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着铜牌子的老人:我是那个时代留下的一颗钉
发表时间:2012-07-10   来源:文汇报

图片作者:冯晓瑜

  提起章成光,闸北区共和新路街道的人总会说:“哟,那个随身扛着铜牌子的人。”铜牌子是章成光自己出钱找人做的,上面刻着几个字——法律咨询流动驿站。

  每周,章成光都会扛着牌子出现在街道的一个小区里,带来一位专业的法律界人士,他们的服务对象是街道内的老人。

  看透老人们的“微表情”

  “老人有心事,但不愿意说。”自打退休后,章成光就做起了为老服务志愿者,今年67岁的他在一次次与高龄老人的接触中收集到了很多老人的“微表情”,但是关于表情后面的故事却很少有人愿意提起,“他们都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章成光在零星半点听到的抱怨里发现,“家丑”很多都与法律有关,只是老人法律意识比较差,不知道怎么运用法律驱散自己的烦恼,比如买了房子,上家的户口没迁走;家庭因为财产问题闹了矛盾;三四个子女谁来赡养自己……这些是老人的心事,也都是法律纠纷。

  “这些年,老人这方面的法律需求更多了。”章成光说,电视上的“老娘舅”对老人们影响不小,尤其是看到那些因为财产问题闹得亲人反目的故事——谁都不希望发生在自己家中,“很多老人想得开了,觉得应该在活着的时候就把这个结解掉,但是立遗嘱、公证财产都需要有专业的法律知识。这些事情老人不好意思去问子女,让他们大老远地去找地方咨询也不现实。”

  老人出不去,章成光就盘算着把法律专家请到老人家门口。一开始,他只想简单地为老人们办个法律讲座,可是四五十个老人听一个人讲,大庭广众之下,很多老人依旧选择把自己的问题藏着掖着,“也许面对面、点对点的上门服务更适合老人。”章成光想到做一个流动法律驿站,开到小区里为老人答疑解惑,但是这也需要大量的法律专业人士来义务支援。

  20天跑出来的法律咨询组

  为组建一个法律咨询组,章成光撒开了自己的人脉网。他借着闸北法院人民陪审员与街道老年协会副会长的双重身份,向闸北区人民法院求助。双方一拍即合。

  从区人民法院回来后,章成光又转到街道司法所“求专家”、到社区里拉退休的律师、法官……

  闸北区范围最大的一块法律资源是市二中院,自然成为章成光重要的拜访点。但二中院的门没那么好进,章成光连续吃了几次闭门羹。二中院离章成光家骑车至少要20分钟,但是为了请到二中院的专家,他一天之内往返两次。

  在11月的寒风里,章成光骑着自行车兜转在闸北区的多家法律机构和社区之间,整整跑了20天,请到了12位具有资质的法律专家,组成了专家咨询团。

  做好“跟踪服务”

  流动驿站成立以后,每周一次流动在共和新路街道的23个居委会中,吸引了不少外区的老人。

  一场咨询会一般时长一个下午,章成光为此付出的心力最起码要3天:

  提前一天要联系好居委会踩点。“要看的东西很多,居委会是否有合适的场地,通知有没有贴出去。”章成光说,一场咨询会一般要借用居委会的两间房间,一间给老人排队等候,一间专门用来做一对一的咨询,“现在老人对隐私看得很重,身边多了个外人就不肯说。”

  活动当天,法律专家坐诊,章成光就在一旁做记录员。

  对他来说,工作的主要内容还在后面。“咨询日结束后,剩下的工作就是志愿者的了。”所谓的志愿者其实就是他自己,他会在咨询结束一个星期后拿着老人的记录登门造访,“用个时髦点的话来说,这叫跟踪服务。”

  章成光跟踪的不只是老人的咨询结果。在上门时,老人有公证需求的,他陪着老人去办;遇到家庭矛盾未调解好的,他就变成了调解员。有一次,为了帮一户人家解决房产分割问题,章成光前后忙活了4个月,有时,一周内就上门3次。

  作为上世纪60年代的华东理工大学毕业生,章成光说起助老的初衷时,只有一句话:“我就是那个时代留下来的一颗钉子、一滴水。”(记者 刘力源)

责任编辑:姚 杰
分享到: 
4.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