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鸿鑫:蓝天逐梦人
发表时间:2018-12-19来源:中国文明网

  记 者:王主任,您好。

  王鸿鑫:您好。

  记 者:欢迎您来到文明会客厅。您是什么时候到北京的?

  王鸿鑫:我是昨天晚上到的。

  记 者:是坐飞机来的吗?

  王鸿鑫:是的。

  记 者:作为飞机设计师,您平时坐飞机的时候,关注点和我们是不是不太一样?

  王鸿鑫:应该有点不一样。当我坐在飞机客舱,飞机开始滑行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我们平时工作的场景,比如说:切断系统,放下起落架,飞行员拉油门杆到反推位。

  记 者:那您坐一次飞机还挺辛苦的。

  王鸿鑫:作为飞机设计师,飞行员如何使用飞机以及市场需要什么样的飞机都是我们特别关注的。

  记 者:您是C919的主任设计师,您从小就有一个飞机梦吗?

  王鸿鑫:因为我家乡在农村,不敢说从小就有飞机梦。我国的第一个支线机ARJ在2002年国家立项批准,我是2003年参加工作的。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国力的增强,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大飞机事业,也不可能有ARJ和C919这两个型号。我刚参加工作时,ARJ综合实验室的厂房还没有开始修建,原来运-10的一些老厂房已经破旧不堪,我们就从丈量尺寸开始,丈量尺寸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接下来我在ARJ系统综合实验上工作了八年,直到ARJ21首飞成功。在ARJ21首飞之后,我就从事C919飞机试验规划工作,后来担任C919的液压起落架、刹车系统和管路系统集成设计与验证工作的主任设计师。  

  记 者:现在一提到C919,大家都会想到大飞机,这个“大”指的是什么?

  王鸿鑫:大飞机是相对于支线机的一个泛称,一般我们把150座以上的干线飞机就叫大飞机。C919和ARJ21相比较,尺寸上确实也大。C919现在的机身长度能够达到39米,ARJ21约33米。C919的翼展方向也比ARJ21大很多。C919不管宽度还是长度都是比ARJ机大。第二,载客量上来说,ARJ21一般是78座到90座,而C919是158座到168座,数量上也都翻倍了。从航程上,ARJ21这款飞机的满客也就是标准航程是2225公里,而C919的标准航程已经达到4000公里。

  记 者:4000公里,如果我们做个比喻,比如说从北京可以飞到哪里?

  王鸿鑫:从北京到上海大概是1000多公里,4000公里就是说它不用加油的情况下能往返两趟,而ARJ才只能飞一趟,就是这个概念。

  记 者:飞行能力更强了。

  王鸿鑫:“大”还可以从技术的复杂程度上来说,因为C919这样系统工程的设计,确实也比ARJ复杂程度高,所以它也是一个大工程。现在C919已经成为大飞机的“代言人”。

  记 者:工程越复杂,是不是需要涉及的面越大?

  王鸿鑫:C919有几百家企业作为产业链的延伸,大概有三十几所高校也都参与到整个C919的研制过程中。

  记 者:今年是您接触C919的第十年了,2017年的5月5日那天,您一定不会陌生。

  王鸿鑫:不会陌生,那是C919首飞的日子。

  记 者:当时您在现场吗?

  王鸿鑫:在,我正在指挥大厅。

  记 者:当时大厅是什么样的场景?

  王鸿鑫:飞机起飞之后,指挥大厅里保持正常、有序的指挥,飞机安全返场之后,大厅里一片沸腾。当时我们团队里有喜悦的,有由于喜悦而流泪的,各种各样的场面都有。我们的一位老专家程不时副总设计师也流下泪水。程不时老总的泪水,我理解是他对整个航空事业的情怀,这是对国家强大和进步感动的泪水。而我们在场设计师的眼泪,那是自豪的,是给自己交出一份答卷而感动的泪水。我认为这两种泪水可能有不同的含义。

  记 者:您刚才打了一个比方,说这是一份答卷。

  王鸿鑫:可以这么说。从2008年到2017年已经是9个年头,大家把自己的智慧和辛勤的劳动转化成一个载体、一个产品、一个型号,所以我们认为它就是一份答卷。特别是民用飞机,它的整个研制过程是非常缜密的,也就是说从图纸设计到产品制造,到最后飞行,每个阶段都是跨越式的。

  记 者:这张卷子做了9年,难吗?

