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话文艺:非常好声音
发表时间:2013-10-1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文学成就的评价,文学史的特点是看高不看低,关注的是每个时期的大家名家经典作品,不能把发行量、版税收入看作唯一标准。

  ——作家王蒙认为。

  

  拍电影是一种发现,看电影又是一种发现。我无意对生活太多地指手画脚,也不必对一个影片定位,因为我们永远在生活的后面,不是在前面。

  ——导演王全安说。

  

  因为拿掉鲁迅作品就判断中国社会不再需要鲁迅,这种“等号化”是不正常的。真的对鲁迅先生文章产生共鸣的人会自己找文章来读,教科书中鲁迅文章数量说明不了太多问题。

  ——鲁迅长孙周令飞说。

  

  儿童文学作家应该下笔轻、心中重。下笔轻是要尊重儿童的主体性,轻盈地走进孩子的世界,而心中重则代表时刻不能忘记儿童文学担负的责任。

  ——作家铁凝谈儿童文学。

  

  虽然小说也对社会有批判,但它不是讽刺喜剧,而是通过儿童性格的火花产生了喜剧元素。童趣本身就充满喜剧性,但是当下一些儿童文学好笑却缺乏童趣。

  ——作家刘绪源说。

  

  市场化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挑战,有它好和不好的地方,好就好在它的检验比较公正,不好的地方在于从众,但是作家还是应该让大家看到一个更好的标准。

  ——作家王安忆谈市场化对写作的影响。(苏亚辑)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