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宏涛:格桑花开唐古拉
发表时间:2018-10-30来源:中国文明网

  记 者:欢迎您做客中国文明网“文明会客厅”,来到北京感觉怎么样?

  邱宏涛:人还有点晕晕乎乎的,有些醉氧状态。因为我工作所在的营地海拔4980米,它的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一半,突然来到含氧量充足的地方,还有点不太适应。

  记 者:您从1998年入伍,在唐古拉山上已经驻扎了整整20年,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工作环境?

  邱宏涛:20年了,我对这片高原的热爱早已融入骨髓、深入血液。有首诗这样讲:“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四季穿棉袄。”这就是唐古拉山上最真实的写照。那里雪天和大风常伴,平均气温都在零度以下,恶劣时会达到零下三四十摄氏度。我所在连队的主要工作是给西藏输送成品油,我们班负责发电机组的维护,需要24小时值守。机房里的噪音达到120分贝以上,常年高强度的工作,战友们和我的身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比如神经性耳鸣、神经性头疼等等。

  记 者:我们听说您和爱人结婚之前一直都是书信交往,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还记得吗?

  邱宏涛:我很忐忑,我害怕她不会按照信上的约定,见了面就领证结婚。

  记 者:您们在信中约定第一次见面就领结婚证?

  邱宏涛:对。我和丁赟已经认识8年了,一直保持书信往来。在信上,我们早就约定好见面就领结婚证。她当时也看出了我的顾虑,她说:“户口本、身份证都带上了,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记 者:这么坚决?

  邱宏涛:对。但是,当时她家里反对,我们就没有举办婚礼。领证当天,我花107块钱请她在街边吃了个火锅,花了286块钱给她买了件打折的衣服。这个数字我和丁赟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记 者:第一次见面,一顿火锅、一件新衣服,然后就把婚给结了?

  邱宏涛:对!领了证以后,她就跟我上了唐古拉山。因为海拔高,她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头痛得整夜都睡不着觉,吸氧也没办法缓解。我们那里没有家属院,战友们就临时给我们挪了一间宿舍。过了半个月,她的身体好些了,就开始给班里的同志们洗衣服、补衣服,帮战士们写家信,还跑去炊事班包饺子、炒菜。

  记 者:如今你们已经是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了。这幅全家福是哪一年照的?

  邱宏涛:这是2013年8月1日早上,在北京看升国旗时拍的。其实,有些照片我真不忍心看,因为妻子和孩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总不在他们身边。我爱人怀孕期间,自己拖着笨重的身体做饭、种地、养鸡、喂猪,啥都干。因为营养不良和劳累过度,我们大儿子是早产的。

  记 者:早产的?

  邱宏涛:对。她在家里待产,我原本计划完成工作就回家陪她。没想到,突然接到部队的紧急任务,我就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回不去。她还安慰我说:“没事,部队的事是大事。”等我回家的时候,儿子已经一个月了。我把行李扔下,抱着她和孩子在床头哭。这应该是我爱人第一次看见我哭,也是她第一次看见我们西藏军人的眼泪。大儿子出生到现在,我们一直两地分居。我还没来得及参与孩子的成长,他们就都已经长大了。

  记 者:您是一位好军人。您平时对于孩子的教育如何?希望儿子继续参军吗?

  邱宏涛:我们只希望孩子正直、有思想,长大后能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因为他们是军人的孩子,所以我对他们也提了几个小小的要求:站要有站姿、坐要有坐姿、对人要礼貌、要尊老爱幼。我还教育孩子要热爱祖国,因为没有祖国就没有我们现在的一切。在他们小小的心里,也不知道能听进去多少、理解多少。我看大儿子的日记、作文里面倒是经常写着:“梦想自己长大了,穿上军装,超越爸爸。”小孩子都比较喜欢听故事,一有机会,我就给孩子们讲部队里那些英雄模范故事。关于孩子的教育,大人怎么引导他,他就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

  记 者:您和孩子有很长时间没见了,我们准备了一段小视频,是您的大儿子拍给您的,一起来看一看。

  邱宏涛:孩子确实是长大了。多年来,我很少陪在他们身边。妈妈的言传身教,对他们影响还是很大的。他妈妈经常给孩子们讲我的工作,告诉他们爸爸和叔叔们在山上有多辛苦,也会给他们讲我们的青藏线,讲我们高原军人的故事。相信妈妈也给他们讲过,当初不远万里嫁给爸爸,帮我守护小家,是为了爸爸能更好地守卫“大家”。

