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新时代赞歌》:我心永驻桃花源
发表时间:2021-03-23   来源:学习出版社

   

  2020年的春天注定是不平凡的,就在人们等待春意盎然大好时光早日到来的时候,我把我的部分歌词汇集成册,并附上每一首歌词的创作缘由,就是想给大家分享我充实的业余生活和作词的快乐。在说怎么写词之前,我想先谈谈“人生”这个话题。因为只有真正懂得了人生,才会对写词的人有一个客观的评介。

   

  一、什么是人生

   

  俗话说:“人生,人之生态也。”人生的内涵极其丰富,不仅仅是指人的生存生活,还包括学习、工作等方方面面,学习、工作、生活三者是人生的主要方面,它们之间相互联系、相辅相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不分割、相得益彰。看人生,决不能孤立地把它们割裂开来,这三者都是人生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人生的意义和人的追求是有着直接联系的。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提出“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划分为5个层次,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需求、尊重需求和价值实现需求。他从人性和人的需求角度诠释了人生的意义所在。

   

  从需求层次论中,我们可以看出来,人生追求的价值越高,意义就越大。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你的思想有多高,你的人生就有多远。思想高度决定人生的厚度。思与想本来是人的基本功能,那么每个人的思与想为什么又不一样?这就与每个人学习、工作、生活的经历有着直接联系。学习是一种基础,工作是丰富阅历的过程,生活是贯穿始终的。

   

  关于学习。狭义上讲,学习一般是幼年和青少年时期通过课堂实践、老师讲解等获得知识或技能的过程;广义上讲,是人在生活过程中自觉通过阅读、研究、观察和思考,所获得经验而产生的行为或行为潜能的相对持久的行为方式,它应是伴随人生整个过程的一种自觉行为,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句话说得好:活到老,学到老。学习的过程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快乐的过程。只有从学习中找到快乐,你的生活才有意义,人生才有品位。关于学习,我是这样坚持的。一是随时随地学。当前快节奏的工作、生活方式,很难使人有整块的时间来学习,现在空间和时间都相对变小、变少。这就要求我们像挤海绵里的水一样去挤时间,把坐地铁、乘公交、去应酬等零碎的时间充分利用起来进行学习。随着现代信息传媒技术的不断发展,现在还有不少手机等移动媒体,都是学习的掌中宝、好助手,要充分利用好。二是持续不断学。学无止境,学习要持续不断,无论是什么情况、什么环境,工作再忙、事务再多,都要按照既定的计划坚持学习。三是按着兴趣学。兴趣是学习的第一老师,有兴趣才能学得进、学得深、学得透。四是带着问题学。问题是学习的重要动力。要坚持问题导向,主动寻找问题,思考问题清单,在研究问题中不断深化学习,在解决问题中不断从学习中找答案。五是为完成任务学。围绕任务展开学习,在完成任务动机的驱动下,进行自主探索和互动协作的学习,并以任务的完成结果检验总结学习效果。

   

  关于工作。工作一般是指从学校毕业或结束学业后所从事的工程、制作、业务、任务、职业等行为,是人们日常所从事的活动,是一个不停思考、不断进步的过程,是人类生存生活的基本前提和必然需求,也是人生实现价值、体现价值的过程。

   

  关于生活。生活是伴随个人一生的活动,是与生俱来、一以贯之的,人生中任何一个事件的发生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广义上讲,学习、工作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说到这儿,也许你就要问我,你谈写词,怎么越扯越远,谈学习、工作、生活去了?通过30多年的学习、工作、生活,我深深感到,只有学习好,才能工作好、生活好,更好地享受人生。对于我来说,写词是加强学习的一种重要形式,更是提升工作境界的有效途径。细细想来,写词开阔了思维,训练了文字,丰富了情趣,使我获益匪浅,受益终生。更难得的是自从恋上了写词,我的心里就有了一个美好的向往,有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桃花源。这些年,我不光写词,还写文章、练书法、画国画。我从15岁起发表文章,至今已发表各类文章2000多篇,出版各类书籍10多本,撰写创作诗词500多首。许多歌曲广为流传,最得意的是作品上了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闭幕式,近几年央视春晚的主题曲都有我贡献的智慧,歌曲《春雨江南》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我们的美好时代》《一家亲一个梦》入选中国梦主题歌曲。任何事情不是孤立的,写文章也好,写诗词也好,练书画也罢,对我来说都是学习的一种方法,反映学习体会、学习成果的一种体现。我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不断学习、修为自己的。曾经不少人问我:你写了那么多的词,一定会占用不少时间。时间肯定会占些,但你把玩的时间、应酬的时间用于思考、写作不就行了!至于影响不影响工作,我的体会是不但不会,而且还会丰富生活、提升自我、促进工作。

