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一线见闻:村里有个“老干局”
发表时间:2011-09-01   来源:人民日报

甘梅兰(右二)正和几个会员商议中秋国庆的文艺表演,挑选表演道具。记者吴齐强 摄

  8月31日一大早,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下起了小雨,天气并未因此而凉爽,还是显得有点闷热。烟雨朦胧中记者一行来到了上栗县新益村。

  一进村,一幢漂亮整洁的四层小楼映入眼帘,这就是新益村的村委会。

  进入院落,前来办事的村民来来往往。一面墙上挂着数十张个人的大头照,每张照片下面,都有说明:姓名、入党时间、参加工作时间、在村里担任的职务,一目了然。

  在村委会妇女主任李志英的引导下,我们走进一个又一个活动室。在二楼的一个活动室,墙上挂着老年协会的牌子,一位大妈乐呵呵地走过来招呼记者:“欢迎来我们村采访,我叫甘梅兰,今年64岁了,是村老年协会的主席。”

  “哦,村里还有老年协会?”记者一愣。

  “是呀,我们县村村都有老年协会。老年协会把老人们组织起来,走村串户宣传政策,帮助村里出出主意,当当和事佬。”

  “起的作用这么大,那不就是一个‘老干部局’吗。”记者的话引起一阵欢笑。

  “在我们村,老人就是宝啊!”村党支部书记李云桃说。

  在新益村,记者真切感受到村老年协会越来越被村民和干部认可。这些老年人被村民形象地称为不拿工资的乡村“好管家”。

  村民甘绍希86岁了,因300元的山林租金,与儿子发生纠纷,一气之下将儿子告到乡司法所,宣称让他“进班房”。甘绍希有病卧床,儿子媳妇赌气不理,甘梅兰主动帮忙照顾,天天端茶送水甚至倒尿罐,劝解老人想开点。老人心动了,儿子媳妇感动了,矛盾化解了。

  新益村很干净,21个村民小组分布着28个姓、3000多口人,路边、院落看不到乱扔的垃圾。啥原因呢?村民刘明远说,每天早晨5点钟,100余名老协会员分段包干,一顶草帽,一辆手推车,一把铲,一把扫帚,一把锄头,坚持义务扫路护路,还协助保洁员把全村的垃圾分类收集、处理。

  李家屋场的李培达84岁了,坚持栽花种树,还主动负责浇水、保养工作,“环境卫生好,自己住得舒服,乡亲们也健康。”老年协会还组织政策宣传队,敲着腰鼓下组入户宣传封山育林、森林防火等各项政策。

  “全村的森林覆盖率已超过80%,”李云桃说,“老人家栽树护路,谁敢乱砍瞎弄呢?哪个不怕雷打哟!老人们是村干部的师傅和强大后盾。”

  在村委会二楼文化室,我们看到花花绿绿的演出服装挂了一排,彩扇、腰鼓、快板放得整整齐齐,甘梅兰正和几个会员商议中秋国庆的文艺表演。“感觉乡村文艺有味了,上瘾了!”李荣辉是退休教师,“退休前,对这些村里的文艺演出没兴趣,现在一天不参与就浑身不舒服。”

  李荣辉拿出自己编的快板《和谐大家庭》,用浓重的乡音念道:“冲冲窝窝一家人,出门尽是自己人,左邻右舍过得好(方言:关系处理得好),遇事无烦恼。”与湘方言类似的萍乡话,铿锵有力,赢得一片掌声。

  乡村文化活动红红火火,新益村涌现了“三多三少”新气象:感恩的多了,骂娘的少了;志愿者多了,袖手旁观的少了;参与健康文明活动的多了,赌博的少了。

  “做好一个老人的工作,就可以带动七八个人。”周自洪老人对老年协会发挥作用有自己的心得。他向我们介绍,新益村积极引导老年人协会发挥为经济发展服务、民情民意收集、村级事务监督等作用,将农村老年人协会从“边缘化”推向“前沿”阵地,成为村干部征求意见、商讨村级事务的“参谋部”。在村里重大事项作决策前,先征求他们的意见;在决策实施中遇到阻力时,请他们出面进行排解,抓好每项工作的落实。

  “要积极推进全市600多个老年协会的正规化建设。”萍乡市委书记刘和平说,“要让老年人不仅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而且还要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这样的话,我们当干部的心里也踏实。”

责任编辑:王跃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