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作:打造本土原创儿童文学精品
发表时间:2012-01-05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杨红樱画本——科学童话系列》出版三人谈

  2010年,被认为是中国少儿出版从童书出版大国向童书出版强国迈进的“童书出版强国元年”。可以说,少儿出版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黄金发展时期。在这样的大出版格局中,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与目前中国最受孩子们欢迎的作家杨红樱合作,于2011年1月推出一套8本的儿童文学原创精品——《杨红樱画本——科学童话系列》。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希望以此为契机,在国内童书出版界倡扬一种“打造本土原创儿童文学精品”的理念,将中国少儿出版推向一个新的台阶,为中国童书走向世界打下坚实的基础。此一出版行为非常值得关注,它引发启迪我们思考的话题很多。我们特邀著名作家杨红樱、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李兵、儿童文学专家李利芳,就这次出版行为的相关话题展开深入对话。

  鲜明的理念:中国童书应有民族气派

  李利芳:非常荣幸能和杨老师、李社长进行这次对话。2011年伊始,看到这套精美的本土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出版,我非常欣喜,很想就这套童书产生的相关背景先和两位老师谈谈。李社长,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有怎样优良的传统?在当前竞争激烈的市场经济背景下,又秉承怎样崭新的理念来寻求突破?

  李兵: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有很好的传统,这在业界是公认的。近年来,我们将“经典、科学、阳光、成长”作为出版理念,紧紧围绕儿童文学、科普知识、低幼启蒙、文教图书四大板块构建出书体系。目前,这四大板块已初具规模,各自拥有了自己的优势产品,出现了一批规模较大的重点图书并形成产品线。有的重点项目极具生命力,在出版界具有较大影响,已成为我社的“镇社之宝”。

  李利芳:这批重点图书很清晰地显示出贵社一个鲜明的理念——打造本土品牌童书?

  李兵:是的。《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是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之大成的出版工程;《中国动物文学大系》是中国原创动物文学精品的整理与塑新工程;《全国优秀儿童文学获奖作家书系》是依托“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家优质资源,精心策划出版的原创佳作;《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从新中国成立60年来产生较大影响的少儿科普读物精品中遴选60部作品,被誉为“中国第一套少儿科普经典文库”。这几个系列都是规模很大的图书工程,从不同角度总结、展现了我国原创儿童文学所取得的成绩。

  李利芳:我们知道,少儿图书出版在我国一直存在两个较严重的问题,一是教材教辅类少儿图书“一头独大”,二是引进童书多而原创童书输出少。这两个问题近年来已经得到较大改观,据相关资料显示,教材教辅类少儿图书与少儿大众图书的比例,从2000年的9∶1调整为目前的6∶4;童书引进和输出的比例,从2000年的9∶1提升到2009年的7∶3。这个现象说明,我国原创品牌童书还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在国内外激烈的童书市场竞争中,我们还有很长很艰难的路要走。

  李兵:少儿出版形势与业绩喜人,但一旦透过繁荣表象,用心思考,我倒是变得沉静起来了。在市场经济时代,出版行为的目的固然会首先指向营销与赢利,但如果仅止于此,出版行为就会变得急功近利,走不上良性可持续发展道路。因此,近来我愈来愈明确了一种认识,童书出版要有大理念,要确立“中国制作”意识,从原创内容到图书编辑、设计、包装,要能体现出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中国品位,童书制作要用心、花大力气、长时间去打造精品。我想以这样一种崭新的出版理念将中国优秀原创儿童文学作家作品推向世界。

  李利芳:杨老师,您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和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进行这次合作的呢?

  杨红樱:我的文学作品已经得到众多小读者的认可,我很欣慰。我的童书以各种形式出版了很多,销售量很大。但我一直不太满意的一个地方就是图书制作,即当作品以“书”的形式呈现时,我总是不太满意。提供给孩子的书和大人的书不一样,给孩子的书要在每一个细节上精打细磨,不能粗糙。文字部分要靠作者用心磨砺的,但图画与书籍设计、包装等更多环节却是作者控制不了的,当然不排除对有些作家来说,文与图都是自己完成的。所以我总有一个理想,希望自己的作品进入到孩子们的生活中时,从外到内,都是精美的艺术品。这就像我们在给孩子做食物一样,每个家长从形式到内容都是用心做的。

  李兵:杨红樱的这个遗憾正好和我们的思路对应了。她是我国目前备受孩子们欢迎的作家,我们要尊重我们小读者的审美感受与审美判断。所以我们就想把在孩子们最认可的童书先打造成精品,让中国孩子能体验享受到文学精品的魅力。

  杨红樱:打动我的是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态度。他们很严肃认真,专门组建了庞大的制作团队。我们这次合作具体实施已有一段时间。期间和他们社长、美编、文字编辑等有反复交流,就文与图的最佳融合进行了深入论证。我敬佩他们执著的精神,铁了心要做好这件事,而不是为了抢市场匆匆推出图书。他们这样的态度是对作者莫大的尊重,是能赢得作者信任的。这样的制作理念一定会确立一种品牌,会把中国众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推向世界的。

  李利芳:那么,为什么这个理念又从杨红樱的科学童话做起呢?

