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学京剧的孩子为什么唱《虎啸龙吟》
发表时间:2010-12-14   来源:中国文化报

《虎啸龙吟》演出现场 记者 卢 旭 摄

    清晨,北京皇城根下,一群学京剧的孩子正一板一眼地跟着老师学唱群曲,一句“羽檄会诸侯,运神机阵拥貔貅”刚出口便赢得了满堂彩,这是12月8日在北京举办的京剧群曲精选展演节目《虎啸龙吟》中的一幕。演出的主办方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院长王鸣铎说:“我们利用一年多的时间打造这样一台节目,是因为群曲在现在的京剧表演中正日渐式微。”

  京剧群曲是从昆曲直接搬移过来的曲牌体群唱,简单地说就是京剧中的合唱。在京剧发展史上,它曾同皮黄腔一样是京剧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渲染气氛、烘托剧情、衔接情绪的作用。著名作家邓友梅这样举例说明群曲在京剧表演艺术中的作用:比如在《长坂坡》曹操发兵一场戏中,两边8位大将、8个龙套全摆齐了,曹操一声:“追赶刘备去者!”如果大家就这样稀里哗啦一下场,完全不能给观众带来千军万马追赶刘备的气势。于是,京剧前辈们就创造性地加入了一段群曲,唢呐吹响,台上所有演员齐唱“须要同心戮力,斩权臣,拂拭吴钩……”大家边歌边走,曹操再在众人的“威武”声中扬鞭打马率队而下,感觉就完全不同了,这就是群曲的魅力和作用。其实群曲不仅能用于这样的兴兵场面,在宴会、行路、嬉戏、交战中都少不了它。但在近年来的京剧表演中,它却日渐衰落,有的只吹不唱,有的则干脆连吹也不吹了。

  据介绍,群曲的衰落并非自今日始。上世纪初,谭鑫培在台下看杨小楼唱《铁笼山》时,众人在台上齐唱了一段群曲,只有杨小楼没有张嘴。谭老板回到后台就问杨小楼:“那段【八声甘州】你怎么不唱?”杨小楼说:“我不会这词您哪。”杨小楼出身梨园世家,他创立的“杨派”是京剧界影响最大的武生派系,被后人尊为一代宗师,他尚且不会唱全部的群曲,可见群曲在当时已经有所衰落。

  据专家介绍,群曲衰落的原因有二:第一,京剧是在徽调和汉戏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剧种的艺术逐渐演变而成的,京剧群曲中的曲牌就是从昆曲中原封不动挪用来的。比如《法门寺》太后仪仗队行进时用的【一江风】移自昆曲【百顺记】,《铁笼山》姜维兴兵唱的【八声甘州】来自昆曲的【麒麟阁】。“这样的办法倒是省事,但由于群曲演唱多用唢呐伴奏,声音很大,谁也不会注意演员唱清楚没有,因此有些演员就哼哼了事,乐队见演员不唱没事,也就不再演奏,于是大家便在锣鼓声中舞动一番下场完事”。第二,直接套用昆曲的曲牌和词,有时会出现文不对题的情况。比如《挑滑车》中金将黑风力上场时,本来要表现他的勇猛强悍,唢呐一响唱出来的却是“匆匆的弃宫帷,珠泪洒,叹清清冷冷半帐銮驾,望成都只在天涯……”原来此曲套用自昆曲《长生殿》唐明皇逃跑一折。“文不对题大多是由于当时挪用曲子的老先生文化程度不高,时间久了,观众见怪不怪,但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

  京剧界的一些有识之士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投入到挽救群曲的工作之中,其中的代表性人物是私立艺培戏曲学校(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前身)的创办人之一沈玉斌。沈玉斌出身梨园世家,在戏曲音乐、表演、教育上都做出过卓越的贡献。沈玉斌从群曲的曲词入手,把失传的填写了新词,把文不对题的重新改写。与此同时,他还把因年久失传而造成的种种演唱中的错误都做了查证、校对和更正。当时北京戏曲研究所得悉消息后,又专门请沈玉斌带着学生把全部曲牌都录制了一遍。后来,在戏曲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由沈玉斌编纂的群曲曲谱专著和录音资料全部于2009年正式出版。

  基于这样一段渊源,近年来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也加大了对京剧群曲的整理、挖掘、传授的力度。王鸣铎说:“多年来,坚持群曲传授是我院的优良传统,虽然由于历史原因致使群曲教学中断,但是我院仍有一批受过正规训练,能唱群曲、教群曲的师资队伍,这为恢复群曲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京剧成功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今天,《虎啸龙吟》是学院为保护、传承、推广京剧群曲,践行申遗承诺的一次具体行动。在京剧的传承发展过程中,群曲绝不能缺席,因为它是传统京剧舞台的重要组成部分。”

  《虎啸龙吟》精选了【泣颜回】、【点绛唇】、【风入松】、【粉蝶儿】、【石榴花】等传统曲牌近30个,通过重新配器,极大丰富和提高了群曲音乐的表现力和感染力。《长坂坡》、《挑滑车》、《林冲夜奔》等戏中的若干曲牌,全面展示了生旦净丑各行当的群曲表演特色;《游园惊梦》和《火烧裴元庆》等片段,则侧重表现群曲与群舞、群曲与独唱、群曲与独舞之间的衔接;《霸王别姬》首次在群曲【哭相思】的伴奏中,创造性地加入了传统乐器埙和箫,加深了英雄奈何的凄凉意境……(记者 李静)

责任编辑:张慧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