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基层)刘红:戍边官兵的“娘姐”
发表时间:2011-12-10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新疆塔城12月10日电(记者 贾启龙)一场厚厚的冬雪之后,刘红家到库则温哨所5公里的小路被封堵得严严实实。看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鹅毛大雪,刘红的心里不禁有点空落落的感觉。

  一大早,刘红就驾着借来的马拉爬犁,带着零食和生活用品,扬鞭匆匆赶往风雪边关。在那里,一群年轻的士兵兄弟正期盼着他们的“娘姐”到来。

  刘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65团5连职工。“我的年龄正好可以当他们的姐,可战士们说见到我就像见到了娘。”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库则温哨所的官兵悄悄称刘红为“娘姐”。

  今年36岁的刘红幼时患小儿麻痹症,下肢落下了残疾,如今在临街的家中经营着一个小卖部,丈夫同是兵团的职工,一家人生活得幸福美满。

  “当兵的梦没圆成,可我认下了一群当兵的兄弟。”刘红家与库则温哨所相隔5公里。因为连队周围无社会依托,购买生活必需品必须要到刘红所在的165团团部。后来,一位姓陈的老人挑起扁担为连队官兵当了10余年的货郎。

  6年前,陈大爷因病去世,刘红推上了自家的电动三轮车,为库则温的官兵当起了“女货郎”。

  几年来,刘红每周至少为官兵送两次货,不但价格比山下便宜,而且随叫随到。

  腿脚不便,使得刘红在送货途中险情不断。有次,下大坡时,车闸失灵,眼看三轮摩托就要飞出路基,情急之下,刘红费尽全力拐转车头,将车翻在路上。车刹住了,可人却被重重地压在下面。

  另一次,刘红给20公里外前哨班施工的官兵送矿泉水。由于三轮摩托动力有限,她只好央求邻居用摩托车捎她送货。飞驰中,她的眼睛被一只蜜蜂击中。

  “当时,感觉眼睛像被一块石头击中!”疼痛穿心的刘红只得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抱着矿泉水桶,硬咬着牙坚持到了前哨。

  后来,刘红被蜜蜂击中的眼睛肿了有半个月,“那段时间,只能眯着眼睛看人,但心里很开心!”

  刘红送货有个习惯,一是不打扰部队正常工作,只要官兵忙,她宁可在飞雪的室外候两个小时;二是时间再晚,也不在连队吃饭。

  时间长了,刘红更加喜欢上了这些年轻的士兵兄弟,而哨所的官兵也把刘红当知心姐姐,有什么事儿都找她帮忙。

  战士杨强的父亲动手术,急需1万元钱,要求2个小时内就要打过去。心急如焚的杨强给刘红试打了电话,没想到她满口就答应了。

  其实,那天刘红身边也没那么多钱。幸好赶上有个客户还她4000元钱,加上借遍亲朋邻居,一瘸一拐的刘红东家跑、西家借,好不容易给杨强凑足了钱。

  借钱、打款、收信、寄包裹、交电话费、缝衣服……只要官兵一个电话,刘红就能忙活大半天。有时,实在忙不过来,她就把客人“赶”出商店,“我就喜欢跟战士们在一起,听到他们亲切地叫我一声姐,我特别高兴,哪怕就是外面正下刀子,我也得出去帮他们!”

  战士张星培过生日,就差一个蛋糕。刘红得知后,踩着摩托车,终于在晚上11点前将大蛋糕送到了小张的手里。

  “连队到刘姐家之间的路没有灯,摩托车很容易跌到沟里,她就这样一路摸黑给我送来了蛋糕!”谈起往事,张星培泪眼婆娑。

  慢慢地,刘红的家成了库则温哨所的“爱心驿站”。官兵有事没事,只要经过这里都要驻足歇息一会儿。尤其冬天每周一次的潜伏和运送冬菜,官兵只要到了刘红的家,总有温暖的火炉和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们。

  刘红的拥军之情,也深深感染着她的丈夫。今年初,库则温哨所要在某号界碑附近设立执勤点。营建时,需要运送大量物资器材,由于路况较差,大型车辆难以开进。夫妻俩开着新买的皮卡车到哨所,无偿为连队运送各类物资。

  整整5天时间,新买的皮卡车在边境线上跑了2000多公里路,2副新轮胎被利石扎漏了气。连队付钱,被拒绝;给油补偿,又被拒。

  今年初,哨所再次被雪围困,官兵日用品亟待补充。刘红夫妻俩二话没说,驾着马拉爬犁,冒着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终于将物资运到了连队。不料,返回途中被困在积雪中达两小时,差点被冻残。

  6年来,刘红和库则温哨所的一茬茬“兵弟弟”的关系超越了亲情。每年春节、建军节、国庆节等节日,刘红都要带着礼物到连队看望;老兵复退、新兵上站,她都要在自家门前燃放鞭炮为路过的“兵弟弟”们送行。

  2010年,接退伍老兵的车从另一条路下山了,不知情的刘红在家门口等了一上午,“准备的鞭炮没放成,最后一次面也没见成!”至今,刘红还为此耿耿于怀。

  刘红所在的165团处于极寒地区,这里最冷时,气温几近零下50摄氏度。

  今年初,刘红的父母从平房搬到了家属楼里,心疼女儿的老两口多次劝刘红随他们住到暖和的楼房里——毕竟,女儿腿脚不便。

  “我要是走了,战士们看到家里的房门锁着,那该多伤心,他们以后到哪儿去吃饭、烤火,谁来帮他们?”刘红和丈夫至今坚守在破旧的平房内。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桑小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