   

  为什么这样讲呢?我认为,写词是一种健康情趣。第一,能够涵养自己,修身养性,提高自己的人文素养;第二,能够加强知识储备,日积月累,厚积博学,就能做到信手拈来,文如泉涌;第三,能够让思维敏捷,更加敏锐地观察和捕捉到现实社会里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并快速得到反应、传播、发酵;第四,能够使人勤奋,博览群书,杂览众刊,从而涉猎大量信息,开阔视野;第五,能够促进思考,提高文字提炼、语言概括能力和系统思考水平;第六,能够生动表达,诗词文字优美,内容丰富,语言鲜活,甚至一句词就蕴含着很多背景和故事,思想深度和内容广度、表现手法和阅读品位大不一样,读来意味深远、意趣悠长。尤其我们在机关工作的人,要撰写各类文稿,诗词可以丰富我们的文稿,提高工作水平。我们知道,毛泽东同志是个诗词大家,他边打江山,边治理国家,边写诗词,以诗词来抒胸臆、释情怀,激励全国人民。习近平同志对诗词也是情有独钟,他不光自己写诗词,而且在他的每篇讲话稿中,都会自如地运用大量诗词,这样的例子多不胜举。可见,写诗词不但不会影响工作,还会使工作境界得以提升、生活更有情趣。那么——

   

  二、什么是词

   

  文有文理,章有章法,词有词道。词是什么呢?我感觉,词是人们心中对美的一种追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桃花源,它来自生活、高于生活,是对人生感悟的一种凝练、一种境界。

   

  就词的概念来说,词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一种,别称有近体乐府、长短句、曲子、曲词、乐章、琴趣、诗余等,是配合宴乐乐曲而填写的歌诗。它始于南梁代,形成于唐代,五代十国后开始兴盛,至宋代达到顶峰,故俗称“宋词”。明代徐师曾把词的形式概括为:“调有定格,句有定数,字有定声。”据《旧唐书》上记载:“自开元(唐玄宗年号)以来,歌者杂用胡夷里巷之曲。”由于音乐的广泛流传,当时的都市里有很多以演唱为生的优伶乐师,根据唱词和音乐节拍配合的需要,创作或改编出一些长短句参差的曲词,这便是最早的词了。从敦煌曲子词中也能够看出,民间产生的词比出自文人之笔的词要早几十年。据我考证,词最早就是产生在民间,人们在生产生活中将发自内心的欢愉哼唱出来,慢慢被其他人接受,传唱并传承下去。

   

  词为诗余。古诗词的派别,主要分为婉约派、豪放派两大类。历史上婉约派的代表人物有李煜、晏殊、柳永、李清照等。婉约派的风格特点是婉转含蓄,主要是内容侧重儿女情长,结构深细缜密,重视音律谐婉,语言圆润,清新绮丽,具有一种柔婉之美,内容比较狭窄。豪放派的代表人物有苏轼、辛弃疾、岳飞、陈亮、陆游等。豪放派的风格特点是气魄大而无所拘束之意,题材广阔,不仅描写花前月下、男欢女爱,而且更喜摄取军情国事类的重大题材入词,使词能像诗文一样地反映生活,境界宏大、气势恢宏、崇尚直率,而不以含蓄婉曲为能事。还有一种是花间派,代表人物有温庭筠、韦庄等18位词人,词风艳丽香软,以描绘闺中妇女日常生活情态为特点,互相唱和,多写上层贵妇美人日常生活和装饰容貌,素以花比女人,写女人之媚词作都是文人贵族为歌台舞榭享乐生活需要而写。

   

  古代词讲究词牌,词牌就是词的格式名称。词的格式和律诗的格式截然不同:律诗只有4种格式,而词则总共有1000多个格式(这些格式称为词谱)。人们不好把它们称为第一式、第二式等,所以给它们起了一些名字。这些名字就是词牌。在正常情况下,一个格式是一个词牌。但是,由于同一个格式有时有若干个变体,所以几个格式合用一个词牌,有时同一个格式而有几个名称,因为各首词的词题不同,所以这种情况下,一般有词题。也就是说,一个曲子有多套词。

