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红色中华第一书”
发表时间:2011-06-15   来源:光明日报

《共产党宣言》中译本第一版封面

《共产党宣言》诞生地——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广场上的“白天鹅”咖啡馆。 新华社发

  当我们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之际重温中国近现代发展史,可以断言,对中国近百年社会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无疑是《共产党宣言》。经专家统计,自1920年8月陈望道译本《共产党宣言》在上海出版以来,各种中文译本超过20种。90年来,《共产党宣言》是我国印数最多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文单行本,有之称。《共产党宣言》的各种早期中文版本均是文献价值和文物价值很高的革命文献,其中尤以陈望道的《共产党宣言》首版中译本最为珍贵,具有特殊的时代价值与纪念意义。

  1848年1月,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马克思和恩格斯合作完成了《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7年12月受共产主义者同盟委托而起草的纲领性文献。1848年2月24日,由马克思执笔的《共产党宣言》在伦敦以德文正式出版,成为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标志。

  从只言片语开始

  在中国,首次登载《共产党宣言》内容的出版物是上海广学会主办的《万国公报》。从1899年2月到4月,《万国公报》第121至124期上,刊载了一篇由李提摩太节译、蔡尔康撰文的《大同学》,其中首次提到了《共产党宣言》中“资产者与无产者”一节中的一段话。

  1903年,上海广益书局出版了赵必振翻译的日本福井准造所著的《近世社会主义》一书。其中以较长篇幅介绍了马克思学说,并简要介绍了《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著作的写作过程及主要内容,还引录了《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一段话:

  “同盟者望无隐蔽其意见及目的,宣布吾人之公言,以贯彻吾人之目的。惟向现社会之组织,而加一大改革,去治者之阶级,因此共产的革命而自警。然吾人之劳动者,于脱其束缚之外,不敢别有他望,不过结合全世界之劳动者,而成一新社会耳。”

  1903年,马君武在日本东京中国留学生主办的《译书汇编》第二卷第11号上发表了《社会主义与进化论比较——附社会党巨子所著书记》一文,其中提到了马克思及其学说,并附录了“马克司所著书”,依次为《英国工人状况》、《哲学的贫困》、《共产党宣言》、《政治经济学批判》、《资本论》。这是迄今所见到的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著作书目的文字记载。

  在1905年8月中国同盟会成立后创刊的机关报《民报》上,多次发表介绍社会主义和马克思的文章。如在1905年底至1906年初的《民报》第二、三号上连载了朱执信(署名势伸)的《德意志社会革命家小传》,较全面地介绍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生平活动,首次重点介绍了《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内容,并以较多的笔墨翻译了《共产党宣言》中的部分内容。

  1907年8月,留学日本的中国学生张继、刘师培等人发起,在日本东京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研究社会主义的团体“社会主义讲习会”。在1907年至1908年间,这个留日学生团体的机关报《天义》曾陆续刊登了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部分译文。《天义》报曾多次报道翻译出版《共产党宣言》的消息。如在《天义》第八至十卷合册中,即刊有《共产党宣言》“已由社会主义讲习会请同志编译,不日出售”的新书预告。从《天义》报的记载来看,中译本的《共产党宣言》很可能在这期间已完成,但是至今未能发现完整的译作实物传世,仅在《天义》报上看到部分的《共产党宣言》译文。

  中华民国建立后,上海以其独特的环境优势成为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宣传中心。这一时期对《共产党宣言》进行译介的文献主要是中国社会党绍兴支部在上海出版的《新世界》第二期上刊登的《社会主义大家马儿克之学说》一文。此文对《共产党宣言》作了概要介绍,并译载了《共产党宣言》中的十条纲领,称赞《共产党宣言》“不啻二十世纪社会革命之引导线,大同太平新世界之原动力”。

  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后,《共产党宣言》在中国的翻译、研究与传播进入了新阶段。1919年4月,在李大钊、陈独秀主编的《每周评论》第16号上刊登了《共产党宣言》第二章最后部分的几段重要文字的译文。其译文与现行本十分接近。李大钊在《新青年》第六卷第五号和第六号上发表了影响深远的长文《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文中摘译了《共产党宣言》的重要段落,介绍了马克思主义主要的理论和观点,对马克思主义思想在中国的启蒙发挥了重要作用。

1,2,3,4,5
责任编辑:刘仁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