  记 者:今年是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您认为改革开放给您的家庭和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

  邱宏涛:我们长期驻守唐古拉,感受到最大的变化应该是交通和通信。以前我要想回趟家,需要在路上拦路过的货车,万一遇到下雪天气,经常要在外面站上六七个小时。幸运的是,青藏线上的货车司机对我们都特别友好,只要拦车他们都停。现在青藏铁路贯通之后,交通确实方便多了。相比十几年前,通信也更加便利了。记得2005年,我休假回去买了一部手机,就为了方便给家人打电话,没想到等我把电话带到连队,才发现根本就没信号。想打电话就必须去巡线,因为巡线路上,说不定走到哪一处就有信号了。每次巡线十几公里,如果是在内陆地区的话,一路小跑可能一个小时就到了,但在高原上要顶着风雪,四五个小时才能巡完。

  记 者:2016年12月12日,您的家庭被评选为全国文明家庭,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能给我们回忆一下当时的场景吗?

  邱宏涛:现在回忆起来,还能想起当时的紧张心情。我当时不停地整理衣服,生怕哪个地方有褶皱,哪粒纽扣没扣好,手心都是汗。当习主席跟我握手时,我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同时也感觉身上的责任使命更重了。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要做一名合格的军人,要当“四有”革命军人,要为实现强军目标努力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记 者:您心目中的文明家庭是什么样子?

  邱宏涛:这个问题我跟妻子丁赟也探讨过,应该是简单和质朴。我们是军人家庭,也许我们现在过得会比较艰苦,但简简单单、问心无愧就是最好的日子。我也时常对她说,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先把它们记下来,等我将来退伍能陪在你身边了,我再给你补上。她却总说,家里什么都不缺。

  记 者:我们国家有200多万名军人,其中像您妻子这样的军嫂还有很多。那么,您想对广大军嫂说些什么? 

  邱宏涛:军人奉献为国,军嫂奉献为家。正是有这么多军嫂默默支持、无私奉献,我们军人才没有后顾之忧,能为国防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非常感谢这些军嫂。

  记 者:您这20年的坚守,少不了妻子的关怀和父母的支持,您想对妻子和父母说些什么呢?

  邱宏涛:记得很久以前,我爱人问我:“你在唐古拉待了这么长时间了,能不能跟领导说说,换个海拔稍微低一点的地方工作?”我是这么告诉她的,唐古拉条件再艰苦,也是我们国家的一部分,也需要有人守。听到这个,她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叮嘱我在山上要把身体照顾好,家里有她,我放心。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我父母和爱人的支持,我也不可能在唐古拉一待就是20年。我跟这座雪山相处的时间比爱人和孩子还要多,只要祖国需要,只要军队需要,只要身体还行,我愿意一直在唐古拉坚守下去。

  记 者:非常感谢您的奉献和付出,在这里也衷心祝愿您的家庭和谐美满,祝愿您的孩子健康成长。

  邱宏涛:谢谢您。

  (记者:贺子桓 编导/剪辑:林和 摄像:高晟寒、赵洋 摄影:朱丽晨 监制:胡杨 责任编辑:王爽)

责任编辑:王 爽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910492&encoding=UTF-8&data=AErtnAAAAAcAAKasAAAAAQAh6YKx5a6P5rab77ya5qC85qGR6Iqx5byA5ZSQ5Y-k5ouJAAAAAAAAAAAAAAAuMCwCFCAvDPXh4W60Z_X0LGMeeFF-bRtSAhRoplllgYp5rbz6wJKOrcrWuwxmvQ..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910492&encoding=UTF-8&data=AErtnAAAAAcAAKasAAAAAQAh6YKx5a6P5rab77ya5qC85qGR6Iqx5byA5ZSQ5Y-k5ouJAAAAAAAAAAAAAAAvMC0CFA9aT3h9rAwF2d9xkvn6EcMbzapfAhUAiaTMl8Jw2kEue8lJAMR7RokRzWc.&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