   

  关于词牌的来源。第一,本来是乐曲的名称。例如《菩萨蛮》,据说是由于唐代大中初年,女蛮国进贡,她们梳着高髻,戴着金冠,满身璎珞,像菩萨。当时教坊因此谱成《菩萨蛮曲》。据说唐宜宗爱唱《菩萨蛮》词,可见是当时风行一时的曲子。《西江月》《风入松》《蝶恋花》《钗头凤》等都是属于这一类。这些都是来自民间的曲调。第二,摘取一首词中的几个字作为词牌。例如《忆秦娥》,因为依照这个格式写出的最初一首词开头两句是“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所以词牌就叫《忆秦娥》,又叫《秦楼月》。《忆江南》本名《望江南》,又名《谢秋娘》,但因白居易有一首咏“江南好”的词,最后一句是“能不忆江南”,所以词牌又叫《忆江南》。《如梦令》原名《忆仙姿》,改名《如梦令》,这是因为后唐庄宗所写的《忆仙姿》中有“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等句。《念奴娇》又叫《大江东去》,这是由于苏轼有一首《念奴娇》,第一句是“大江东去”。又叫《酹江月》,因为苏轼这首词最后三个字是“酹江月”。第三,本来就是词的题目。《踏歌词》咏的是舞蹈,《舞马词》咏的是舞马,《欸乃曲》咏的是泛舟,《渔歌子》咏的是打鱼,《浪淘沙》咏的是浪淘沙,《抛球乐》咏的是抛绣球,《更漏子》咏的是夜。这种情况是最普遍的。凡是词牌下面注明“本意”的,就是说词牌同时也是词题,不另有题目了。

   

  《花间集》是我国五代十国时期编纂的一部词集,也是汉族文学史上的第一部文人词选集,由后蜀人赵崇祚编辑。本书收录了温庭筠、韦庄等18位花间词派诗人的经典作品,集中而典型地反映了汉民族早期词史上文人词创作的主体取向、审美情趣、体貌风格和艺术成就。从此,词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成一体,与诗并行发展,并在苏轼、辛弃疾等大词人手中得到最大的提高与发展。宋词得与唐诗并称,被后人尊为一代文学之胜。

   

  在现代,一般意义上讲词就是说的歌词。内地(大陆)为代表的词作家有乔羽、阎肃、韩晶霆、石顺义、车行、贺东久等,他们创作了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主题的歌词。港台的有庄奴、林夕、李宗盛等,他们的创作方向与内地(大陆)的词作家不同,作品瞄准的是人性、生活、对美好的向往等等。总之都是异曲同工,反映时代、记录心情、歌唱生活……

   

  三、怎样写词

   

  近年来,我在创作歌词中,找到了一些规律,有一点心得和大家分享。当然,这是我粗浅的认识和体会,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教。

   

  找词眼。词眼是指全词中最精彩和关键性的字或句子,歌曲中的记忆点。比如,毛泽东同志《沁园春·长沙》的词眼是“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要做有心人,善于从芸芸众生的事件中发现词眼,找到选题。一是从学习生活中找。词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要善于从日常学习生活中观察。只有找到了词眼,才会立得起来,把词的意象表现出来。二是从突发的灵感中抓。灵感是在文学、艺术、科学、技术等活动中突然产生的富有创造性的思路,具有突发性和一过性,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灵感是要通过一定的积累才会出现。写词要善于把握机会,捕捉到灵感。三是从思考的回味中提。问题往往会在思考后悠长的回味中“灵光一现”,要善于抓住它,养成习惯,灵感来了就随时记下来。有时我开着车,来了灵感就靠边停车记下来。四是从历史文化沉淀中寻。词是中华文化的精华,也是中国历史的一个缩影,要善于从底蕴深厚的优秀传统历史文化中汲取营养,涵养自己,启迪心智。

   

