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建筑基址群:巩固长江上游文明核心区域地位
发表时间:2013-01-17   来源:光明日报

三星堆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群被发现。图为青关山F1平面。资料图片

三星堆遗址示意图。资料图片

    “新发现的城墙,将有助于我们更准确地了解三星堆古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向记者披露,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取得重大突破,在现遗址北部初步确认了“仓包包城墙”和“北城墙”两道新的三星堆时期夯土城墙,并在城址范围内发现多条古水道,是继1986年一二号祭祀坑发现发掘以来收获最大、取得突破最多的一次(《广汉县青铜雕像群室内清理工作展开》,见《光明日报》1986年12月10日一版头条)。

  专家表示,宫殿区和城墙是数代考古学人上下数十年苦苦追寻的对象,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群、“仓包包城墙”和“北城墙”的发现和发掘,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巩固了三星堆遗址作为长江上游文明核心区域的地位,也将对三星堆的考古研究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乃至“三星堆申遗工程”产生极大的推动作用。

  发现一“仓包包城墙”“北城墙”获确认

  对古城人工水系及其与自然水系关系的认识意义重大

  2012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遗址北部和东南部3.2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考古勘探,文化遗存极为丰富,共发现三星堆时期夯土台基群1处及各时期墓葬41座、窑址13座、灰坑149座、文化层堆积27处。具有突破意义的是,在遗址北部初步确认了“仓包包城墙”和“北城墙”两道新的三星堆时期夯土城墙,并在城址范围内发现多条古水道。

  “仓包包城墙”位于遗址东北部,现地表尚可见一条长400余米、宽20米至30米、高约1米的土埂(地下夯土部分厚约1米,“仓包包城墙”现存高度约2米)。“北城墙”位于遗址北部,紧临鸭子河,地上部分已不存,残长210米、残宽约15米(北侧被冲毁)、厚1米至1.5米,东端与月亮湾城墙北端呈直角相接。如将北城墙现存部分东西直线延伸,可与东城墙北端和西城墙北向延长线相接,故专家判断该段城墙有可能为三星堆时期城址的北墙。

  两段城墙的初步确认,使得三星堆古城的城墙由原来的5段变成了7段,外廓城也由于“北城墙”而有可能变得完整,这对古城的营建过程、聚落布局研究具有极大的推进作用,多条古水道与壕沟的发现,对三星堆古城的人工水系及其与自然水系关系的认识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发现二大面积商代单体建筑基址被发现

  是迄今发现的面积第二大的商代单体建筑基址

  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群位于遗址西北部的二级台地上,北濒鸭子河,南临马牧河。台地顶部高出周围地面3米以上,是三星堆遗址的最高处。根据2012年勘探结果,建筑基址群均系人工夯筑而成,现存面积约16000平方米,其中第二级台地现存面积约8000平方米。台地东西两侧均有水道环伺并与鸭子河、马牧河互通,可能为建筑基址群的环壕。2012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发掘了第二级台地南部的一座大型红烧土建筑基址,编号为F1。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包含物及建筑形制判断,F1的使用年代大约为商代,是迄今为止发现的面积仅次于安阳洹北商城一号宫殿基址北正殿的商代单体建筑基址。

  勘探结果显示,在F1以北并与其同层位的青关山第二级台地上还分布着大面积的红烧土与夯土。据此,推测F1有可能仅为一个建筑基址群的一部分。值得注意的是,在F1所在的“大型建筑基址群”之下叠压着3至4层薄厚大致相同的红烧土堆积,各红烧土层又分别与夯土层间隔叠压,总厚度超过4米。这些现象显示,这里存在着三星堆各时期的高等级建筑,表明青关山台地很有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三星堆古城的核心区域之一。

  发现三商周时期中小型聚落分布遗址周边

  表明成都平原西北是三星堆文化的集中分布区

  此外,2011年至2012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三星堆遗址西北的鸭子河北岸逾30平方公里区域内进行考古调查和勘探,发现了10处商周时期遗址,其中广汉境内6处,什邡境内4处。结合以前的调查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三星堆遗址周边密集分布着商周时期的中小型聚落,且距三星堆遗址越近,则分布越密集,表明成都平原西北是三星堆文化的集中分布区。2012年6月,对其中的广汉西高新药铺遗址进行了试掘。该遗址位于三星堆遗址对岸,面积约10000平方米,试掘面积400平方米,共清理西周时期文化遗迹138处,包括窑2座、灰坑30座、沟槽12条、柱洞94个。灰坑内的遗物绝大多数与陶窑有关,残破陶片十分丰富,可复原一大批器物,推测发掘区域应为新药铺遗址的制陶作坊区。鉴于三星堆遗址仅于1982年在一、二号祭祀坑附近发现过一座西周时期残陶窑,因此不排除整个新药铺遗址系三星堆遗址西周时期的制陶作坊区之一。

  作为商周时期的重要遗址,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工作远不如殷墟、周原和金沙等遗址充分,历年发掘面积不足1万平方米。此次勘探和发掘是继1986年一、二号祭祀坑发现、发掘以来,收获最大、取得突破最多的一次。已勘探区域的文化遗存分布状况明确,为以后工作提供了明确的依据和参照。(李晓东 危兆盖)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卢 阳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