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守护春运(新春走基层)
发表时间:2013-02-11   来源:人民日报

  每当万家团圆之时,繁忙的铁路春运背后,总有一群人坚守着岗位。

  上水工张新华

  列车“喝”饱了,我们经常渴

  K9302次列车刚刚在柳州站停稳,干了25年的上水工张新华拖起10多米长的上水管向列车注水口跑去,掀开注水盖,将上水管对准注水口,双手握紧管头,使出全身力气把水管插入注水口,然后用扳手拧开上水阀。

  几秒钟后,水管“砰”的一声掉了下来,水花溅得满身满鞋都是。“冬天天气冷,水管变得僵硬,没有什么黏性,水压一大就容易脱落,一定要用力插到位才行。”张新华说。插好第一节车厢的水管后,他向下一节车厢跑去。一道列车的水刚刚上满,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又一趟列车已经稳稳地停靠下来。张新华拖着水管就向列车跑去……

  “每天上水就像打仗一样,旅客赶车在站台上跑,我们上水在股道间跑。”张新华说,列车“喝”饱水了,而他们倒是常常忙得喝不上一口水,时常要连续干上两个多小时。“春运期间每天成千上万的人坐火车回家过年,如果我们不上满水,旅客在车上就没水喝,列车工作人员为旅客做饭菜都成问题,我们不能让旅客一路忍饥受渴坐火车回家啊。”他说。

  志愿者唐晓勤

  怎样乘车最省钱即问即答

  “请问南宁到北京可以坐什么车?”

  “您可以乘坐南宁到北京西的T6次、T190次列车。如果票卖完了,您也可以尝试乘坐K9302次城际列车到桂林转乘T22次列车。”

  232个小站站名脱口而出,百余趟列车时刻表倒背如流,怎样的乘车线路最方便、最省钱即问即答……南宁铁路局春运青年志愿者唐晓勤被网友称为最牛“问询哥”。别看他只有25岁,却是个对铁路有着十几年研究的“资深专家”。十几年来,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南宁铁路局开行的每一趟列车,每一条线路,每一个小站。

  前几年南宁铁路局向社会招募青年志愿者,唐晓勤得知消息后第一个报了名。他说:“每年春运期间,返乡和外出务工的人员非常多,他们大多对乘车、购票都不是很熟悉,现场专业知识的指导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从那以后,唐晓勤每年都会准时报名参加春运志愿者,今年已经是他连续参加的第四次春运了。

  作为一名“资深”志愿者,唐晓勤今年春运担任志愿者二组组长,带领着37名志愿者忙碌在春运第一线,为旅客提供咨询、导购、搬运等服务。

  乘务员史淑华

  一趟车清理垃圾近800斤

  早上6点,兰州铁路局兰州客运段乘务员史淑华起床后煮了几个荷包蛋,看着儿子吃完,她才出门直奔位于兰州红山根的客车车库。她将随着K132次列车离开兰州,直抵深圳西。这是兰州客运段运行线路最长的一趟车,她这一走就要5天。

  7点20分,几乎就在史淑华在车库进行整备工作的同时,K131列车开进了兰州车站。列车停稳后,史淑华的丈夫杨建国扶老携幼,组织旅客下车,清理车厢卫生。退乘后,他带着一身寒气匆忙赶回家,像往常一样,直奔床头柜看看妻子在留言簿上的话——“早饭已给你留好,热一热再吃,中午给孩子炒几个好菜,晚上盯盯他的英语单词。”

  9点10分,K132次列车启动后,史淑华就忙开了。她除了负责13车硬座车厢外,还要协助列车长查验车票,随时为旅客补票。列车到达天水以后,开始超员。照顾重点旅客、安全宣传、巡视车厢令她不得片刻休息。而更繁重的工作是清扫车厢卫生,一个班8个小时下来,她清理的垃圾果皮要装满5个大垃圾袋,每袋垃圾足有20斤重。一趟车往返运行6200公里92个小时,她清理的垃圾要有40袋左右,算下来将近800斤。

  检车员谷冬兰

  每天弯腰下蹲上千次

  一列接着一列的旅客列车轰隆隆地驶进车站。客车检车员一手拿着检车锤,一手拿着检车灯,弯腰、钻车底,以骑轨的方式探着头,眼光跟着灯光移动,专心检查着车辆的每一个部件。一番检修之后,又一列接着一列轰隆隆地继续前行。

  在春运中,这里的检车员每天要对122列2196辆客车的制动部、连接部、转向架等关键部位进行检查和保养维护,排除一个个隐患问题,确保旅客列车的绝对安全。

  女检车员谷冬兰正在连接电力线。一个电力连接线的线头重达50斤,一个职工每天至少要摘挂20次。“很多男职工干着都费劲,更别说我们女的了。”谷冬兰说。检车员每天在站场来回走的路差不多有20公里,弯腰、下蹲上千次。他们早晨10点多就开始吃午餐,因为只有这个时候稍微空闲一些。如果吃得慢了,这顿饭就要吃到下午3点多。

  巡道工曹子铭

  螺栓有松动迹象就紧一紧

  19时50分,成昆铁路乐武线路工区,春节留守人员聚在一起,吟诗猜谜。但在巡道工曹子铭心里,最重要的是8公里铁路线路的巡逻。他必须按时去区间检查钢轨、螺栓等线路设备,防止钢轨折断、线路出现故障等危及铁路运输。

  巡至一隧道,里面黑乎乎,寒风迎面扑来,让人浑身一颤。“这个隧道很潮湿,阴气很重,道砟上有些滑,走慢点。”曹子铭说。21时05分,曹子铭在一个钢轨上画有三角形符号的地方蹲了下来,“这里钢轨有个轻伤,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啥问题,但气温变化很容易引发成重伤。”

  “巡道这活儿,关键在一个‘巡’字。” 曹子铭说,“巡道工巡道有严格的时间限制,每20分钟巡1公里,按巡回图来走,要像列车一样准点。”

  遇到螺栓有松动迹象的地方,曹子铭就拿扳手紧一紧;遇到钢轨表面反光有不同的地方,就埋头照一照;遇到道砟有垮塌的,还会用铁铲“扶”上一把。

  曹子铭今年45岁,来自黑龙江。10年来,他没有回过一次家过年。“巡道这活儿不是辛苦,是很清苦,但每次看到火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我心里就很满足。”他说。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梁艳红
分享到: 
4.55K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1068877&encoding=UTF-8&data=ABBPTQAAAAcAABiZAAAAAQAt5oiR5Lus5LiA6LW35a6I5oqk5pil6L-Q77yI5paw5pil6LWw5Z-65bGC77yJAAAAAAAAAAAAAAAvMC0CFQCNcuob0SzixczceZ_P0fc-SsWcJAIUKtRgNlzOrjQxF3pUCVPiPzSwKFk.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1068877&encoding=UTF-8&data=ABBPTQAAAAcAABiZAAAAAQAt5oiR5Lus5LiA6LW35a6I5oqk5pil6L-Q77yI5paw5pil6LWw5Z-65bGC77yJAAAAAAAAAAAAAAAuMCwCFBK5HTXrU2tLK_v0PvLUmDGW89J3AhQM-gfwy59gwFHblH8at_dLxG5A7Q..&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