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党的十八大以来社会主义发展史研究述评
发表时间: 2022-05-16来源: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曲折发展中奋起,关于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研究成了热点。理论界围绕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主题、历史进程、现状趋势、历史规律等内容展开了深入的研究,为我们深化研究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提供了重要帮助。

  一、研究脉络 

  社会主义发展史是一门有其特定研究对象和鲜明价值导向的学科。理论界较为普遍的认识是,社会主义发展史就是研究社会主义思想、运动和制度的产生、演变和发展的历史进程及其规律的科学。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研究也掀起了新的热潮。

  2013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发表重要讲话(以下称第一个“1·5讲话”),首次将社会主义五百年的发展历程概括为六个时间段:空想社会主义产生和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取得胜利并实践社会主义,苏联模式逐步形成,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对社会主义的探索和实践,我们党作出进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第一个“1·5讲话”在我国理论界引起了强烈反响,理论界出版了一系列以社会主义五百年为主题的研究成果,如中央宣传部理论局组织编写的《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顾海良主编的《人间正道是沧桑: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等。

  2017年是十月革命胜利100周年。当年9月,中央宣传部在京举行了“十月革命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讨会。其间,理论界围绕十月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世界历史意义和重要启示等展开了深入研究,代表性的成果有吴恩远的《列宁对建立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贡献》、严书翰的《开辟人类历史和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新纪元》等。理论界普遍认为十月革命开启了人类历史和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新纪元;十月革命在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俄国取得胜利,实现了社会主义理论、运动、制度的统一,是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一次伟大飞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胜利;十月革命的历史功绩不容抹杀,要旗帜鲜明地批判否定十月革命的历史虚无主义错误;十月革命对于中国革命胜利和社会主义道路开创具有重要指导意义,极大地推动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

  2017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当代世界马克思主义思潮及其影响进行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一重要论断。理论界围绕这一重要论断展开了解读和研究,普遍认为,“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主要是指具有明确生产关系和经济社会形态属性、鲜明阶级本质和统治方式的社会历史时期。这样的“时代”概念,是一个总体性的、本质性的、体现社会发展规律趋势的“大的历史时代”。有观点指出,当今世界依然处在马克思、恩格斯所指明的大的历史时代,同时也处于列宁所说的金融帝国主义这一特定的小的历史时代。在21世纪仍然要回答马克思所提出的这个问题,马克思主义者需要不断探索和回答时代和实践发展提出的新课题,不断推进科学社会主义创新发展。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围绕党的十九大的重要论述,理论界重点研究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和理论意义,如姜辉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重大意义》、辛向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意义》等。理论界普遍认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彰显了科学社会主义的鲜活生命力,推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进入新阶段;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作出新贡献。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共产党宣言》及其时代意义”为主题进行集体学习。5月4日,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理论界深受鼓舞,其间有一大批优秀研究成果问世,如侯惠勤的《真正的社会革命必然是意识形态革命——纪念〈共产党宣言〉问世一百七十周年》、靳辉明的《〈共产党宣言〉的理论价值及当代意义》等。这些研究主要对《共产党宣言》的核心思想、重要观点及其当代价值,以及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等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70周年。这是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中共中央决定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理论界围绕新中国70年的伟大历史成就、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成功经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经验等重要课题进行研究。普遍认为,新中国的70年,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近代以来中国的历史进程,而且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国际共产主义、世界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引领世界社会主义在21世纪走向复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新中国70年取得伟大成就的根本原因,是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迈向复兴的重要力量。

  2021年迎来了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党中央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极大地激发了理论界的研究热情。党中央决定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党中央的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都讲到要学习社会主义发展史,这就把我国理论界学习研究社会主义发展史推向了新高潮。中央宣传部组织编写的《社会主义发展简史》,深入研究了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主题、历史脉络、历史规律。该书具有三个鲜明特点:史论结合、以史为主,古今中外、纵横比较,统揽全篇、突出重点,是学习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基本著作。此外,还有曹普主编的《“四史”十八讲》和《社会主义发展史十二讲》,以专题研究的方式深化了对于社会主义发展史的认识。这些研究成果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高度展现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运动到实践、制度,从一国到多国,从初步探索到全面改革,从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迈进新时代,展现了社会主义百折不回、开拓前进、波澜壮阔的历史全貌。

