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与国学联姻哪档节目强?
发表时间:2015-04-16   来源:中国艺术报

 

  《最爱是中华》现场图片 

  《最爱是中华》是贵州卫视2014年推出的一档以中华传统文化为核心内容,以游戏比赛为推进方式的大型益智类节目,今年3月第二季已经开播。节目有“名师高徒”、“群雄逐鹿”、“知其所以然”等环节,三位兼通文史、登上过《百家讲坛》的导师既在旁指点学生,也出题目考学生,而且上台“小试牛刀”。河北卫视推出了两年的《中华好诗词》同样是传播国学的节目,多数时间是以主持人为轴心,主持人与选手交流,在选手中间把控局面。这两个节目传播传统文化的初衷很好,各有特色,它们各自对于节目形式的探索是否取得了寓教于乐的效果,电视传播国学的标准又在哪里?

  模拟文人雅集

  从节目形态来看,作为知识问答类节目,《中华好诗词》的题目往往围绕着一首诗所涵盖和辐射出去的知识而展开节目,嘉宾也以讲述一个相关的完整故事作为补充,这种平铺直叙的节目风格得到不少观众的喜欢。然而,诗词知识的整体性有所提升,其辐射到的知识的灵活性和趣味性便难以保证,节奏就会慢一些。北大教授龚鹏程认为,诗词在古代本来就不是以这种竞赛、背诵的方式传播的。他表示,作诗的过程,作诗的意境、文人之间交往的生活方式或许都可以通过电视节目呈现,这些国学类节目都可以围绕上述的点继续开发。《最爱是中华》将宫格板块式的LED荧幕放在选手身后,谜底显示在方块中,一个小方块和另一个小方块之间的意思可能相隔十万八千里,描述题面的另一名选手费力地仰头望着大屏幕。在类似你说我猜的环节中,选手迂回地描述一个谜底使另一名选手最终形成包抄,俩人还要“合围”八个“目标”,游戏性大增。同时这个环节的题库偏重摘取碎片化和更讨巧的知识,如智取威虎山、武媚娘,这种灵活度使得问与答可涉及的话题范围更广,电视节目节奏更快。它的题目更是为了配合节目形式而设计,如一些题目为晴天霹雳、花鼓戏,当适当的题目配合限时、抢答、手舞足蹈的双人配合等形式时,脑力风暴的风力更强、现场“飞沙走石”,上下五千年跳脱来去,观众也看得更加刺激。此外,《最爱是中华》对填字游戏、你说我猜等流行的游戏形式的借鉴是值得肯定的,而古代文人雅集,其实也是做一些游戏。

  追求广度还是深度?

  从国学知识与节目形式的结合来看,《中华好诗词》节目组遴选出100位诗词“记忆达人”来参加比赛,实质上是借他们的知识储备,将更多的诗词传达给观众,开阔观众对于诗词的眼界,并享受诗词的华丽盛宴。但也有不少观众认为其涉及的诗词“太难”,这说明电视作为大众媒介,承担的只能是知识普及的功能。当人们之间能够沟通的诗总是那几句时,《中华好诗词》所做的工作其实是让观众们有了共同的知识背景而扩充了可会意诗词的最大公约数。《中华好诗词》将诗人、词人写的文章辞赋,还有诗人、词人的生平事迹、名号出题,也就是诗词相关的人、事、时代背景都会考到。题目以中国诗的单位“首”为依托,有时从上到下一句一句顺下来,有时重新梳理一遍字词句,从诗句再到作者的身世背景,用典故、意境做题眼,观众便能够完整地了解并体会一首诗。如果再将诗人的生活轨迹作为背景来理解古人所抒发的诗意,就有了现实的参考。节目生怕观众消化不了,等于是手把手地帮观众把知识记牢,有学习兴趣的观众自然是饶有兴味。《最爱是中华》同样也有一个知识发散类型的题目,复活赛“群雄逐鹿”的一个环节是要在导师提示下答对一个历史人物生平的七件事,像孙权的“派卫温到夷州”和“赤壁之战”这两个知识点,对于某位观众来说可能一个冷僻一个熟络,也是在将生僻的知识转为熟悉,为观众铺开一个相对平衡的知识面。