  李兵:这也很有意思。杨红樱目前影响巨大的作品有很多系列,校园小说、马小跳、笑猫日记等,但我很早就注意到杨红樱的科学童话,我认为人们忽视了杨红樱科学童话的价值。杨红樱的创作是从科学童话起步的,她写科学童话前后有10余年,作品量很大,写得也非常好。我社历来重视童书的“科学”组成部分,在这方面也积累了丰厚的经验,所以就想从这个突破口做起,这无论对科学童话本身,对杨红樱创作的肯定,还是对我社理念的彰显、品牌的树立,都是意义重大的。

  杨红樱:我很看重我的科学童话。除了因为它是我创作的起点之外,还因为我曾在此领域长期积累、摸索、实践,有很深刻的体验。所以当李社长他们提出要做科学童话时,我很高兴,也很欣赏他们的眼光与远见。

  画本:让孩子细细品味慢慢读

  李利芳:李社长,一看到样书我就注意到了“画本”这个词,很新鲜。我们都知道图画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早先我们有连环画这种图书形式,近些年来国内掀起了图画书出版热潮,而一般的儿童文学作品中也往往配有插图。那么,在这些图与文的形式组合之外,您又提出了“画本”这个概念,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李兵:在“画本”中,我就是想在传统的连环画、一般的插图,以及图画书这几种图文的组合之外,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创造一种新的“图与文”组合。我们想做出一种“唯一”的产品。这其中,“文”绝对是受少年儿童欢迎的、纯正的汉语文学读本,“图”是我们用心打造的,完全手绘的,那种能透彻逼射出画面质感的东西。图画创作追求民族艺术与现代艺术相融合的精神。我想让孩子们的目光在画面上作较久的停留,我想改变卡通、漫画等这些已经长久以来控制孩子们眼球的东西,改变他们快餐式读图的习惯。我想重新引导、树立少年儿童对图画的一种基本审美态度和审美能力。

  李利芳:您想让孩子们的读图节奏慢下来。

  李兵:是的,在读图时代,孩子们随处接触的都是图画,但怎样读图与读什么样的图其实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李利芳:将此延伸到儿童文学,我感觉它已经触及到了“儿童文学”本体论的很多东西,实际上是扩延了我们对儿童文学文学性的构成元素之一——图画的判断与理解:我们要在儿童文学作品中,提供给儿童怎样的“画”?这个画怎样才能使孩子们回到“画”本身,回到画本身产生的艺术触觉上来?

  李兵:“画本”这一概念的提出,是想寻求一种新的突破。它代表了我对儿童文学品质的一种基本认识:提供给孩子们的儿童文学作品不应该是草率为之、俯拾皆是的流行读本,应该是从装帧设计到文字内容都很精美的艺术品。它要透射出一种高雅的艺术质地。我觉得这是我们对儿童人格起码的尊重,折射出我们童书出版人为孩子们生产精神食粮时用心负责的职业态度。当然这里面也蕴涵了我个人的儿童观与儿童文学观。

  李利芳:因为文字的编排空间其实始终是有限的,很难产生根本的创新,如果将“画”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去认识,其实是对文本的扩容。看似是在文字之外寻找突破,其实是对文字作者莫大的尊重。它意味着我们在以艺术的眼光去品评与再现文本,再加上对画的品质的真诚追求,实际上带动的是整本书的艺术品质,我觉得这是对文字最有魅力的呈现。

  李兵:你说得很对。我们其实就想从这一次“杨红樱画本”的尝试中积累经验,将这一理念贯彻到以后我们所有童书的制作中。它确立的是湖北少儿社童书制作的艺术标杆,虽然实施起来很艰辛,付出很大,但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李利芳:一般在图画书的创作中,人们多在意图画本身,而图画书相对来说是面向低年龄段的孩子们的。这样从小学阶段开始的儿童读者,给他们的童书,对图画的要求就不是很高了,更多是一些插图。

  李兵:但现在我想突破,我想童年、少年阶段的孩子,甚至成人,都有对图画的基本审美需求。因为文字文本诉诸于文字,生成形象还有个意义转换与想象的过程,而且最终想象的形态还是观念的,始终不具体,这就是文学作品特有的魅力,自然其中也有遗憾。尤其对孩子们的阅读来说,很多时候他们想要真实的感觉,想要文学人物具象的陪伴,所以图画能弥补文字的不足,给图画的创作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李利芳:这一现象是不是对科学童话的呈现更有意义?

  李兵:是的。这次创作“杨红樱画本”,我们有强烈的体会。画实现了很强的“表象”与“表意”的功能。杨红樱的科学童话覆盖了自然科学的很多领域,有很多动物形象要出现。现实生活中孩子们根本见不到这些动物,而文字描写再精彩,这些动物还是不能真实出现在孩子们面前,所以画的功能就体现出来了。

  李利芳:如同科学童话,这些画也既是科学的,也是艺术的。

  李兵:是的。创作中我们追求了真实性与艺术性的统一。《杨红樱画本——科学童话系列》的一个基本精神是“言之有物”,形象刻绘、造型真实,不能虚构,采用铅笔淡彩的手法细描,毛发毕现。其次追求艺术性与儿童性,科学童话的画面不是自然教科书上的图画,它有神态,有艺术的神韵。况且杨红樱的科学童话本身就有意境之美,所以我们在绘画时也要突出这一诗性品质。我们还考虑到了童真童趣之美,贴近儿童的审美趣味,让儿童的生命活力内蕴其中。

  李利芳:还有一点,快餐阅读中孩子们对文与图其实都并不过于留意。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培养他们静态的阅读心理与阅读习惯。一字一句地享受文字,细细地品味图画,在文与图共融的艺术境界中陶冶情操。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项 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