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柏林“抱熊”
发表时间:2014-02-1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①:刁亦男手持奖杯新华社/法新

    图②:廖凡获最佳男演员“银熊奖”新华社记者 张 帆 摄

    图③:电影《白日焰火》海报

  图④:导演娄烨(右)和编剧马英力代表摄影师曾剑出席新闻发布会 新华社记者 张 帆 摄

  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颁奖典礼15日举行,中国影片一鸣惊人、连中三元。刁亦男执导的《白日焰火》摘得电影节最高奖最佳影片金熊奖,该片主演廖凡获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娄烨执导、曾剑摄影的影片《推拿》获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摄影)。

  《白日焰火》是刁亦男至今公映的第三部导演作品,影片以一起碎尸案引发出廖凡、桂纶镁、王学兵等人饰演人物之间的爱情纠缠。该片扎实严密的犯罪推理受到电影节组委会赞赏,被组委会称为西方“黑色”类型片,而刁亦男曾坦言电影意在展现“人在面对人生真相时主动做出道德抉择行动的勇气”,给出“当今中国人需要的精神释放”。

  另一部获奖电影《推拿》改编自作家毕飞宇的同名小说,展现了南京一家推拿馆中几名盲人推拿师的生活和情感遭遇。颁奖礼上,该片摄影师曾剑未能到场,由导演娄烨代为领奖。第三部参赛中国影片《无人区》虽无缘大奖,但在放映期间也收获观众好评。

  此外,今年的评委会大奖银熊奖由英德合拍的《布达佩斯大饭店》获得;法国电影《纵情一曲》(又译《赖利的生活》)获得阿尔弗雷德·鲍尔银熊奖;最佳导演银熊奖由执导《少年时代》的美国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获得;在日本影片《小小的家》中有出色表演的日本女演员黑木华获得最佳女演员银熊奖;最佳编剧银熊奖由执导德法合拍片《基督之路》的迪特里希·布吕格曼获得。

  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于2月6日至16日举行,共展映72个国家和地区的409部影片,主竞赛单元共入围23部影片,20部参与“逐熊”,其中3部为中国电影。

  柏林电影节始创于1951年,素以“偏重文艺、关注现实、鼓励新锐”著称,与法国戛纳电影节和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并称为“欧洲三大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历来被视为中国电影人的福地。在此之前,张艺谋在1988年凭《红高粱》、谢飞在1993年凭《香魂女》、王全安在2007年凭《图雅的婚事》获得金熊奖。

  柏林电影节主席:

  “中国人和柏林电影节建立了深厚联系”

  柏林国际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里克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对主竞赛单元3部参与“逐熊”的中国影片赞誉有加,称其“体现了当今中国电影的新意,在电影节上受到观众和媒体的喜爱”。

  在今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0部参赛片中,中国导演娄烨的《推拿》、刁亦男的《白日焰火》和宁浩的《无人区》占据3席。作为主席,科斯里克对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具有最终决定权。他说他看中的电影“一定要有新意、有特点,不论是内容、形式或主题”。他以《推拿》为例:“这部电影就展现了一个很特别的世界,表现盲人的情感生活,这是我们一般人难以想象到的,电影表现得很好。”

  除上述3部影片外,还有9部华语电影亮相电影节其他单元,电影节的一级赞助商中也有中国伙伴,科斯里克说,“中国人已经和柏林电影节建立起了深厚的联系”。

  跨国电影制造必成潮流

  柏林电影节因势而变。本次入围作品很少直叙战争、政治等宏大主题,更多以平凡人境遇表达现实思考。更有不少影片起用好莱坞明星,市场化考量可见一斑。国际合作拍片蔚然成风,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入围影片,几乎全部与发达国家投资方合作。《白日焰火》和《推拿》都引入国际投资方,为推广发行未雨绸缪。刁亦男坦言“终于找到了商业与艺术平衡的表达方式”。

  全球化背景下,电影资金愈加频繁跨国流动,电影人也更多接触异国文化。科斯里克说,跨国电影制造必成潮流,电影人“将在全世界寻找资金和合作伙伴”。相较于1988年闯入柏林电影节的那部更具笼统象征意味的《红高粱》,当今中国电影人正以更为国际化的电影语言与市场思维讲述西方更易理解的中国故事。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荷月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