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动态 重点工作 文明委成员单位资讯 思想理论 法规政策 先进典型 文明创建 文明实践 文明培育 文明影音 文明之光 文明矩阵
谢君豪:跳进人间烟火 飞上自由天空
发表时间:2011-04-13   来源:光明日报

    应人艺之邀,谢君豪来京演出话剧《情话紫钗》。这位金马影帝、香港话剧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席演员,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相当平易近人。他在微博签名档上记录:“真正的单纯并非一厢情愿地相信世界美好,而是曾经沧海、千帆尽过之后仍能选择一颗赤子之心。” 

  “每一次杀青都是反高潮” 

  现在舞台上的谢君豪如鱼得水,让人很难想到他第一次演戏的感觉是“特傻,我的妈呀,在台上干吗”! 

  当时,谢君豪读完了高二,转到新学校读预科课程,正好碰到新学校两年一次的戏剧比赛。全校学生按年级被分成了几组,每个组都必须出节目,因为“样子在班里面还算比较好的”,谢君豪“很不幸”地被同学推举出来。那是谢君豪第一次接触戏剧,他想到将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感觉“太丢人了”。 

  谢君豪的小组决定演出《雷雨》,他扮演周萍。周围的同学都正值青春年少,排练显得枯燥乏味,在公园里,演员们半正经半瞎闹地顺着剧情。一天,轮到排周萍和繁漪争吵的一场戏,谢君豪和扮演繁漪的女演员离得很远,为了听到彼此的声音,谢君豪必须很大声。大声地“骂架”让他很过瘾,“我喊过去,她骂过来,突然就high了。”排练完的谢君豪感觉“太好玩了”,抱着玩玩的心态,这出戏竟得了奖。 

  公演结束后,谢君豪回到后台收拾东西,从沸腾的舞台走到冷清的幕后,他感到十分落寞。“完了,以后没机会演了,怎么办呀?”这种曲终人散后的落寞直到现在谢君豪还是会有,“每一次杀青都是反高潮。” 

  1985年,对表演产生兴趣的谢君豪参加香港演艺学院的首次招生,但不幸落选。他转读了护士课程,在香港联合医院当了几个月的实习护士。第二年,继续报考戏剧学院,成了香港演艺学院表演系第二届学生。 

  “挠痒”中领悟演戏真谛 

  表演让谢君豪看到不一样的自我,“自己可以那么自由,那么奔放,我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这样。”表演让谢君豪感到自己“不再是一个螺丝钉”,第一次接触表演后,他就认定了表演将成为自己一生的事业。 

  谢君豪在香港演艺学院的老师就是《情话紫钗》的导演毛俊辉,他对恩师很感激,“老师从我还是‘一张白纸’时教我到现在。”戏剧学院的第一课是认识自我,这让他非常受用,“演技就是一个自我认识的过程,这个过程终你一生。可能是一个很欢快的过程,可能是很残酷的过程;可能不能面对自己,也可能很自豪。” 

  表演课上有一个练习叫“五感的记忆”,就是通过身体的感觉来演戏。一开始,谢君豪不知该怎么做,一动不动过了很久,突然他告诉自己:“不如做‘痒’吧。”谢君豪做得很慢,几乎没有明显动作,只是用手轻轻挠了挠脖子,老师看完却拍手鼓掌大声叫好。谢君豪一下开了窍,“原来演戏是这样。有些方法可能是逼你去开放的,也有些方法是从里面做的,你不需要外露。表面上挺奔放,其实一点内心没有,就是本末倒置。” 

  2005年,谢君豪到内地拍电视剧《长恨歌》,为演好剧中的程先生,开拍前他特地在上海租了间公寓,一个人住下来,体验上海普通人的家长里短。谢君豪看到了清晨里有人在弄堂里晾衣服,闻到了上海人煮菜特有的味道。“嗅觉很重要,虽然看不出来,我感觉闻到这个味道,我演着演着,就有弄堂的味道了。”正如他写的一本书——《跳进人间烟火》。 

  从演艺学院毕业后,与大多数同学选择进入电视台不同,谢君豪加入了香港话剧团。“我最喜欢话剧,进戏剧学院就想演话剧,香港话剧团找我,还不演吗?”还有一个原因是,谢君豪印象中的电视娱乐圈比较复杂,他不希望被演戏之外的事情分心。当然,与刚进入电视台只能跑龙套相比,“剧团工资也高些”。 

  香港话剧狂人 

  《情话紫钗》排练了一个半月,每天排练8小时,谢君豪每天都早出晚归,舞台上精湛的表演与其敬业的精神分不开。虽然现在谢君豪看来,排练更多的是一个玩的过程,“是用来碰撞的、允许犯错误的、允许胡来的,用来给自己、给对手、给导演去磨合的。最好的戏不在你有多厉害,而是彼此的绝对信任。” 

  加入剧团4年后,谢君豪成为最年轻的首席演员。1992年,时任剧团总监的杨士鹏就希望把他提为首席演员,谢君豪没有同意,他认为自己火候未到。第二年,当杨士鹏再次提出同样要求时,谢君豪才答应下来。 

  谢君豪在香港话剧团待了8年,1997年离开后在一个商业剧团干了两年。10年舞台生涯,演出2000多场戏,平均不到两天就一场,被称为香港的话剧狂人。 

  1997年,谢君豪凭借电影《南海十三郎》夺得金马奖最佳男演员奖,他击败的对手是《春光乍泄》中的张国荣。当年包括谢君豪在内,共有三人竞争“南海十三郎”的角色。这个人物形象那时还没定型,都靠演员自己揣摩。三人中,一个人演得油腔滑调,一个人演得消沉潦倒,谢君豪演得比较有才气,最得导演赏识。 

  谢君豪把南海十三郎的恃才傲物表现得淋漓尽致,他认为这是角色性格中与自己接触最深的地方。在谢君豪看来,演戏就是演自己。谢君豪所有“最能拿出来见人的角色都有一条线可以寻到”,这是一条怎样的线?谢君豪答道:“就是坚持一个信念,坚持一个信仰,坚持一种精神,坚持一个理想。”(撰文、编辑/李星池)

责任编辑:逯 江南
分享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