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一日]新京报安颖:感受延长县农民的新生活
发表时间:2011-08-08   来源:中国记协网

  8月6日:粒粒皆辛苦

  早上8时,太阳还没“露脸”,我们二组的一行人已经扛上锄头“下地”了。对于我们这些城市的孩子,尽管有些人在乡下也有亲戚,但因为我们大多是家里的“独苗”,从来都是不干什么农活的。

  艾大叔家有4亩洋芋地,我们跟着几位农民师傅进行了简单的学习后,就开始锄草了。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在农民伯伯的手中,锄头被使用得灵活自如,但锄头到了我们的手中,就很不听使唤。尽管我们十分小心,但还是偶尔会伤害到洋芋苗。

  半天过后,我感到双手掌心火辣辣地疼,仔细一看,掌心已经是红白相间的颜色,手指的指根处也磨出了水泡。再看看农民伯伯的两只大手,经年累月的劳作中,已经让掌心的皮肤磨得粗糙,用手摸上去,能摸出坚硬的茧子。

  仅仅半天的农活,让我们感触颇多。当我们抱怨饭菜不够好吃、米饭太硬、挑挑拣拣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为了这些饭菜,农民伯伯付出了怎样的心血和劳动。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从小学时就会背诵的古诗,让我们有了更深的体会。

  8月7日:寻常农家用上高科技

  我们都知道,缺水是黄土地上的人们世世代代都面对的困难,水是这里再宝贵的稀缺资源。

  缺水的延安人民如何生活?靠什么饮水?用什么洗衣?到了我所居住的延长县南河乡左溪村,我发现,智慧的延安人民找到了应对干旱的办法。

  从延安市里出发,车辆一路向东驶出延安市区,沿着蜿蜒的柏油路翻过座座大山,驶向位于100多公里外的目的地:延安市延长县南河乡左溪村。这里是延长线经济最困难的地区之一。

  左溪村共有47户人家,大家联排居住,各家都有砖窑和大院子。

  在我所居住的艾大叔的家,院子足有60多平方米,有两间窑洞和一间宽大的厨房,院门口还建了卫生间在。艾大叔说,他们的房子是2年前盖好的新房,当初,他们一家都住在距离这里200多米外的老窑洞里,后来,他们一家人“移民搬迁”,县里和村民家各出一部分资金,盖起新房新院,还配有积水水窖、沼气能源、太阳能烧水器和有线电视。

  现代的高科技让山里的农户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而首先需要解决的当然是用水问题。

  艾大叔带我去看了一个长15米、宽10米的深坑,他说,这个深坑足有3米深,名叫“涝池”。当年涝池用于收集雨水,村民饮水、牲畜饮水以及洗衣就指望它了。但即使这么大的涝池,里面的水也有用完的时候,那时,村民们就只能赶着驴到山沟里去驮水,近的也要往返一两公里路,需要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遇到下雨,道路不好走,就更糟了。后来,村里打了地下水井,饮水问题才得以解决。但仅仅解决饮水问题是不够的,村民们还需要洗衣、洗脸。

  从10年前开始的“甘露工程”,改变了村里用水难的现状。我在艾大叔和其他乡亲们家中都看到了这样的积雨蓄水设备。

  在院子的一角,有四周高中间低的小洼地,上面有一根白色的粗管子通向地下,村民们告诉我,每当下雨,雨水就会根据地势,流向院子内的小洼地,通过管子流到位于地下的水窖中积累起来。各家的水窖都是深约6米至8米、直径约2.5米的圆柱形,蓄满的雨水可以供一家人使用1年。

  而从水窖中会有通向地面的压水设备,村民在自家院子中就可以取水。这些雨水,村民会定期消毒,保持卫生,日常洗衣、洗脸都够用了。

  “甘露工程”不仅解决了村民们的用水问题,庄稼地里也有这样的大水窖,积起的雨水用于农田灌溉,同时,村民们均种植较为耐旱的植物,如洋芋、芝麻、油葵,近几年,村民们在试验了种植烟草、酥梨失败后,退耕还林种植耐旱的苹果树苗,庄家地里的水窖为树苗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此外,沼气能源因其广泛的用途也广受农户欢迎。据延安市延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常胜军介绍,县乡提倡发展农村沼气能源建设,目前延长县的能源建设在全国较为领先。

  目前,多个农家都有沼气池,沼气池和猪圈相连,猪粪在沼气池里发酵产生沼气,沼气再通过管道输送,可用于照明、生火做饭,沼液可以喷洒在果树的叶面上,进行叶面施肥,可以替代农药防虫防病,利用沼渣进行土壤施肥,为植物的根系供应养料。

  太阳能烧水挨家都有,设备就安放在院子里,阳光充足的时候,把一壶生水放在支架上,采用光学原理,20分钟就可以烧开一壶水,完完全全的绿色能源。

  两年多以前,延长县广播电视局给各村农户都发放了“村村通”卫星接收器,电视上能接收50多个频道,画面清楚,大山里的农户们能看到全国各地的电视节目了。

  “原来没有这些设备,条件就不行,现在有了这些高科技玩意,生活条件比以前改善了很多,节约了一半以上的劳动力。往常烧水,要到山上去砍柴,有了太阳能设备就不用砍柴了;原先看电视,需要架电视天线,也只能看几个频道,效果还不太好,现在就能看几十个频道了,可清楚了。”享受着新农村的便利生活,艾大叔感到现在的日子无比甘甜。

责任编辑:王跃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