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农民对传统道德的坚守
发表时间:2014-07-07   来源:光明日报

  三十集电视连续剧《油菜花香》在多省电视台播出后,收到了很好的反响。这部以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为背景的南方农村题材年代剧,讲述的是江西上饶一个农村女性自强不息、不屈不挠地与命运抗争并最终事业、亲情双丰收的故事。其间蕴含的人性之真和人性之美,令人动容。更重要的是,《油菜花香》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当代农民对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坚守。

  南方乡村风情的完美呈现是《油菜花香》的一大特色。此剧给大家开辟了一个迥异于宫廷剧、抗日剧、都市家庭剧的环境背景,从远望青翠的山峦,到近景古老的樟树,再到特写镜头之下的篱笆、水井……那种清新明朗,纯朴素雅,唤醒了久居于水泥森林中的都市人对乡村的记忆。

  坚持“活着”的坚韧品质是《油菜花香》的精神内核。跟着时代消逝的乡村风情只是一个环境外壳,真正值得关注的是我们正在消逝的乡村精神内核。这种内核被《油菜花香》挖掘出来了,观众可以从剧中感受到一种激昂的生命热情,在和苦难斗争的过程中,无论是周英,还是詹福禄,哪怕就是纨绔子弟蒋来富,身体里都蕴藏着一股不可束缚的生命原动力。他们化解困难的姿态从来都是主动的、果敢的。主人公周英的人生历程从来没有顺利过,遇到邓京生,本该拥有美好的爱情生活,可阴差阳错中和詹福禄结了婚;结婚后日子刚刚好过些,詹福禄又坐了牢;为了活下去,她学绣花,办了绣花厂,本来开始赚钱了,却因一场车祸又跌入一贫如洗的境地……然而,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周英似乎都能迅速找到矛盾的出口以及突破的入口。看《油菜花香》,就是在看一种难能可贵的坚持“活着”的精神向度,一种百折不挠的鄙夷人生磨难的坚韧品质。

  电视剧《油菜花香》更为难得的一点还在于对家庭伦理的坚守。除了家庭经济状况好一些,詹福禄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与周英都不般配。周英做事利落,詹福禄却嗫嗫嚅嚅;周英心思缜密,詹福禄幼稚窝囊;周英细腻感性,詹福禄懵懂可笑……跟詹福禄过日子,周英内心深处未必没有不甘,但出自本质的纯善,受中国传统伦理的影响,以及对福禄当年照顾她家庭的感恩,周英似乎从未对福禄声色俱厉地责备过,最多只是在他遭遇欺骗的时候,抱怨一句“你怎么这么没用!”哪怕是在詹福禄出轨,将家里的积蓄花费殆尽的时候,周英还在做深刻的自我反省。周英本可以做出更好的选择,因为邓京生一直在她身边,没有结婚,但周英洁身自好,坚贞不渝,始终对詹福禄不离不弃。这种坚守,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笔宝藏,在现在这个重视物欲肉欲、为权位和金钱可以丧失伦理的时代,尤显可贵。

  周英对福禄没有爱情,她对福禄的母亲不存在爱屋及乌的可能。虽然福禄对周家有恩,但福禄的母亲给予周家的却只有伤害。这个凶悍的婆婆年轻守寡,子幼女稚,其间的艰辛可想而知。这艰辛铸就了詹母自保而坚强的个性。然而,自保过分即是蛮横,坚强过分即是锐利,蛮横和锐利过分都是要伤人的,詹母身上那种戾气,既是她自己的悲剧,也是儿女的悲剧。因为儿子做了周英家的上门女婿,詹母将儿媳妇恨到了骨髓里。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到周家撒泼,将媳妇拒之门外,甚至将儿媳妇送来的东西扔出去,拒绝接受亲孙女。她的恶毒程度到了不拆散儿子家庭绝不罢休的程度。但周英似乎在心里画定了线,对婆婆的拒绝和责难不生气、不还口、不记恨,始终以平和的心态牢记身为后辈的责任,她永远做着一个等待的动作,在一次次主动伸手的付出中,等待婆婆接纳她的那一天。到后来,她有能力了,还千方百计地把已经老去的婆婆接到县城的家中侍奉。这种孝悌思想,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宝贵传承。

  综上所述,《油菜花香》的观看价值绝不仅仅是乡村记忆,它所散发出来的精神香味,更多的是正在消逝的传统文化中的一些美好的价值观。(张明智 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制片工作委员会会长)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小伟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