定下来最合适的色彩,直到进入印厂,看到地面上砖石的红色,才决定尝试用比这个再深一些的绛红,又经过试验调整,得到最终突显家庭温馨和谐的暖红。

  《敬人书语》诞生之前,吕敬人还经历了“真假美猴王”的插曲。两个不同版本,体现的正是他所要求的视觉对比和物化对比。两者一本很厚但拿在手里非常轻,另一本相对薄却很沉重,其根源在于内文纸张的不同,前者是木浆纸,造价高,抚弄起来却轻柔舒适,给人以愉悦感;后者化学浆多,价格低廉,触感却让人觉得冷淡无味。为让读者享受好书的质感,吕敬人大量试验后选择前者,才有了市面上所见的厚如字典、轻若手账的版本。

  正是这份略有不同,展现了书籍设计人除遵循艺术规律外,更注重用细节关注读者感受,它体现在字里行间,翩翩书页,呈现于图像界面、还原层次、印刷饱和度,更突显了社会文明进步与思想追求提升,指引人们追求精神层次的舒适和谐。

  设计融入是出版刚需

  进入21世纪,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主动地和编辑、作者沟通交流,不只把自己单纯地当成“化妆师”,而是从方方面面为读者想得更多一些。随后,“3+1”原则开始流行起来,3就是书籍的装帧、编排、编辑,1则是信息梳理。吕敬人参与设计的历代地图志、中国手工纸全景调查报告等文献类书籍,除考虑尊重文本、艺术玩味,还要进行信息梳理,时间顺序、地理环境、人文风貌等等。对于有历史沿革、考证检索、收藏观览价值的书籍,图表的意义就突显出来。社科类图书中常会提到许多人物,但往往主干信息不能满足读者对人物形象、家庭、经历等的好奇,于是设计者便会建议额外增添枝干信息,加强辅助性有效信息。将信息进行视觉化的表现,快捷地、明了地、愉悦地、有趣地展现给读者,又是一个整体设计师的责任。

  这种努力,让书籍设计逐渐成为出版业不可或缺的内容,讲求设计师每一分心血,都能在作品中得到体现与认可,更能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当吕敬人拿到《梅兰芳全传》的手稿时,发现两个问题,其一是50万字没有一张配图,梅兰芳是表演艺术家,在人们心中都是具体形象,出全传,不能缺少照片,于是他通过一些渠道联系并获得100张左右图片插入文中;其二是作为“全传”,不能光展示舞台扮相,还有与父亲、师长、弟子相处的生活情趣,抗日战争期间蓄须拒演的爱国情怀,都该被一一展现,为此,书的六面体特性被很好利用起来,书页从左翻起是梅兰芳的生活照,从右翻起是梅兰芳的舞台照,两种形象通过书籍翻阅,交替呈现,涵盖一生。书籍出版后,大受读者欢迎。

  近几年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一套中国送给世界各国的《世界地图集》,除三维封面、地貌封底的装帧外,吕敬人注入内部设计的力量也非常强大。不同于过去挂在墙上地图的色彩明艳,这里的地图颜色弱化了对比感,给人感觉相对温和、雅致;地图册中呈现出来的各国风貌也比从前更有冲击力,它们的价值不满足于登载,而是让读者驻足欣赏……凡此书中,尺寸大小、色彩体系、阅读导读、图表检索等,多由出版社总编辑带队多次登门与设计师探讨而得,也因此,这套书用5年的努力让世界看到,中国做的地图很棒。

  改革开放40年来,大众与出版人对于书籍设计看法不断改变。由边缘化存在到社里高度重视,书籍设计者的地位和重要性与日俱增;由玩味书衣到个性化阅读,他们用行动把读者的眼光提高一大截;由节约成本到懂得成本关乎质量,出版人对设计的重视展现了国民精神富足的现状。(见习记者 李多)

责任编辑:杨 学静
  1. 第三十三次长安街读书会:不忘初心 学习国史
  2. 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发布2019年7月中国好书
  3. 第二十六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闭幕——呈现立体和全面的中国
  4. 用阅读标注城市文化地图
  5. 以书为桥 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取得丰硕成果
  1. 大连:“红月亮”图书馆变身“社区大书房”
  2. 张大春:雅致的趣味,多半来自文化
  3. 刘守华:把中国民间故事“点石成金”
  4. 白居易与白堤
  5. 麦家:书能让世界变小 让我们长大
  1. 《中国名书店》宣传片
  2. 宁波书城:一座书的城
  3. 专业书店:不做网红 唯耕精深
  4. 延伸的学校图书馆:郑州有家不一样的书店
  5. 威海最美书店:玉川茶社
  1. 麦家:一个人的文字迷宫
  2. 李春雷:作家一定要找好自己的“准心”
  3. 范小青:文学创作需要“工匠精神”
  4. 曹文轩讲故事:用文字造屋
  5. 张翎:文学是永远不会枯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