  写什么。一是写大势,也叫写时代。写词要紧跟党和国家大的形势发展,讴歌新时代,赞美新社会,唱响主旋律,传递正能量。比如,《幸福赞歌》《我们的美好时代》《好梦开了头》。二是写美景。通过描写祖国大好河山的自然景观,展现一幅幅美妙画卷,给人以美的享受,让人生活在这自然环境中有种自豪感,从而激励人。比如,“江南系列”、《美丽三亚浪漫天涯》。三是写生活。以小见大、见微知著,从描写生活的琐碎片段,体现人生的酸甜苦辣。比如,《好男人》《小女人》《回家过年》。四是写心情。人每个时期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因受外界刺激而产生的喜、怒、悲、恐、爱、憎等心境,词可直抒胸臆,表达情感。比如,“风花雪月在桃花源系列”。五是写历史。一些重大或有意义的历史事件,可以通过词的形式简洁明快地展现出来,朗朗上口,便于记忆,从而更好地以史为鉴,借古论今,让人在历史事件中得以警示。比如,“四大美人系列”。六是写故事。要学习编故事,讲故事,讲好故事。词要有故事性,有了故事的词一定会流传广泛。比如,《哭泣的野菊花》《邂逅》等。

   

  怎样写。把握10个字:一是突出一个“魂”字。即主题要鲜明,紧紧围绕主题来创作,用故事性来阐明主题,使主题之“魂”贯穿始终。二是体现一个“精”字。现代歌词的篇幅较小,一般16句,主歌8句,副歌8句。力求用最简洁的语言表明最突出的思想,以言之精悍打造词之精品。三是讲究一个“活”字。语言要生动鲜活,形象直观,通俗易懂,脍炙人口。四是按照一个“格”字。即格律,字数、句数、对仗、平仄、押韵等要遵守词的格式和音律,不是随随便便的,所谓的高级顺口溜。五是照顾一个“韵”字。即韵脚,韵脚是韵文句末押韵的字。韵文句子最后一个字采用韵腹和韵尾相同的字叫押韵,押韵的字一般放在一句的最后称“韵脚”,引这些字的韵母要相似或相同。六是要有一个“绝”字,即绝句。力求每首词都有一两句话能传诵千古,流芳百世,比如《听香》中的“心中若有桃花源,处处听香有邂逅”。七是别忘一个“哲”字,即哲理性。哲理往往是对生活的感悟,或渐悟或顿悟,或隐藏或彰显,使人们对人生、对事物以及对世界的现象所悟。再通过词,让人更好地明白事理,即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八是重在一个“情”字。即笔触饱含深情,入木三分,引人入胜,入情入理,使人产生情感共鸣。九是做到一个“真”字。即真实,这是建立在真切的人生体验基础上,以词的形式揭示出来的实际生活的本质与真谛,且比实际生活更集中、更典型、更强烈、更鲜明,是事真、情真、理真的三位一体,高度统一,这样词才会有生命力。十是力求一个“美”字。即形象美、回味美,经过精雕细琢和巧妙加工,把华丽的辞藻和主题鲜明的内容完美结合起来,营造出意境优美的画面,给人以视觉和听觉全方位的美感。

   

  四、需要注意的几个关系

   

  词与诗的关系。诗词,是指以古体诗、近体诗和格律词为代表的中国汉族传统诗歌。亦是汉字文化圈的特色之一。通常认为,诗较为适合“言志”,而词则更为适合“抒情”。词不等于诗,尽管词与诗一样在结构、格律和情感特征等方面有类似之处,但诗歌是写在纸上供人吟读玩味的,可以用来细细琢磨。词为诗余,而词是要配合歌曲来创作的,要简单、好记、上口。通常认为唐诗宋词,其实唐后五代词已经兴起,而且已经很发达了。以王安石、欧阳修、苏轼为代表人物。诗歌可以用典,可以写得很深奥,可以通篇感叹,也可以设置潜台词让人意犹未尽。严肃歌曲亦是如此。通俗歌曲的歌词不是这样,歌词要尽量直白通俗,要精练优美但不可深奥难懂,只能用3秒钟就要通过听觉懂得意思,要有高潮部分的反复歌唱但又不可一味高调。因为唱歌是现场式的传情表意,所以更来不得潜台词。诗的语言精练而形象性强,具有鲜明的节奏,和谐的音韵,富于音乐美,语句一般分行排列,注重结构形式的建筑美。词是乐的配对,由于这种文体对音乐的依附性,决定了词在体制风格上一系列的特点。词必须有词调,词调决定词的格式。

