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轶事:鲁迅在广州买国学典籍
发表时间:2012-06-06   来源:广州日报

  鲁迅到厦门、广州之前,时任民国政府教育部佥事、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在北京大学任教期间,兼任北大研究所国学门委员会委员。由广州市文史研究馆、老人报编辑部合编的《广州的故事》专版,刊出《回忆广州西关旧书摊》云:“鲁迅在广州居住期间,他曾在日记中写道:‘1923年旧历正月初6日,在小摊上得《明僮欱录》一本,价一角。’正是在这类旧书摊上找到可遇不可求的好书”(2012年4月25日《老人报》第42版)。

  其实,鲁迅在广州居住时期乃1927年;1923年2月21日(正月初六),鲁迅在北京,当天《日记》云:“在小摊上得《明僮欱录》一本,价一角。”可见,《回忆》一文将鲁迅在小摊上购得旧书的时间、地点,甚至书名都搞错了。《明僮欱录》乃清代余不钓徒撰、殿春生续的一部戏剧史料,二卷一本。同治六年(1867)撷芝堂馆刻本。欱,即“喝”(喝令)的异体字,被误作“欲”。

  日记都有记载

  鲁迅在广州鲜为人知的国学门轶事,尚可从当年的《日记》(1927年1月18日至9月27日)钩稽出来,略知一斑。3月16日往商务印书馆“买《老子道德经》、《冲虚至德真经》各一本,泉六角”。18日:“下午阅书肆,在中原书店买《文心雕龙补注》一部四本,八角。”4月19日:“夜看书店,买《五百石洞天挥麈》一部,二元八角,凡六本。”此部十二卷杂纂,清代邱炜萲撰;光绪二十五年(1898)闽漳邱氏广州刻本。

  4月24日:“下午阅旧书肆,买书六种共六十三本,计泉十六元。”这六种书即《寰宇访碑录校勘记》、《十三经及群书札记》、《巢氏病源候论》、《粤讴》、《白门新柳词记》《南菁书院丛书》。《校勘记》乃金石目录二卷,附有校补一卷;清代李宗颢撰、文素松校补,1926年广州余富文斋刻本。《粤讴》乃曲类,招子庸撰;咸丰八年(1858)广州登云阁重补刻本。《白门新柳词记》词合集,许豫辑;光绪九年(1883)广州爱目山房重刻本,内附杂词谱。《南菁书院丛书》八集四十一种、一四四卷;王先谦、缪荃孙辑;光绪十四年(1888)南菁书院刻本。

  7月3日:“下午从广雅书局买《东塾读书记》、《清诗人征略》《松心文钞》、《桂游日记》各一部共二十三本,七元七角。”26日:“往商务印书馆买单行本《四部丛刊》八种十一本,二元九角。”这八种单行本即《韩诗外传》《大戴礼记》《释名》《邓析子》《慎子》《尹文子》《谢宣城诗集》《元次山文集》。8月2日:“买《六醴斋医书》一部二十二本,三元五角。”13日:“在登云阁买《益雅堂丛书》一部廿本,《唐土名胜图会》一部六本,甚蛀,共泉七元。”买到“蛀”书,故有12日:“下午修补《六醴斋医书》”、17日:“下午修补《六醴斋医书》讫”两处记载。

  委托许广平买书

  鲁迅在广州期间亦曾委托许广平买书。4月6日:“下午托广平买《中国大文学史》一本,泉三元。”6月9日:“托广平往广雅图书局买书十种共三十七本,泉十四元四角。”这十种书即《补诸史艺文志》四种、《三国志裴注述》《十六国春秋纂录》《十六国春秋辑补》《广东新语》《艺谈录》《花甲闲谈》。书有缺页,故有13日所记一条:“从广雅书局补得所买书之阙叶,亦颇有版失而无从补者。”可知鲁迅买来的书并非“置之高阁”,而是及时检阅。

  7月1日:“上午托广平买《史通通释》一部六本,泉三元。”4日:“晨阿斗为从广雅书局买来《太平御览》一部八十本,四十元。”阿斗,乃许广平家里的老工人。9月16日:“托阿斗从图书馆买《南海百咏》一本,二角;《广雅丛刊》中之杂考订书类十三种共二十四本,泉六元七角五分。”此乃鲁迅9月27日“下午发广州”离穗前夕所买的最后一批书(18日:“始整行李”)。

  管中窥豹,我们从鲁迅《日记》搜索出鲁迅在广州的“国学门”轶事,且知道他不仅买到清代咸丰八年广州登云阁的重补刻本《粤讴》,还得以在广州百年老字号登云阁买到他所需的国学书籍《益雅堂丛书》。(陈元胜)

责任编辑:卢 阳
分享到: 
4.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