  总体来说,《最爱是中华》的题库相对于《中华好诗词》降低了难度,它在其他的游戏环节中打散了知识脉络,又不局限于诗词,使得其题库所涉及的知识面只能用“古代的所有知识”来概括。面对一个一个精心挑选的碎片化知识,不需要有系统性的学习,选手反而可以传达出对于一个知识点与众不同的解释角度和更深的见解;并且还要依赖导师在旁多加指点,展示老师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更为丰富的知识,而不能只是提示一个标准答案,这样,知识的结构才不会简单化。比如,提到林冲的兵器丈八蛇矛,导师便补充了这种武器的用途。作为专家,也应该为观众指出那些为人们所熟知但却谬误了的认识,像“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这个职位本是子虚乌有等等。

  《中华好诗词》现场图片

    从外围回到诗本身 

  对于电视媒介,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总是电视节目给了什么就看什么,听任导播以反应镜头诱导电视机前观众的反应,那么单位时间内的一场娱乐过后的实质性收获就会大打折扣,电视难免把人看“傻”了。国学知识类节目却可以弥补电视传播知识的量的问题。除了量,质的问题也应该是有要求的。对于以什么形式来包装、包装什么样的内容,龚鹏程认为,目前各地电视台都是以背诵、竞赛的形式来做,和以往考试很像,节目形式上趋于雷同,看上去很单调。对于中华诗词传播的内容,龚鹏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者、写作背景,讲了半天都是诗词外围的东西,跟诗词本身没有什么关系嘛。很多诗我们能够欣赏能够体会这样的美感,像‘山雨欲来风满楼’是唐朝许浑的诗,也许有很多人不知道这句诗的上下文,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不知道谁作的,但他们会感受到这句诗很动人。诗词是我们能够从中体会到美感的,可能甚至中间有些字我们还不太会念,也没办法解释,‘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你说这怎么翻译?作者、时代、主题、字词、典故,这些讲的其实都是知识,这种竞赛的、背诵的节目形态是尚未开发的,其实把诗割裂了,割裂成外围的知识来做,讲了半天没讲到诗词的本身。”

  竞技?还是真人秀?

  从电视转播的角度来说,知识类、竞赛类的节目中现场观众夸张煽情的表演少了,台上选手的表演也少了,台上台下更多的是急中生智、集中注意力。《最美是中华》中的学霸们让人依稀见到曾经的SK状元榜、三星智力快车的那些学生选手的风采,足以让许多同龄人汗颜,这几个节目的共同点是突出展示和传达学生的拼劲和好学。《最美是中华》美中不足的是年轻的学生选手都很强势,展现出较强的竞争性,不甘、懊悔的情绪较多,较少地流露出惭愧、谦逊的表情。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华好诗词》选人的定位更加清晰,选手来自各行各业,处在不同年龄阶段,有的还在传统领域里“术业有专攻”,有的就是演艺明星,这些不同背景的参赛者让节目更接近“真人秀”的性质。而大多数选手都会脱口而出“从小就喜欢诗词”,符合中华诗词应该是国民整体文化素质的修养、蒙学和底子的目标。另外,此类节目邀请的一些选手如记忆力超强的郑才千、“萌才子”李绅,已经频频出入各类电视节目,可见节目组在挑选选手时不无依赖其知名度和个人风格,但这些“比赛型选手”是否适应每一类节目的要求,仍值得探讨。个人题库信息量庞大虽可使得各类节目的提问屡试不爽,选手作答就如“轻舟过重山”,一点不拖泥带水,从而节目流畅,观众拍手叫好,而寓教于乐、传播文化知识的重任是不是可以由他们肩负?他们是不是我们期待的“怪才”?这些都可以继续摸索。其实,如果传播国学知识的节目能同时负担选才的任务、挖掘到不同知识体系的人才,那更是好上加好的事。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深度
声音