   

  诗词与书画的关系。书画与诗词历来关系密切,一方面,诗词历来为书家最常见的书写内容,两者相互激发,相得益彰。故历来书画家莫不是文人,而文人无有不通晓笔墨之道者。另一方面,书画与诗词,同属艺术,书画艺术一般依赖文字内容,而诗词对书画形式产生支撑,书为心画、词为心志,故而通晓书画者,易于领会诗词之要义,精于诗词者,亦易会通书之法理。可以说,书画与诗词在发展中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相互吸纳、相互补充。尤其是书法,到最高境界也讲究是个诗性和节奏感,你看字大字小、字浓字淡、字方字圆、字长字短等完美统一在一个整体里,这些都是来表现诗词性的。

   

  诗词与性格的关系。上面我提到了诗词的派别问题。诗的派别太多些,词主要是婉约和豪放两大派。婉约派的词如小桥流水,娓娓道来,以涓涓细流的方式叙事,从细腻、柔情中见词眼,往往比较嗲。而词作者定是一位情感细腻的性情中人,是一位注重细节、讲究方法的人;豪放派则顾名思义,词如其人,定是一位爽快、耿直、豁达之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心里装不住事的人。这种人写出的词往往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大爱大恨,不加掩饰,爱就是爱,恨就是恨,不会藏着盖着。但是,管他是什么样的词人,他们一定是很感性的人,思维方式是典型的感性思维,太理性、太冷峻的人可能不适合写词。诗意在他们的冷静中被磨去了,文采在他们的顾虑中变得苍白了,激情在他们的逻辑中渐渐消失了。所以,我们既要有感性思维,又要有理性思维,在老到中留住几分童真,让自己更全面更丰富。

   

  诗词与做人做官的关系。历史上有很多的诗人词人和文人墨客为官从政,但大多仕途多舛,郁郁寡欢难以得志。比如,杜甫、李白都有从政的经历,但官当得都不如意,属不得志那种。而南唐后主李煜,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造诣很高,在晚唐五代词中独树一帜,对后世词坛影响深远。但用毛泽东同志的话来说:“南唐李后主虽多才多艺,但不抓政治,终于亡国。”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二者思维方式有所不同。词人思考问题以感性为主,思想自由散漫;做官从政则要求思想缜密,理性处事。而历史上作词做官俱佳的也不乏其人。我上面讲的毛泽东同志的例子就是把写诗词与从政结合得很好,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歌词与其他方面的一些关系。古时候,先有曲后有词。现在,基本上是先有词后有曲,当然也有先曲后词的。俗话说:好马配好鞍。写出好的歌词,还要配有好的曲子,达到词曲高度契合,不然就是驴唇不对马嘴了。一是情绪要契合。唱歌强调“声者发乎情”“情动而辞发”。歌者的喜怒哀乐与词的内容要搭配一致,否则,演唱在观众的听觉和视觉中有形无神、有声无情。二是风格要契合。无论古典音乐还是时尚音乐,无论是美声唱法、民族唱法还是通俗唱法,都要与歌词内容相协调,音乐风格符合不同的词风。三是配器要契合。根据词的内容和风格,合理给声部分配乐器,使器乐合奏曲中各种乐器的性能、音色对比等配合达到预想效果。四是演唱要契合。歌者与曲目的最佳契合点是歌者与曲目在声音、个性与风格特征、情感静态、舞台表演上完全融合在一起的最佳表演状态。五是运用要契合。根据不同的词,选择相应的场合进行演唱,把词所蕴含的“魂”和思想通过合适场合完美演绎出来。

   

  最后,这里收集的歌词大部分已制作成歌曲,多部分已经传遍大江南北,大家已是耳熟能详,现在,我把每一首歌词及创作缘由和大家一起分享,目的就是和你一起走进这片心中的桃花源,欣赏花开花落时的风花雪月。除了感谢以上为我歌唱的歌唱家、演员们,还应该感谢那些在背后默默无闻,与我长期合作的作曲家和歌曲制作人员,一首歌曲能够成功,绝非是一个人的功劳,是大家愉快合作的结果,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

   

  我心永驻桃花源!愿你走进我的桃花源,拾起这瓣瓣花语,来寻找你的影子,你的快乐!

 

   

  安华

  2020 年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