  二、研究进展 

  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研究领域广泛,研究内容丰富。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理论界主要从以下七个方面深化和拓展了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研究。

  关于世界社会主义历史进程的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对社会主义五百年作了六个时间段的划分,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渊源和发展进程。有学者认为,第一个“1·5讲话”实际上是一本中国版的科学社会主义史论。这六个时间段的划分既考虑时间的连续性,又顾及空间的并存性,时间上有错落,空间上有交叉。六个时间段是一条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源流来看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线索,是一条主线,但不是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全部。

  关于当代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现状与趋势的研究。当代世界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发展史研究的重要领域,这里讲的“当代”主要是指21世纪以来特别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理论界普遍认为,21世纪以来,世界各国的社会主义者和世界左翼力量都开始反思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深入总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并立足本国具体实际,重新探索适合本国本民族实际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发展道路,寻找符合客观实际的、可以有效解决现实问题的新途径。进入新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一方面,以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发展上取得了重大成就,中国成为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旗帜和改变世界不公平格局的最大动能;另一方面,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叠加冲击,使得西方资本主义出现了新一轮衰退,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迎来新的历史机遇。

  关于多样化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研究。科学社会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的主流,也是理论界研究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除了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外,理论界还对越南、老挝、古巴、朝鲜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了跟踪研究。我国理论界对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其对象主要集中在欧洲地区;对民族社会主义的研究,其对象主要集中在拉美地区。理论界还研究了当今世界其他形式的社会主义思潮和运动,比如生态马克思主义、市场社会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欧洲社会主义、独联体国家共产党、左翼政党国际组织等。这些研究对各种类型的社会主义思潮和运动的基本观点、主张诉求、活动空间、组织流变、社会影响和局限性等进行了分析,从中可见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的多样性、复杂性。

  关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历史飞跃的研究。我国理论界较为普遍的共识是,社会主义五百年经历了从空想到科学、理论到实践、一国到多国的三次伟大飞跃。21世纪以来,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了从曲折中奋起的趋势。理论界除了对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特点、格局和趋势进行研究之外,也高度关注如何从理论上概括21世纪以来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性成就。从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来看,社会主义的发展是一个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过程。理论界较为普遍的共识是,社会主义在理论探索、革命实践和制度建设中呈现出的质的阶段性特点是判定低潮和高潮的重要依据。主要观点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了社会主义“从传统到现代”的飞跃性发展,目前正经历着从逐渐走出低潮到走向振兴的重要时期。虽然有些学者对此有不同的概括,但是普遍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普遍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中流砥柱,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和历史飞跃作出了重大贡献。

  关于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研究。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高度概括,是最能反映和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东西。社会主义在发展过程中之所以出现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这样的挫折,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些国家的共产党背离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时,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也将随着时代和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理论界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概括主要有三个维度:一是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概括,二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提炼,三是综合科学社会主义基本理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进行系统阐发。虽然有不同的概括或各有侧重点的论述,但普遍认同这五条概括:一是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组织生产,满足全体社会成员的需要是社会主义生产的根本目的;二是对社会生产进行有计划的指导和调节,实行等量劳动领取等量产品的按劳分配原则;三是合乎规律地改造和利用自然;四是无产阶级革命是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最高形式,必须由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以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为目的;五是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高度发展最终实现向消灭阶级、消灭剥削、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

