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的文学值得反复咀嚼
发表时间:2013-04-07   来源:羊城晚报

  许志强[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木心在汉语的表述上做了非常不同的尝试,木心自己总结概括是“古文今文焊接得好,那焊疤极美”。文言文的句式和今天的口语,在同一个诗篇中,在修辞的层面上、语言的层面上,进行自由组接,这种组接给语言表达的弹性和空间带来很大的开拓性。今天汉语诗歌的诗人,如果真正体会海德格尔所说的“语言是我们存在之家”这句话的内在含义的话,那么,他在读木心诗歌的时候,一定会有感触,有惊喜,而且有享受。

  程光炜[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木心的文章风格温和、儒雅,语言非常简洁到位,木心谈词,是作家在谈词,和学者不太一样。

  杨联芬[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并没有自己创建经典作家的选择标准,这点来看还是比较循规蹈矩。但读木心的文学史更像在读文学作品。随便从哪里开始,都能够引人入胜。这让我想起钱锺书的东西,钱锺书也说过,文学作品有两个衡量的标准:一个是可读,一个是耐读。木心的文学是耐读的那种,值得反复咀嚼,是种享受。(何晶)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