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山:行走在田埂上的文艺青年
发表时间:2011-12-16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安徽小伙儿唐振山写小说、玩摄影、做音乐、打篮球样样在行,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这在他就读的宁夏司法警官学院人人都知道。除此之外,唐振山还勤于观察,喜爱思考,经常把自己身边的趣事拍成片子,送给电视台。

  自今年8月以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掌政镇典农公园广场跳舞的中青年妇女队伍中,出现了一名小伙子,引起了村民的围观。

  来人正是唐振山。今年7月,23岁的他从宁夏司法警官学院毕业,通过层层选拔,入选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文化建设专项行动。7月末的一天,带着新入职的欣喜,唐振山背着简单的行李,走出生活了4年的大学,来到掌政镇文化站,当起了镇文化站副站长和镇团委副书记,在麦田环绕的掌政镇文化站安下新家。

  很少跳舞的唐振山在舞蹈的队伍中,不知道怎么摆弄手脚,“尽管紧忙乎,还是跟不上大伙儿的节拍,给围观的乡亲带来了很多的乐子”。

  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小伙子,掌政的舞友们似乎有点儿不习惯,“都不怎么和他说话”。可唐振山还是天天准时出现在舞蹈的队伍中。

  广场集体舞会结束,回到住地,唐振山认真反思还有哪个动作没到位,并一遍一遍地练。渐渐地,围观的乡亲们也发现,小伙子的舞技有了明显提高,且有说有笑,“和妇女们打成了一片”。

  掌政的乡亲们还发现,自从这个小伙子来了以后,掌镇广场上的动静大了,跳舞的人越来越多,“闲聊的没了地盘”。

  来到掌政镇不久,这个“双料副职”发现,镇里的计算机房空空荡荡,只有3台旧电脑;图书室落满灰尘,一些书散放在书架上,新到的书的包装都没拆开,随便堆放在角落里。他还发现,农闲的时间,乡亲们来看书的很少,很多人聚在一起说闲话,还有人赌博。

  沉睡的图书资料,简易的文化设备,让唐振山觉得,农村的文化建设其实也很具体。“配齐设备,别让它们闲着就行”。

  文化站的设备购置清单交到了掌政镇政府、兴庆区文体局。很快,电脑室里添上了10台电脑,没人懂电脑,唐振山就一台一台安装好,并联上了网络。图书室也敞亮了,唐振山按种类把图书进行了分类,并在阅览室配上了30把椅子;活动室原来有两个乒乓球桌,唐振山购置了两副球拍。

  设备是齐了,可唐振山发现,那些图书资料、文体设备还是闲着。他进一步观察,很多人宁可闲着转悠,也不参加文体活动,“参加文化活动的意识很淡薄,这些现代的设备好像和村民有距离”。

  “要改变乡亲们打发时间的习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思考,这位年轻的文化志愿者看到了建设农村文化的关键。

  唐振山做的第一件事是给乡亲们普及电脑知识。为了让大家知道这件事,他把这个信息告知了各村村支书、镇上的干部、卫生所的大夫,发挥镇上这些“公众人物”的传播效应。此后连续5天,每个中午唐振山都会准时站在文化站的大院里,等候着没摸过电脑的村民,给他们启蒙。

  从开机、关机教起,村民们学会了上网冲浪,下载音乐、电影,学会了word、excel等基本的办公软件,唐振山还教会了村民们网上购物。学习的间隙,唐振山领着大伙儿参观图书室、文体活动室,介绍如何借阅书籍,文体设备如何使用。

  唐振山的主动作为有了明显成效,来镇上办事的人有的在电脑室上网,往手机里下载最新的歌曲;有的到图书室借小说、农技书籍带回家;有的约朋友来打乒乓球。文化站的小院子一下热闹起来了,找唐振山借书、学电脑甚至给娃娃辅导功课的人越来越多。安徽小伙成了塞上农村的红人。

  掌政的文化站活了,可唐振山又有发现:来文化站的多是“散客”,在镇上办事,顺便光顾文化站,“而且好多男人秋收后出去打工了”。

  “要把阵地建起来。”唐振山知道,在掌政镇,开展文化活动最活跃的就是那群广场上跳舞的中青年妇女。自从“攻克”了这群中青年妇女,唐振山感觉和乡亲们熟络多了。闲暇时间,他经常会搭着前来办事的乡亲的摩托车、三轮车,穿行在掌政镇13个村子的田间地头,找大伙儿聊天。

  “家长里短都会讲,也会给我的工作提意见。”唐振山对记者说。闲聊中,唐振山了解到了乡亲们提出的各种文化需求,“老年人爱听秦腔,中年妇女需要织毛衣的书,卫生院的大夫说医学书太少……”听到这些,他都会拿笔一一记下。

  时至今日,来掌政镇刚过4个月,唐振山对周边几个村谁喜欢啥已了如指掌,他准备尽快申购一些“装备”,“给喜欢秦腔的把秦腔的光碟送过去,给喜欢织毛衣的准备好相关的书……”

  “下一步,准备按需做好点对点的服务,但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唐振山还准备在各村建立村级文化辅导志愿者队伍,由村团支部书记负责,其他村干部和文化活动积极分子参与其中。

  他觉得,经过4个多月的观察和培养,建立这支队伍的时机已经成熟。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邵紫晖
分享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