  王鸿鑫:难,但是很开心。

  记 者:在首飞之前有没有经历过一些挫折?

  王鸿鑫:有,而且也有很多小的挫折。

  记 者:我们听说在首飞之前要做一系列的试飞,中间第一步叫做低速滑行?

  王鸿鑫:对的。

  记 者:当时您是在负责这项工作吗?

  王鸿鑫:当时我确实是负责这项工作,它是所有飞行工作的第一步,也是我们从总装制造到试飞取证的第一步,就像小孩第一天会走那样,虽然当时C919第一次滑行只有50米。

  记 者:50米是什么概念?正常应该是多少?

  王鸿鑫:正常的话,可以是一公里。第一天滑行过程中发现个问题,就是C919在滑行过程中,当飞行员踩刹车和松刹车的时候,飞机出现了横向的抖动。飞行员和飞行机组为了保证飞行的安全,在没有定位到问题之前就终止了后续的滑行。我们通过测试数据的分析,最后认为是由于整个刹车控制律引起的抖动。

  记 者:这个问题找出来了,什么时候解决的呢?

  王鸿鑫:我们当时通过故障复现等等一系列分析和验证手段,最后锁定是刹车控制律的问题。这个过程大概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外方供应商认为,抖动是由于结构振动等原因引起,而我们认为是刹车系统引起的。我记得我当时是团队中年龄相对比较大、参加工作时间比较长的,剩下的几个主管设计师,有的参加工作刚到十年,有的还不到十年。外方供应商是一个拥有几十年专业产品研制经验、长期工作在民用航空的专业团队,所以他们认为自己的权威性更高。但我们还是坚持自己查找问题的方法和方式,最后我们把意见报告给总师系统,最后总师系统果断地决策,要求外方供应商按照我们的要求去更改。所以大概用两个月的时间解决这个问题。

  记 者:这两个月当中您是怎样一种状态?

  王鸿鑫:特别难熬,由于我们的工作导致了整个飞机首飞的延后,我们在走廊里看到机组同事和领导都有愧疚感,这真是我们的心情。

  记 者:现在首飞成功之后再看这个问题,对于整个C919的实验包括研制的过程来说也是宝贵的财富。

  王鸿鑫:你说得特别对,现在任何的技术问题都要用批判的眼光去看,我们自己要吃透需求,吃透技术,我们自己要有一套体系和理论方法去做一些验证。

  记 者:要做到技术的中国主导。

  王鸿鑫:对,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在技术上没有深入的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记 者:是,最终还是成功了,所以还是要对您说一声:恭喜!我想这个“恭喜”不仅仅是所有中国网民想对您、对C919、对“商飞”说的,其实我们了解到,首飞成功之后,中共中央、国务院也向C919的成功发了一封贺电。

  王鸿鑫:对的。

  记 者:中共中央、国务院给C919大型客机首飞成功的贺电中提出:“努力把大型客机项目打造成为新时期改革开放的标志性工程”。在您看来,这里的“标志性”体现在哪儿?

  王鸿鑫:我觉得大飞机,就是C919,确实可以担得起“标志性工程”这个称号。为什么呢?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国家的综合国力增强,有条件、有能力从事大飞机这样复杂高端的产品研制我们现在掌握了5大类,20个专业,6000多项民用飞机技术。第二,C919因为是高复杂的产品,它要有一个特殊的管理方式,比如说C919设计和适航取证,对国家来说都是突破。

图片来源:中国商飞试验验证中心

  记 者:我们在很多的报道中都可以看到在“商飞”很多场合都悬挂着“四个长期”的标语,比如上面这幅照片。

  王鸿鑫:这是C919的系统综合实验室铁鸟大厅。铁鸟是一个综合实验台架,按照飞机1:1的尺寸设计,把影响飞机的重要安全系统,像飞控系统、液压系统、起落架系统,包括刚才说的刹车系统,都装在这个台架上,进行充分的测试。

  记 者:这个实验室后面非常醒目的有“四个长期”这几个字。

  王鸿鑫:大飞机创业精神有三个方面,第一个精神叫“航空报国”。程不时老总的眼泪,我觉得就是航空报国的情感流露。第二个就是“四个长期”,长期奋斗、长期攻关、长期吃苦、长期奉献。第三个就是“永不放弃”。事实上从运-10、程不时老总到我们现在青年的科研团队,我们一直在遵循着这样的航空梦,从来没有放弃过。

  记 者:在这里就要替广大网友问一个问题了,我们经常听说C919,也在画面当中看到C919,什么时候能坐上C919?

