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国文坛迎长篇小说“大年”?
发表时间:2016-01-04   来源:扬子晚报

  小说《匿名》封面。  王安忆。

  2016年中国文坛迎来一个长篇小说大年,贾平凹的《极花》、王安忆的《匿名》两部长篇小说,以及近几年来70后作家中的活跃分子路内的新作《慈悲》,都在1月份问世,而在风头正劲的网络文学领域,唐家三少和天下霸唱也将有新书出版。日前,王安忆带着最新长篇小说《匿名》在上海复旦大学举办新书发布会。会上,王安忆坦言写作耗费了两年零5个月的时间。而这段时间也是自己开始写作以来,“心情最复杂,跌宕起伏的经历”。

  王安忆《匿名》是部“烧脑”小说

  《匿名》是王安忆继长篇小说《天香》发表四年后又一部极具叙事特色和思辨意味的长篇佳作,也是王安忆文学创作四十周年之际又一次全新探索。

  小说分为上下两部,故事发生的背景“林窟”——这个丰富而混杂,曾经一度繁荣今天却已然消亡的小文明社会并非来自王安忆的凭空捏造,早在她2012年发表的短篇小说《林窟》和散文《括苍山,楠溪江》中已初见雏形,而人物原型则脱胎于她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听闻的一个大学教授失踪的故事。

  这部小说对于王安忆个人来讲,是一个非常新鲜的写作机会,写的过程中常常会有一种恍惚感。她坦承,写完《匿名》后再让自己写以前那种小说,似乎很难下笔了。有意思的是,已经读过《匿名》的读者提到,从中看到了穿越的味道,但王安忆直接表示了否定,“我唯一不认同的是穿越,穿越的概念好像已经被固定了,都是写无所不能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一个令我满意的穿越剧。”而王安忆也无意于将《匿名》写成一个具有悬疑探案特色的类型小说,也无意于让故事的主人公上演一出当代版的鲁滨逊荒岛求生记。

  这部将夹叙夹议做到极致的“烧脑”小说,对读者来说也是一次阅读挑战,王安忆承认,新书不像以前的作品那么好读,“我以往的小说人物是比较生动的,靠近日常生活,主角以女性为多,这次主人公变成一个面目模糊的男性,反差很大。”

  《匿名》是一部王安忆刷新了新高度的作品,评论家认为“需要反复读”,读来处处有惊喜,不光是思想性,文字中生活的质感也扑面而来。

  贾平凹《极花》源自真事,阎连科把自己写进小说

  堪称“文坛劳模”的贾平凹,继长篇小说《老生》出版仅仅相隔一年半,推出第十六部长篇小说《极花》。小说源自贾平凹听老乡说的一件真事,老乡女儿十几岁时遭人拐卖,他们寻找几年后把女儿解救出来,当时姑娘已有孩子,这个孩子也留在了拐卖地。回家后,人人都知道老乡的女儿遭人拐卖,姑娘变得沉默,再加上思念孩子,背着父母又跑回了被拐卖地。

  记者了解到,作家阎连科也将于今年推出新长篇,目前正在修改中。在这部小说中,阎连科将自己也写了进去,成了被别人诉说的一个“写不出小说的作家”。而被誉为作家界最知名“段子手”的刘震云,预计年中也将有新作问世。

  此外,方方的最新长篇小说《软埋》也会在年内出版,成书前会在《人民文学》第二期刊登。《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介绍,《软埋》是暂定名,最后的书名还没确定。他认为这是方方一部很精致的小说,写的是历史题材,从人性的角度看“土改”。“在我看来,这应该是方方创作生涯一部重要小说。”

  而活跃文坛的70后作家路内新作《慈悲》,写工人生活,时间跨度从建国到改革开放后的五十年,是对平凡市民的礼赞。

  唐家三少讲述恋爱史,天下霸唱写“古玩”

  随着电影《寻龙诀》、电视剧《芈月传》的热映,网络文学也越发显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关于热门IP的讨论也一直话题不断。2015年年末,中国作家协会正式成立网络文学委员会,这也标志着“网络文学”被正式纳入传统的作家协会体系。连续多年获得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的唐家三少,也成为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之一。他透露,2016年将写一部自己和妻子的青春恋爱史。

  唐家三少告诉记者,最近为了照顾生病的妻子,停了一段时间笔,他说,其实这部小说在妻子生病之前就想写,“我以前给她写过几十万封的情书,现在翻出来看看,写的都是些让人伤心的事。所以,这部小说会写一些我们一起走过的开心的日子。”他透露,小说整体已经写完了,预计年中会以纸质书和电子书的形式同时推出。

  此外,天下霸唱也向记者透露,他将于今年初出版一部“非盗墓题材”的长篇小说,新作预计写八卷,每卷20万字。讲述的是上世纪80年代天津古玩圈的事儿,“有些个人的回忆和经历在里面,主人公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玩家,故事还挺有意思的”。《芈月传》的作者蒋胜男表示,自己的新作也在创作中,题材跟《芈月传》有些类似,也属于历史题材。

  业内观点

  “大年”还是“小年” 关键是看作品质量

  回顾过去的2015年,莫言、余华、阿来、刘震云等文坛大佬们略显平静,“茅奖级”作家里唯有迟子建的《群山之巅》引起不少关注。其实早在去年1月份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就有评论家分析,除了少数几位外,很多作家都准备“述而不作”,或者写一些短小精悍的作品换换口味。所以,2015年的文学出版是一个“小年”。

  一位评论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很可能是中国社会沉着平静内敛的年份,在文化文学方面,不像前几年在经济高涨时那么不管不顾,那么任性,那么消费和那么娱乐,可能向内的修身养性倒不失为一个蓄积的年头。

  评论家认为,2016年确实是名家新作比较多的一年,但单纯用“大年”“小年”去划分并不科学,关键还是要看作品本身的质量。(记者 蔡震)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