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电视剧《油菜花香》纯真乃年代剧之金
发表时间:2014-07-11   来源:人民日报

电视剧《油菜花香》剧照

  年代剧要拍出价值,就不应仅仅去展示一段辉煌或坎坷,应以文化自觉挖掘时代年轮中仍弥足珍贵的东西,向当代观众提供精神反哺。电视剧《油菜花香》就通过“纯真诉求”掘到了年代剧之金。

  《油菜花香》的故事发生在江南一个叫乐坑的小山村。上世纪70年代乐坑贫穷落后,“以阶级斗争为纲”造成善良、勤劳、质朴的主人公们命运的坎坷;改革开放给了乐坑人发家致富的机会,但商战中的无序竞争,又给主人公英子一次次致命打击。《油菜花香》以对历史的尊重,准确真实地把握住了时代脉象,真实地还原了作品所反映的年代。但《油菜花香》最终着力讲述的,还是农家女性英子在几十年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以及她不向厄运低头的故事。

  在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家贫的农家少女英子喜欢读书,爱上了来他们村里插队的北京知青邓京生,因为误听邓京生在采石场劳动时意外被砸身亡,英子无奈中嫁给了同村农民福禄。由于她坚持要让福禄做上门女婿,从此和婆婆詹母结下了一辈子的怨。《油菜花香》让主人公英子几十年中始终和两个人纠结,除了婆婆詹母,还有初恋男友邓京生,一个恨她一生,一个想爱不成。英子的纯真在于,她既然嫁给了福禄就一心一意和他过日子,不仅把对“死而复生”的邓京生的那份感情深埋心底,而且嫁给福禄认命不认穷,她撕掉入学通知书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发誓要凭自己的双手让全家过上好日子。凭她的勤劳、吃苦、天赋和商业头脑,认识绣娘宋姨后向宋姨学习做绣品,全家终于吃上了饱饭。福禄因一次事故被判了三年徒刑,英子不弃不离,怀孕之中去探监。当因家庭变故英子一家生活再次陷入困境时,她以诚恳和手艺揽下了县招待所床上用品的订单,挣到了第一桶金。随着“英子绣品”的名气越来越大,活计越来越多,她又带领乐坑一帮姐妹成立了“乐坑缝纫组”,走集体致富之路。此时,从部队复员的邓京生再次来到乐坑见到英子并暗地里帮助她,英子帮刚出狱的丈夫福禄借钱买卡车跑生意。英子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农村少女逐渐成为一个“女汉子”。当乐坑限制了英子的发展时,她果断带领全家离开乐坑,进城打拼。她和福禄在县城租了铺面,开始在跑车绣花之余兼卖小商品。当小商品市场被整顿掉后,又到省城开了绣业公司,凭她的努力把绣品出口到国外。然而命运似乎总是和她作对,正当绣品公司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毁了仓库,英子的公司陷入破产危机。在邓京生的帮助下公司危机化险为夷后,她又经历了丈夫出轨并向她提出离婚的痛心遭遇。

  《油菜花香》中的英子仿佛是一只浴火的凤凰,在应对事变中依然保持着那份从容和纯真。一次次的挫折、误会造成的心灵伤害都没有击垮她。所以当别人问起邓京生为什么会爱上一个农村妇女时,邓京生回答说:“不是因为她是谁,而是因为他在她面前他可以是谁。”剧作还表现了邓京生的宽容——出于对英子的爱暗地帮助她贷款,甚至一次次忍受福禄对他的误解并感动了福禄。一对“情敌”最后成了“铁哥们儿”。在福禄去世后,邓京生到福禄的坟前告诉他:“我这次要向英子求婚了。”一直不认英子做媳妇的詹母,看到英子出资修祠堂,并把她的名字也刻在祠堂上,临终时说:“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媳妇,如果有下一辈子,我们还要做婆媳。”英子身上既有中国传统女性的忠孝美德,也有现代女性的人格追求,这正是这部剧作的正面力量。

  年代剧和其他类型的电视剧一样,都是通过影像来表达主题诉求。只不过它可以为主人公提供更多的带有时代沧桑感的经历,也正因此,它的人物可能会更有故事、更具传奇力量。《油菜花香》之所以好看,就在于它遵循了年代剧的创作规律,给人物以尽可能多的坎坷、灾难,让人物的精神生成自然和感人。也许,在这个人们普遍感到走得太快、来不及回望过去和品味生活的纯真美好的时代,《油菜花香》这种对观众期待的积极回应更为可贵,说它是当下一部可圈可点的年代剧不是过分的评价。(范咏戈)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张慧磊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