  王鸿鑫:我相信很快了,今年的103架机这个月底就首飞了。首飞就要投入一个试飞工作,后续我们要有6架机投入一个多地试飞验证取证的工作。试飞工作还受气候条件影响,比如说,大侧风试飞,需要风的时候要有风;我们需要结冰的时候,要有结冰条件。   

  记 者:所以这需要有一个时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王鸿鑫:对。不仅需要我们整个团队的不断努力,而且还得有气候条件,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支撑。我个人认为,不久的将来,国人就可以坐上我们自己的大飞机了。

  记 者:心向往之,大家共同努力吧。我们了解到,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也是咱们的全国文明单位,那全国文明单位当中党建是非常重要的,听说在您的党支部当中,也有非常多的青年党员是吗?

  王鸿鑫:我们现在的青年党员比例在80%左右。

  记 者:这个团队很年轻?

  王鸿鑫:对的。因为中国商飞成立是2008年,从成立到现在,公司本来就很年轻,所以说我们大部分都是2008年之后加入到大飞机事业中来的,但是我们成长速度很快。

  记 者:那您怎么看待基层党建工作?

  王鸿鑫:我觉得包括C919从立项到现在取得的成绩,党建工作的引领作用还是很强的。因为我们要践行大飞机航空报国的精神,践行“四个长期”,践行永不放弃的精神,我们大部分党员也起到了先锋模范的作用。同时我们也认为,党建工作与型号研制的中心工作也是密不可分的。我们所说的这种精神靠什么?我们不能放在嘴边,靠的是行动,靠的是每个人的付出,靠的是党员的先锋模范。我们支部也开展了一些非常具有特色的活动,我们叫“四心”活动。

  记 者:哪“四心”?

  王鸿鑫:第一,责任塑匠心;第二,管理铸精心;第三,发展聚恒心;第四,关爱暖人心。

  记 者:我们经常说伟大时代孕育伟大工程,伟大工程助推伟大时代。咱们C919的总师吴光辉他曾经也说过一句话,“我们面前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对于这句话您怎么理解?

  王鸿鑫:我认为这些关键核心的技术是买不来、讨不来和要不来的。我们别无他法,只有埋头苦干,只有不忘记总书记的嘱托,一以贯之、锲而不舍、扎扎实实、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我们要履行航空人的职责,去追求、去突破各项的关键技术,攻破各个山头,才能完成未来的国家大飞机的事业。

  记 者:圆梦的过程可能是一代又一代航空人接力奋斗的过程,那我们也把最美好的祝福送给C919,送给我们国家的大飞机事业,希望他们能够和C919一样,一飞冲天,越飞越高。谢谢您。(记者:范曼瑜 摄像:刘鲲鹏 林和 赵洋 摄影:朱丽晨 编导/剪辑:高晟寒 监制:邓植尹 责任编辑:贾玉韬)

责任编辑:贾 玉韬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952981&encoding=UTF-8&data=AEuTlQAAAAcAAKasAAAAAQAb546L6bi_6ZGr77ya6JOd5aSp6YCQ5qKm5Lq6AAAAAAAAAAAAAAAuMCwCFCQHljdpIsq8MjHapu-y7LcUQ9JvAhR5TAXD3bFrMAguOX0BExCjOgoTo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952981&encoding=UTF-8&data=AEuTlQAAAAcAAKasAAAAAQAb546L6bi_6ZGr77ya6JOd5aSp6YCQ5qKm5Lq6AAAAAAAAAAAAAAAvMC0CFQCSOzWeIjg2cn8PgQC57ElMqf6lOwIUW1zN5KYlaB7WUfQKlojbac9OIYI.&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