  关于当代资本主义和两种制度关系的研究。理论界主要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方式、政治制度、阶级关系、发展阶段、再分配关系、科技发展、福利制度等内容进行了研究,普遍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内在矛盾,即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国家出现的民粹主义思潮、种族主义矛盾、“否决政治”等现象是西式民主制度衰退的表现,根源在于经济;全球秩序存在的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反映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世界秩序存在严重缺陷。两制关系是观察和研究社会主义发展史的重要维度。理论界围绕两制关系的历史变化、基本特征、表现形式和发展趋势展开了深入研究。主要观点有:一是两制关系的新变化表明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人类社会发展总趋势并没有变化,社会主义在同资本主义的斗争中逐渐壮大,资本主义在进行自我调整的同时疲态尽显;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尤其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成功,表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相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多方面优势;三是世界大变局是影响两种制度关系未来发展走向的重要变量和关键因素,正在重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关系及共处空间;四是要清醒看到,资本主义占统治地位的时代特征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资强社弱”仍然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客观现实,在与资本主义长达百年的历史较量之后,今天社会主义依然不处于强势地位。

  关于中国共产党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贡献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最重要推动力量,中国共产党在引领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中展现出巨大影响力。理论界围绕这一问题展开了深入研究,主要有两个维度:一是从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中把握对世界社会主义的贡献:充分证明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在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后完全可以巩固、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社会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兴衰成败关键在党;顺应时代潮流,把握历史规律,为人类社会进步作出重要贡献。二是从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世界社会主义重要论述中把握对世界社会主义的贡献: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意义的科学把握、对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与历史发展总趋势的新概括、对世界社会主义历史经验的再思考、对新时代政党外交和党际关系的新认识。这些重要论述指出了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现实途径,揭示了当代资本主义本质,为正确认识当代资本主义指明了方向,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推动了世界社会主义从低谷走向复苏。

  三、研究展望 

  近十年,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研究虽然取得显著进展,但依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需要广大专家学者齐心协力进一步加强这个学科的建设,提高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学科地位和影响力。

  要弄清学科归属与界限,形成新的知识体系、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一是没有明确的学科界限。从学科门类上看,“社会主义发展史”是“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学科的分支学科,而“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又属于“政治学”一级学科之下。“社会主义发展史”在学科门类中没有合适的地位,学科层次较低。从研究内容上看,“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研究范围比“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的范围更广,它还研究各种社会主义流派、思潮和运动。研究内容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共党史”“历史学”等学科有交叉。二是尚没有明确的学科研究对象,学科的内涵和外延不明确,造成了对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研究还处于情况介绍、资料搜集阶段;三是话语体系建设不足,缺乏本学科的主体性概念、标识性话语。建议将社会主义发展史学科作为政治学二级学科,与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运对应,既合理又有利于这三个学科共同发展。

  发挥学科研究特色与优势,加强对重大理论与历史问题的研究。一是要深化对一系列重大政治判断历史逻辑的认识。如“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等重大政治判断集中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当今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深邃思考和最新认识,对此要从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维度加强研究。二是加强对重大历史事件的深度研究。既要挖掘新的研究资料,做好史料考据和积累,又要重视研究这些重大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和深远影响,彻底批判并肃清历史虚无主义。三是要强化对重要历史人物的全面研究。要综合利用编年史、年谱、回忆录、文献史等多种研究资源,努力还原历史面貌,避免主观臆断、人物脸谱化等,客观再现重要历史人物对历史发展的深刻影响。四是加强对重大理论问题的学理研究。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结合实践发展和时代条件变化研机析理,提高对重大理论和历史问题的学理解释力。

  主动把握历史发展规律,重视加强前瞻性时代性研究。一是加强对规律性问题研究。如关于“两个必然”与“两个决不会”的关系、社会主义本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发展规律等研究。二是重视对当代性问题的学理研究。如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以人民为中心、共同富裕和全过程人民民主等问题的研究。三是加强对中国性问题的深入研究。要通过社会主义发展史的研究,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四个自信”、中华民族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中国共产党全面领导的制度优势等问题的认识。四是深化对世界性问题的研究。要从大历史观和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宏阔视野,深入分析马克思主义对解决人类问题的重大理论贡献,深入阐释中国共产党人胸怀天下的人类情怀,深入研究并揭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世界历史意义。(郇雷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

责任编辑: 王 钰
【纠错】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
推荐新闻
中国精神文明网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