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基层 听民声)额敏河哨所:守望野生动物的快乐家园
发表时间:2011-11-28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新疆塔城11月28日电(记者贾启龙)入冬后的第二场雪,把额敏河哨所外围的芦苇荡封得严严实实,湖心结冰,难再捕鱼。“嘎”的一声,上千只鸥燕列阵一字队形振翅南飞……

  挥手作别了栖身于水际滩头的“老友”,中士刘成朋和战友们一人拎根木棍,沿着额敏河两岸的林带,一一清除深藏于雪下的狼夹子。

  新疆军区额敏河哨所坐落在中哈边境一片湿地中央,周围有着茫茫无际的芦苇荡,额敏河在数十公里白杨林的掩映下,静静流向境外的阿拉湖。

  这里是马鹿、大头羊、狼、灰鹤、鹰等野生动物繁衍栖息的快乐家园。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的恢复,越来越多的动物开始向哨所周边的湿地集中。千只沙鸥野鹤翱翔蓝天、百只黄羊奔跑撒欢的景观,在官兵眼里已司空见惯。即使冬日,刘成朋还能在河里看到一尺来长的野鱼。

  野生动物多了,一些不法分子随即将目光瞄向了这片湿地。因此,除了正常的边防巡逻执勤外,刘成朋和战友们有了一项新的任务:守望这片野生动物的快乐家园。

  春天,从境外的阿拉湖逆游而上的鱼儿沿着额敏河一路北上产籽。这些跨国的鱼儿在一些地方据说被贪嘴的食客炒到了一公斤上千元的价格。

  因此,每逢渔期,一些利欲熏心的人就偷偷下河,层层设网捕鱼。为了保护珍惜的野生鱼,刘成朋和战友们白天同渔政部门一道沿河巡查,晚上轮流在河畔站岗放哨,一旦发现有人私自捕捞,马上派遣快反小分队前去拦截,收缴捕鱼工具并将涉案人员交由公安部门。

  哨所周围有着数千亩的芦苇荡,这里水草丰盛,更是鸟儿的天堂。每年,天气刚刚转暖,成千上万的大雁、野鸭、灰鹤飞越万水千山来此筑巢产卵。

  鸟儿刚产下卵,一些贪心的人便提着篮子,涉水前来偷盗。在鸟儿孵化期,刘成朋每天都要和战友利用巡逻之机,到芦苇荡四周转转看看。

  一天,他们抓到一个偷了满满一篮鸟蛋的人。刘成朋和战友们监督着偷蛋者将一枚枚鸟蛋放回到鸟巢中。由于芦苇荡太大了,几十个深藏于密草丛中的鸟窝一一找出来,真是不易。

  那天,刘成朋和战友们一直盯到了天黑。

  刚刚破壳的小鸟经常爬到巡逻路边,迷路后无法找到回家的路。每每遇此,刘成朋都要和战友们挽起裤腿,趟过冰冷的湖水,将雏鸟小心翼翼地送回窝中。

  对于刘成朋来说,最难的是保护野狼。吃羊的本性,加之当地人偏执地认为狼牙和狼前腿一块被称为臂石的膝骨,具有避邪驱灾奇效。用“三步倒”下毒、四处布置一下就能打断粗壮木棍的“狼夹子”……这里的狼,一度遭到灭顶之灾。

  起初,连队让刘成朋拆掉河边的狼夹子,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看着战友们饲养的牛羊被狼掏空了内脏,大家用鞭炮、响锣吓唬却不能奏效,刘成朋恨透了这些狼。尽管不太愿意,落雪后,每隔一段时间,刘成朋仍要和战友踏着积雪,将沿河两岸——狼冬日常出没的地方,将狼夹子一一清除掉。

  随着狼夹子一个个被拆,狼的数量明显增多。刘成朋发现,湿地周围的鼠患渐渐消失。前些年,官兵最怕在遍地鼠洞的路上骑马巡逻,军马不慎失蹄,踏空鼠洞,或人马尽摔,或马腿被废。

  阻止人为的捕获和狩猎外,刘成朋和战友们还常常对一些受了伤的野生动物实施救助。

  饥饿无力而难以翱翔的雄鹰,被铁丝网剐得伤痕累累的小鹿,被捕兽器夹断腿的野羊,从树上跌落的雏鸟……刘成朋和战友们都要把它们带回连队,好吃好喝地伺候着,等治好伤后,再将它们放归大自然。

  有一天,刘成朋在巡逻途中发现一只落单的小鹤。原来,小鹤因背部受伤后感染生蛆,皮肉大面积深度溃烂。刘成朋将小鹤抱到卫生员那里,拿镊子将一只只蛆虫从肉里剜了出来,用碘水和双氧水反复清洗和消毒。

  一周后,小鹤伤口痊愈,刘成朋准备将它放生。放生时,小鹤“嘎”地叫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振翅而去——这成为刘成朋心中最美好的记忆。

  刘成朋认为,每个动物都是富有感情的生灵,人类应该善待这些来自大自然的朋友。

  哨所驻地,有驯鹰传统,当地牧民以拥有一只驯鹰为荣,有些人专门出售小鹰牟取暴利。一位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攀登百米之高的峭崖,掏得一窝雏鹰。

  刘成朋知道后,耐心地做他的工作。一番诚恳劝诫后,这位年轻人将雏鹰交了出来。如今,这个年轻人被发展为哨所的护边员。同刘成朋一样,天天守望着这片充满生机的家园。

  “家园靠所有人守望,才会变得愈加美丽。”刘成朋说,他和战友渴望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大自然的行列中来。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刘 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